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0日
More

    中美冲突:澳大利亚资产阶级的棘手难题

    澳大利亚统治阶级面临了一个两难。如果他们断绝与中国的关系,他们将失去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如果他们与中国接触,就会削弱美帝国主义的目标,而增强中国帝国主义的目标。

    David Elliott 社会主义行动(ISA澳大利亚)

    去年,澳大利亚政府加大了对中国投资的限制。中国2020年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61%至约10亿美元。而在2016年的中国投资鼎盛期,来自中国的投资达到165亿美元。

    莫里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投资。然而事实上,他们需要外国投资和贸易来支撑经济。

    中美之间的冲突是导致投资下降的原因。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日益增强,对美国的统治地位构成了威胁。同时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商业关系也成长了起来。

    全球的资本主义政府担心社会不满情绪日增,并正在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统治阶级不受邻国资产阶级的侵害。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统治阶级的冲突,种族主义被煽动起来对付中国人民。这破坏了工人阶级人民之间的团结。对此,我们需要立即反击。

    各国资本家之间的冲突对普通百姓产生了莫大影响,但中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的统治阶级并不关心我们的死活。他们之间的冲突导致经济不稳定、失业和广泛的贫困。在最糟的情况下还可能导致战争。

    中美新“冷战”

    随着中国势力的增强,美国的势力也在相对削弱。这导致了这两个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这是一个帝国主义的冲突:双方政府都希望为自家统治阶级确保市场和资源的渠道,并愿意利用经济和军事威胁来做到这一点。尽管美国政府声称反对中国的残酷镇压,但它同时却乐于支持其他地方的独裁政府,关键问题只是在于中国威胁了美国的霸权地位。

    在特朗普政权期间冲突加剧。我们已经看到了中美贸易战的激化,以及两国在台湾、南海以及中印关系等问题上的地缘政治角力的升级。

    在亚太地区,澳大利亚扮演着次帝国主义大国的角色。它在军事上与美国步调一致。除了美军在松树谷(Pine Gap)的设施外,许多澳大利亚空军基地也为美国空军提供支持。

    澳大利亚军舰在南海巡逻。中国宣称拥有该海域的广阔范围,在领海方面与越南和菲律宾等政府产生矛盾。澳大利亚还参加许多旨在对抗中国的军事联盟,例如“五眼联盟”以及与美、日、印的四方安全对话平台。

    由于存在核武器的威胁,中美之间不可能爆发全面战争。资本家担心这种战争会引起社会动荡。但是很有可能发生有限的交火。中印军队之间在喜马拉雅山部分边界上已经发生了这种情况。

    到目前为止,冲突主要采取贸易和技术战的形式。2018年,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华为参与建设澳大利亚5G网络。政府还干预阻止华为在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铺设海底电缆。这是美国推动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日本、英国、法国以及现在印度也有可能将华为列入拒绝往来户。

    澳大利亚政府还采取行动,对抗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政治影响。澳大利亚政府支持许多南太平洋国家政府,力图维持西方帝国主义的政治影响力、市场和有利可图的自然资源。中国最近向这些国家政府提供投资的举措,促使澳大利亚“逐步加强”对大洋洲的援助。

    最近巴布亚新几内亚泄露的文件显示,中国利益集团计划在澳大利亚海边界附近的达鲁岛(Daru)上建造一个名为“新达鲁城”的小城市,而澳大利亚和巴新政府之间仍在就一项中国推动的达鲁渔业投资提案进行争论。澳大利亚商会对此争端感到警觉,并敦促政府向该国提供更多援助以牵制中国。

    中澳贸易冲突

    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可以追溯到多年前。澳大利亚当时用“反倾销”措施对外国商品征收关税,尤其针对中国商品,以保护澳大利亚资本家免受竞争。澳大利亚政府指责中国将价格低廉的商品“倾销”到世界市场上,可能会比过澳大利亚商品。

    随着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增长,它已成为反倾销措施的主要目标。2016年,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报告说,在1995年至2005年之间,澳大利亚有11%的反倾销措施是针对中国的,2005年至2015年,这一比例上升至34%。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都使用保护主义措施来保护本地产业。但他们使用自由贸易的语言来给这种政策背书。“反补贴措施”是说因为外国产品受到本国政府补贴,所以要对它们征收额外关税。这种情况过去很少见,但自2009年以来就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主义国家既是贸易伙伴,又是竞争者。各国一方面鼓励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为资本家开辟新市场,但同时这些政策增加了竞争,促使资本家诉诸关税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全球化导致澳大利亚制造业就业机会流失。这给某些业界带来了诉诸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压力,使贸易冲突更加尖锐。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依赖

    中美帝国主义冲突给澳大利亚统治阶级带来了一个特殊的问题。在过去20年中,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单一贸易伙伴。其原因与新的冷战本身相同,是因为中国崛起为主要的帝国主义列强。

    澳大利亚避免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最严重影响,其主要原因有两个:政府对银行存款的担保以及对中国的铁矿石销售。

    2020年疫情引发了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后经济增长反弹,这似乎是自1970年代以来最快的复甦。但是,导致危机的所有主要因素都没有解决。澳大利亚经济仍然受到低工资、不稳定聘雇、残缺的福利、通货膨胀和大量家庭债务的困扰。即使在采取重大公共刺激措施之后,劳动者也没有足够的钱来彻底阻止经济衰退,因为经济从一开始就不利于我们。

    尽管疫情是2020年大衰退的直接诱因,但资本主义的潜在问题仍然威胁带来更深层次的衰退。由于2008年类似的原因,这种情况尚未发生:澳大利亚政府为确保就业,暂时提高了福利水平、支付了前所未有的补贴来支撑房价,以及向中国销售了史无前例数量的铁矿石。

    中国需要澳大利亚铁矿石来生产建筑用钢。其年度铁矿石消费量的60%来自澳大利亚。中国政权确实有替代澳大利亚铁矿石的方案,但各种方案都代价巨大。

    几内亚西芒杜(Simandou)的未开发铁矿石矿脉离开采可能还有5-10年。它被称为“皮尔巴拉(Pilbara)杀手”,是指它可以取代澳大利亚西部开采大多数铁矿石的皮尔巴拉地区(Pilbara)。即便如此,西芒杜将来预计每年可以生产1.5亿吨铁矿石,而中国去年购买的澳大利亚铁矿石超过8亿吨。

    这种依赖性是双向的。去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了8亿吨,而其他海外市场加起来也只有4.6亿吨,其中部份已经由澳大利亚供应。矿业资本家没有中国以外的买家。他们依靠于中国持续生产大量钢材。

    这种荣景并不是肯定的,因为中国的支出是受到巨额举债的支撑。中国大部分钢材用于住房市场,《华尔街日报》将这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资产泡沫”。这种增长不能无限持续。

    澳大利亚统治阶级的分裂

    澳大利亚统治阶级在中国关系问题上存在分歧。维多利亚州政府与联邦政府之间的争端正在加剧这一局面。2018年,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根据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维多利亚州的公司竞标全球一带一路项目的合同。该协议鼓励中国公司投资技术和农业,并竞标州政府的基础设施项目。

    维多利亚州的经济非常依赖建筑和房地产。但是,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多年来一直在威胁着要衰退,而且这种趋势仍在持续。维多利亚州政府的税收依靠房地产税和土地销售税。维多利亚州政府在2019年预测会有盈余,而去年11月,他们报告上一个财政年度出现65亿美元的赤字,原因是他们应对疫情做出了空前的支出。

    由于农业和留学生的缘故,中国已经是维多利亚州最大的出口市场。这些市场因边境关闭和贸易战而遭受损失。资产阶级的某些阶层将中国视为新的支持经济的外国投资来源。

    这与联邦政府的地缘政治目标相冲突。整个2020年,联邦政府和维多利亚州政府对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进行了口水战。12月,联邦政府通过了新的法律,授权自己否决该交易,并给维州政府3月10日的最后期限,解释一带一路交易为何符合“国家利益”。

    2020年冲突加剧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20年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总额下降了46%,反映出与疫情有关的全球外国投资下降。但是来自的中国投资下降幅度更大。据《卫报》报导,一位消息人士说:“美联储正在吓跑各地的中国投资。”

    整个2020年,澳中关系恶化,澳大利亚政府呼应美国要求调查最初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疫情。随后5月,中国终于落实了其长期的威胁,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了关税,11月又对包括糖、煤、羊毛、大麦和铜矿在内的多种澳大利亚产品实行了非正式的海关禁令。根据所谓的有害生物危害,禁止木材进口;根据卫生标准,禁止进口龙虾。

    对澳大利亚产品的禁令是中国政权向美国发出信号的一种方式,也警告美国盟国不要加入拜登提议的“民主国家联盟”来遏制中国。

    去年7月,澳大利亚政府对外国投资增加了“国家安全”限制,并赋予了联邦财政部在交易完成后取消交易的权力。财政部长弗莱登堡(Josh Frydenburg)立刻动用了这一权力,取消了由日本公司拥有的 雄狮乳品饮料公司向中国蒙牛乳业的出售。

    11月,澳大利亚签署了全球最大的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该协议增加整个东南亚对工人和环境的破坏。预计RCEP收入的90%将流向中国、日本和韩国。该交易标志着中美之间冲突的升级,是中共政权的一次重大外交胜利。

    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宣称:“如此大规模的经济合作向我们发出了强烈信号,表明我们地区致力于开放贸易原则”,但该协议将无法解决澳大利亚与中国或长期贸易冲突的根本原因,即加剧的帝国主义冲突。中澳自2015年便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但这也并不能阻止中国在RCEP签署前夕就禁止澳大利亚进口的禁令。

    种族歧视和帝国主义

    在这场日益严重的冲突中,澳大利亚华裔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种族主义。洛伊研究所最近的一项调查报告说,去年有37%的澳大利亚华裔受到种族歧视,其中18%的人受到人身威胁或攻击。外交关系紧张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对资本家来说,让人们把自身贫困怪给中国人非常有用。例如,当人们将房地产价格上涨怪给“中国炒房客”时,这就把责任从真正的问题:资本主义住房市场转移开来了。住房危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住房被视为一种获利的商品,而市场是开放给所有民族的资产阶级投机客谋利的。

    澳大利亚统治阶级面临了一个两难。如果他们断绝与中国的关系,他们将失去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如果他们与中国接触,就会削弱美国帝国主义的目标,而增强中国帝国主义的目标。他们的关注点在于为自己开拓市场并保护自己的利润。无论澳大利亚统治阶级采取哪种路线,中美冲突都将继续下去,并有可能使世界陷入进一步的动荡。

    争夺经济和政治主导地位是中美这样的大国试图将势力范围扩大到全球的动机。在这些冲突中总是有人会煽动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恐惧心理。这很容易失控,并助长战争。

    我们需要在每个国界的每一侧建立国际团结,以抵抗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每个国家的工人都应该将权力掌握在整个工人阶级手中。资本主义是我们问题的根源。

    争取社会主义国际主义!

    与澳大利亚资本家相比,我们澳大利亚工人与中国工人更亲近。中澳资本家都在剥削工人,这种剥削是我们经济动荡的原因。

    我们需要将大企业收归工人的民主管理,为满足人类需要而进行生产。我们创造的财富不应浪费在利润上,而应在整个社会的控制之下,并用来消除贫困、饥饿、无家可归,并为应对气候变化等紧迫问题提供资金。

    以这种集体努力,我们可以根据我们的集体需要来组织国家之间的贸易,而不是基于资本主义竞争来分裂世界。跨国界的全球合作才符合劳动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争夺市场和领土。这就是澳大利亚的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作为国际社会主义道路的一分子的原因。我们支持中美两国的工人,为终结资本主义、独裁和战争而战。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