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致马克斯·沙赫特曼

    (1939年12月20日)

      亲爱的沙赫特曼同志:

      我将我最近的文章[1]寄给你。你将从我的辩论中看到:我将分歧看做决定性的特征。我亲爱的朋友,我认为在争论之中你位于错误的一方。你根据你的立场给予所有的小资产阶级和反马克思主义分子与我们的正统、我们的纲领、我们的传统作斗争的勇气。我不想用这些路线来说服你,但我预知如果你现在拒绝找出一条与马克思主义派合作反对小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道路的话,你将不可避免地多年哀叹你人生中的最大错误。

      如果可能的话,我会立即坐飞机到纽约,以便和你不间断地讨论48或72小时。我很抱歉在这样的形势中你无法觉察到有到这里来与我讨论问题的必要。或许你会来的。我会很高兴的。

    列·托洛茨基
    科约阿坎D.F.


    注释:

    [1] 这篇文章是指《社会主义工人党内的小资产阶级反对派》。——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