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致克里斯·安德鲁斯[1]

    1940年8月17日

      亲爱的克里斯:

    我非常欣赏你对党采取的反和平主义立场的评价。这个立场有两个重大优势:其一,它本质上是革命的,而且是立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全部特点的——在这个时代,一切问题不仅取决于批判的武器,而且取决于武器的批判;其二,它完全摆脱了宗派主义。我们不能把抽象的主张当成宝贝,拿来反对一系列现实事件,反对群众的感受。

    贫乏的《劳工行动》[2]8月12日这一期写道:“我们百分之百支持路易斯反对征兵制的斗争。”我们连百分之一的支持也不给路易斯,因为路易斯想要用完全过时的方式来保卫资本主义祖国。大多数工人懂得或觉得,从军事观点上看,这些方法(专门的志愿军)已过时了,从阶级观点上看,是极度危险的。这就是工人赞成征兵的理由。坚持“无产阶级的武装”的形式是非常混乱和矛盾的。我们并非直截了当地拒绝这重大的历史改变,就像形形色色的宗派主义者所做的那样。我们说:“要征兵?”好,但我们自己来干。这是一个极好的出发点。

    我向你们致以最美好的、兄弟般的问候!

    你们的老人[列夫·托洛茨基]


    注释:

    [1] 克里斯·安德鲁斯(Chris Andrews ,1911-1989)美国社工党成员,曾被派往墨西哥担任托洛茨基的警卫。二战后脱离社工党。——译者
    1940年5月21日,伯纳姆致信工人党(社会主义工人党中以沙赫特曼和伯纳姆为首的少数派脱党后成立的组织)全国委员会,辞去党内职务,从此脱离了激进政治运动,并远离了马克思主义。——校对者注

    [2] 《劳工行动》(Labor Action)是少数派从社工党分裂出去后组建的工人党的报纸。——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