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8日
More

    中國:女性受暴激起公憤

    有效對抗女性受暴問題,除了透過教育和宣傳扭轉落後觀念外,還需爭取不免侵犯到資本家利潤和中共獨裁的訴求

    陳昀 中國勞工論壇 

    數起家暴致死案的媒體報導,重燃了中國網民對於女性受暴問題的廣泛討論。山東德州女子方洋洋因不能懷孕,自2016年經媒人介紹結婚以來,長期遭夫家虐待。其夫家的虐待手段可總結為「打、凍、餓、禁閉、罰站」,終致方女在2019年1月31日死亡。當時方洋洋只有22歲,身高1.76米的她,死時體重因極度營養不良只有30多公斤。2020年11月媒體報導中提及,法院一審判決中,三名施虐者中,公婆分別被判三年和二年二個月有期徒刑,而丈夫則被判刑二年緩刑三年,引發判決過輕的爭議。 

    慘案頻發 

    家庭暴力魔爪也伸向了離婚的女性。藏族網絡紅人拉姆,在2020年5月因其前夫唐路對其長期家暴而協議離婚,但又被唐路威脅殺害小兒子因而復婚,之後拉姆再遭受多次家暴,在6月終於起訴離婚成功,但受暴的威脅根本沒有消退。9月14日,拉姆在直播過程中被唐路潑汽油燒成重傷,最終在30日不治。很多網友對於事件表達憤慨,亦有網友發現唐路在離婚前已經因為拉姆在抖音直播中人氣比自己高而心理不平衡,也對部分網友喊拉姆為「老婆」相當不滿,留言諷刺道「你是不是很高興」,可見事件中的兇手控制欲之強。 

    如果情況變成妻子無法忍受丈夫虐待,因而殺死丈夫,情況又如何呢?2015年8月,一名長期遭受家暴、在遭遇砍殺威脅之際反擊殺死丈夫的女性,被判有期徒刑7年,而這還是事件中女方自首、男方親屬諒解後,「從輕發落」的結果,也比丈夫家暴妻子致死的董珊珊案的6年半刑期來得重。若無男方家屬諒解,刑期恐將達到11至12年,更有1/5的女性在這種情況下被判死刑或死緩。我們對比兩種情況就可發現,中國的司法對於廣大女性非常不利,警方會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法院還可能指責反擊的女方「不能正確處理婚姻家庭矛盾」。 

    中國對於女性受暴問題處理機制漏洞百出。中國的法律沒有婚內強暴概念,在這方面和伊朗、沙地阿拉伯、烏干達等國處於同一水平線;法院在實務上也很少認定婚內強暴。中國法律實踐中,對於家庭暴力的界定範圍過窄;性暴力和經濟控制經常不算家暴。2020年兩會通過的「離婚冷靜期」在今年1月1日生效,而這會讓本就不易的離婚更難進行;不堪家暴而跳樓摔成重傷的女性,會被派出所認定自殺行為,事發1年後仍不能離婚。即使官方聲稱各地的家暴救助服務在改善,只要表面的「家庭和諧」仍然被認定為頭等大事,女性受暴者仍然難以公開發聲、擺脫家暴。 

    由於「傳宗接代」觀念,胎兒一旦被發現是女孩就有不小的機率被墮胎;或是一些孕婦服用「轉胎丸」(一種雄性激素),造成孩子是雙性人、被家長送去「矯正」中心凌虐。即使女孩順利降生,也要在一生中遭遇諸多障礙。中國女歌手譚維維在2020年12月發表新歌《小娟》,列舉的女性遭受家暴、謀殺的情節都在中國近三年真實發生過。女性離開人世後,也可能被配冥婚,只為免得出現「孤墳」,影響家宅「繁榮」!在資本主義的當今中國,這一陋習也催生了女性遺體買賣市場,及為斂取此種不義之財的謀殺女性案件。

    舊思想殺害女性 

    根據《2020年全球性別差異報告》,中國性別平等在全球153國僅排第106名, 在「健康與生存」一項位居倒數第一,涉及政治和受教育權的指標亦有倒退。中國女性受暴和其他受歧視的問題,在貧困、落後地區尤甚,但無論中國官方宣傳,還是國際上對於中國的認識,大多聚焦在中國經濟較發達的省市,令中國女性受暴等社會問題通常被社會大眾(包括外國人)嚴重低估。所以,有效對抗女性受暴問題,除了通過教育和宣傳扭轉落後觀念外,還需爭取就業性別平等、體面工資、可負擔住宅、性暴力庇護所、家務勞動社會化(托兒、護老等)、免費優質公共網絡(促進資訊流通)等,而落實這些不免侵犯到資本家利潤和中共獨裁的訴求就需要工人團結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