2023年1月31日
More

    第八章 俄国的工人政府和社会主义

    我们在上面已经说明,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已经为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客观先决条件。但是,在这方面,关于俄国,我们能说什么呢?我们能不能希望,政权转归俄国无产阶级,会成为按照社会主义原则对我国国民经济进行改造的开端呢?

    一年前我们在一篇文章中回答了这个问题,这篇文章同时受到了我们党的两大派别机关报的严厉批评。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说了下面一些话:

    「马克思说,巴黎工人并没有向公社要求奇迹。现在也不能指望无产阶级专政立即创造出奇迹。国家政权不是万能的。如果认为无产阶级只要取得了政权,就可以用几道法令来使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那就荒谬绝伦了。经济制度并不是国家活动的产物。无产阶级只能尽一切力量运用国家政权,来促使经济朝集体主义方向发展,并缩短它的道路。」

    「无产阶级将从包括在名为最低纲领中的那些改革开始,并将由于其政治地位的缘故不得不直接从这些改革向集体主义措施过渡。」

    「实行八小时工作日制和累进所得税将是比较容易办到的,虽然这里的重心也不在于颁布法令」,而在于组织执行这些措施的实际行动。但是主要困难(即向集体主义过渡!)在于厂主为了对抗政府的改革而关闭工厂后,国家如何在这些工厂组织生产。

    颁布取消继承权的法律并付诸实施将是比较容易的事。货币资本形式的遗产也不会使无产阶级为难,或者成为它的经济负担。但是作为土地和工业资本的继承者,工人国家必须准备充当社会生产组织者的任务。

    「至于没收方法(无论有偿或无偿)也同样必须进行准备,而且是更广泛的准备。有偿没收有其政治上的好处,但在财政上有困难,而无偿没收则在财政上有利而在政治上有困难。但是比这些更困难的将是组织经济工作。」

    我们重述一遍,无产阶级政府并不是能够创造奇迹的政府。

    「生产社会化要从困难最小的部门开始。在最初时期,社会化的生产将像是沙漠中的绿洲一样,通过商品流通规律同私营企业保持联系。社会化经济占领的领域愈广,它的优越性愈明显,新的政治制度就会感到愈稳固,无产阶级的进一步经济措施也就愈大胆。在实行这些措施的时候,它一定能够、并且一定会不仅依靠本国的生产力,而且依靠国际技术,正如其革命政策一样,它不仅要依靠本国阶级斗争的经验,而且要依靠国际无产阶级的全部历史经验。」[1]

    无产阶级的统治地位同它在经济上的奴役地位是不兼容的。不论无产阶级是在什么政治旗帜下取得政权,它都必须走上推行社会主义政策的道路。如果认为由于无产阶级是在资产阶级革命的进程内取得政治统治地位,就能够(即使有此愿望)把自己的使命限制在为资产阶级统治创造共和民主的最佳条件这一点上,那是最大的乌托邦。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即使是暂时的,也要把资本(它是经常需要国家政权支持的)的抵抗削减到最低限度,并且要为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提供广阔的场所。工人们不得不要求革命政权支持罢工者,而依靠无产阶级的政府不能拒绝给予这种支持。但是这一点意味着劳动后备军不再起作用,意味着工人们不仅在政治方面占统治地位,并且在经济方面也占统治地位,并把生产资料私有制变成了一张废纸。无产阶级专政的这些不可避免的社会经济后果,早在政治制度民主化完成以前就会很快地显露出来。无产阶级一旦掌握政权,「最低」和「最高」纲领间的界限便立即不存在了。

    无产阶级的制度一开始便必须处理与俄国广大人民群众命运攸关的土地问题。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正和解决其它一切问题时一样,无产阶级要把自己的经济政策的基本目标作为出发点,就是说,要为组织社会主义经济占领尽可能大的领域。在土地问题上的这种政策的形式和速度,应当决定于无产阶级所拥有的物质资源以及不要把可能的盟友推到反革命队伍中去的必要性。

    土地问题,亦即农业的命运及其社会关系的问题,当然并不仅仅是土地问题,亦即土地所有制的形式问题。但毫无疑问,土地问题的解决即使并不预先决定农业的发展,至少会预先决定无产阶级的农业政策;换句话说,无产阶级就土地问题所作的事,必然同它对农业发展的方向和要求的总的态度有密切关系。因此,土地问题占着首要地位。

    有一种解决土地问题的办法(社会革命党人给了这种办法一种不大好的名声),是实行全部土地社会化;这个名词如果去掉它欧洲的特征,意味着的无非是「土地使用平均化」或「黑土重分」(Нёрний Передел)。因此,要实行平均分配土地的纲领必须首先没收一切土地,而不仅是一般私有土地。如果我们认为这种没收必须是新政权首先实行的步骤之一,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仍然完全占统治地位,那末我们将会看到这种没收的第一批「受害者」将会是农民(或者不如说农民会感到自己是第一批受害者)。如果我们记住农民几十年来一直在偿付赎金使份地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如果我们记住有些比较富裕的农民已经取得了大片土地(无疑是通过相当大的牺牲,年轻一代仍然在承受这种牺牲)作为私有财产,那末就很容易想象把村社的和小块的私有土地变成国家所有制的措施,会激起多么巨大的反抗!新政权如果这样作,那末在开始时就会引起广大农民群众的反对。

    究竟为了什么目的要把村社的和小块的私有土地转为国家所有制呢?是为了用某种方式,使土地供一切土地所有者、包括现在的无地农民和雇农实行「平均」的经营。因此,新政权没收小块私有土地和村社的土地在经济上并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因为在重新分配以后,国有或公有的土地都要作为私有财产来耕种。这样作新政权会在政治上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这会立即使农民群众反对城市无产阶级,即革命政策的领导者。

    此外,要实行平均分配土地还必须先以法律禁止使用雇佣劳动。取消雇佣劳动能够而且必须是经济改革的结果,而不能事先由法律来加以禁止。禁止资本主义土地所有者雇用工人是不够的,必须首先使无地雇农可以生活,并且是(从社会经济观点来说)一种合理的生活。根据平均使用土地的纲领,禁止使用雇佣劳动,将意味着一方面国家要迫使无地雇农定居在小块土地上,另一方面国家必须供应他们必要的牲畜和农具,以从事对社会来说是不合理的生产。

    不用说,无产阶级对农业组织的干涉,当然不会从把分散的劳动者捆在分散的小块土地上开始,而是从国家或公社利用大片土地开始。

    只有等到生产社会化站稳了脚跟,进一步社会主义化的过程才能向禁止使用雇佣劳动方面发展。这样将会使小规模资本主义农业经营成为不可能,但仍为种谷物或部分种谷物的农户留有土地,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无论如何不该强行没收这些土地。

    无产阶级不能执行绝对平均分配土地的纲领,这种纲领一方面要求无目的、纯粹形式主义地没收小片土地,另一方面又要求把大块土地完全分割成小片土地。这种政策从经济观点来说完全是浪费,它带有一种反动乌托邦的别有用心的动机,而尤其重要的是它会在政治上削弱革命政党。

    *                *                *

      但是在俄国的经济条件下,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政策能走多远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遇到国家技术落后的阻碍之前,这种政策很早就会碰到政治障碍。没有欧洲无产阶级直接的国家援助,俄国工人阶级就不能保持政权,这是一分钟也不能怀疑的。另一方面,也毫无疑问,西方的社会主义革命将使我们能够把工人阶级的暂时统治直接变为社会主义专政。

    1904年在谈论社会发展的展望和估计俄国早日实现革命的可能性的时候,考茨基写道:「俄国革命不可能立即确立社会主义政权。对这一点来说,这个国家的经济条件远没有成熟。」但是俄国革命一定会有力地推动欧洲其它地方的无产阶级运动,由于剧烈斗争的结果,无产阶级有可能在德国取得统治地位。考茨基继续写道:「这样的结果必然会对整个欧洲发生影响,必然会导致无产阶级在西欧取得政治统治地位,并使东欧的无产阶级有可能缩短其发展阶段,仿效德国的例子,人为地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作为一个整体不能人为地跳过某些发展阶段,但是社会的某些组成部分可能通过模仿先进国家来加快落后的发展,这样作它们甚至可以站到发展的前列,因为它们没有一大堆过时的文明累赘……」考茨基又说,「这是可能发生的,但是正如前面已经说过的,这里我们离开了必然性的范围而进入可能性的范围,因此,完全可能发生其它的情况。」(考茨基:《革命展望》,基辅1906年版)

    这些话,是这位德国社民党理论家在讨论在俄国还是在西方会首先爆发革命的问题时所写的。

    后来俄国无产阶级所表现的巨大阶级力量,甚至超出了最乐观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意料之外。俄国革命的进程已由其基本特点决定了。在两三年前可能或者感觉有可能的事,已经接近于十分可能;一切情况表明,这种十分可能的事就要变成必然的事了


    [1] 引号里的话出自托洛茨基给马克思著《巴黎公社》俄译本(1906年圣彼得堡版)写的序言第20页。——中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