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3日
More

    中國:從「清零宗」變「隨陽帝」

    下一波感染死亡數將可能高達100多萬人•毫無準備下放棄清零政策的反映出當下制度深陷危機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中港台支部《社會主義者》雜誌社論

    隨著農曆新年的到來,中國再次成為全球疫情的震中。儘管完全的消息封鎖,但很明顯,在突然放棄了歷時三年的清零與強硬管控政策之後,中國正出現新冠病毒的爆炸性傳播。取而代之的,是混亂的「自由放任」政策,當局的介入降到最低,而每個人只能依靠自己。我們無疑正在目睹一場,自疫情爆發以來最令人震驚和厭惡的事件之一,當然我們在這期間已經經歷過太多令人震驚和厭惡的事情。獨裁者習近平作為當前危機的總設計師,他在兔年的統治比一年前脆弱得多。在國內外,習近平的威望均已大不如前。

    中共獨裁政權已經完全失去對其疫情管控政策的控制。這是由於長期經濟危機惡化的壓力,尤其是加上中國三十年來最重大的反政府抗議。去年11月下旬,39個城市和160個大學校園爆發了抗議(目前已知是如此),中共政權被這些抗議逼得驚慌失措,習近平號稱全球最優越的清零政策頓然土崩瓦解。無論中共政權如何試圖將這一政策轉變說成是有控制、有準備的「優化」,也騙不了任何人,因為人們可以親眼看到這一系列動蕩。

    隨著新冠在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肆虐,這場慘敗在社會、經濟和健康方面的代價,正由中國大眾承擔,特別是窮人(超過6億人)和老人(65歲以上人口有2億人)。習近平本人也將在某個時候對此付出政治代價。我們以前曾談到過他的政權危機,現在由於抗議的爆發和這次政策逆轉的混亂而被極大地放大。我們可以預見,中共高層會發生分裂,而政權內部也會爆發新一波的激烈權鬥。

    雖然11月的抗議浪潮一如預料地在幾天內就被鎮壓了,但未來爆發新的、更大的浪潮是不可避免的。正如我們已經在1月初重慶的抗議中看到的那樣,數千名被解僱的醫療設備供應工作者(而他們更是從習近平的防疫政策逆轉中受害)進行抗議,工人階級——中共最害怕的力量——將投入到新的鬥爭中。正如我們在11月的抗議時所說的,這些抗議改變了中國。這就彷彿是堤壩崩塌,更是突破了14億人口腦子裡的心理關口。中國的青年、婦女和工人現在有了更多的政治思考,接受了一種新的意識,就是中國眾多群眾不滿現狀、我們可以起身挑戰現在的這個獨裁政權。這種認知包括認知到局勢是不可逆轉的。無論官媒和國家的宣傳機器如何否認真相,也無補於事。

    「生命至上」

    中共清零政策的逆轉,甚至可以說是自爆,使中國陷入了重大的公共衛生危機和更大的經濟困境。這可謂對習近平吹捧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嘲弄,他在電視新年賀詞中重複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這一說法。在迄今為止的新冠疫情史上,我們還沒有見過如此規模的爆發。在全球範圍內,經過三年多的疫情大流行,截止1月13日,感染者總數為6.7億。但是現在單是中國的病例總數很可能已經超過了這個數字。在中共獨裁政權的審查制度下,我們得不到任何數據。但是僅在河南省,根據該省衛健委官員闞全程在1月10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所說,感染人數已經達到8850萬。相較之下,中共官方宣稱全國只有12萬名感染者。

    儘管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相對溫和,似乎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人死亡。Airfinity是英國的一家健康數據公司,它基於中國各省在最近改變病例報告方式之前的數據進行建模,並估計12月份有10萬名中國人死於新冠。其模型預測,到1月底,中國累計死亡人數將達到58.4萬。

    我們很難不同意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黃延中(音譯)的觀點,即「清零」政策的崩潰已經造成了「最大限度的病毒傳播」,中共現在正推動「民眾盡快實現群體免疫」。大部分人都震驚於中共重新開放的做法——甚至沒有通過重新開展大規模疫苗接種,或增加醫院的資源,來進行最起碼的準備。「為什麼要等三年後才開始準備?」這是許多人的質疑。

    在《南華早報》採訪中,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的研究人員馬格納斯(George Magnus)說,中共「白白浪費了三年的清零投入,最終帶來的成本和傷痕將持續很長時間」。習近平在新冠防疫政策上搞得一團亂、災難幾乎深不見底,根源在於中共威權黨國體制的局限性,以及其內部巨大的矛盾。許多觀察家認為中國的資本主義獨裁政權是一個有效的(縱然是殘暴的)技術官僚國家。但實際上,中共的控制能力並沒有像它看來那樣強。

    中共的政策傾向於在一個方向上走極端,然後突然倒向另一方。地方和地區政府在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經濟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而它們的運作方式靠著猜測中央的意圖,卻不敢公開質疑或承認問題。這就產生了一種難以多工作業(哪怕是很簡單的事情)的治理模式。在嚴重的危機和壓力下,這些矛盾會乾擾整個制度,最終導致整個制度癱瘓。

    清零政策意外結束

    《外交官》雜誌的李卓然認為,習近平政權無意中結束了清零政策的決定是場「意外」。在中共二十大報告中,習近平宣佈將「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習近平更強勢(其實正如我們所言,只是表面上得以強化)的新團隊似乎打算逐步取消這一政策,並計畫在今年第二季度的某個時候實現中國經濟的全面重新開放。這個可能的時間表,聯繫到政權希望有一款或多款中國製造的mRNA疫苗問世。據報道,至少有六家中國公司正在研發mRNA疫苗,但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家公司獲得批准。

    這一計劃反映了習近平政權所面臨的來自經濟方面的巨大壓力,儘管GDP官方數據虛高,但中國經濟實質上沒有增長、並明顯呈現衰退。這反過來又影響了中美的地緣政治鬥爭,這是中共的生存鬥爭,現在中國在經濟上已經不再能追趕上美國。中西脫鉤雖然仍處於初期階段,但這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習近平關於發展國內經濟(所謂的雙循環)的誇誇其談,現在被外界認為比他所聲稱的要困難得多。

    11月11日,北京公佈了一份關於疫情防控的「二十條優化措施」,其旨在減少過度封城,這是新政的其中一個徵兆。但這與二十大傳達的信息相矛盾,因為二十大將「動態清零」描繪成一個半永久性的措施,而中共的地方行政機關則陷入了混亂。11月,隨著奧密克戎病例激增,封城鎖數量急劇增加。北京的意圖與地方政府的解讀之間的落差越來越大。一些城市政府雖宣佈結束封城,但實際仍在繼續。

    11月底爆發的大規模抗議使中共從上到下都陷入了恐慌。情況變得緊急起來。抗議只是一個警號,顯示爆炸性社會局面只是冰山一角。由於擔心會有更多的抗議,北京加大了對地方政府的壓力,要求他們執行「二十條」措施。但結果是混亂的清零政策崩塌,而不是習近平的統治集團所設想的循序漸進過程。甚至在12月7日,當中央政府發佈其補充的「新十條」時,發言人堅稱新政策並不意味著中國將「完全放開」,而是將通過「邊防控、邊調整」逐步改變。

    然而,正如李卓然所言:「匆忙放開的做法並非源於北京,而是來自於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信號的解讀,卻在政策執行方面走得比北京更前。」

    李卓然在2023年1月7日於《外交家》雜誌上提到:「面對地方上的突然開放,北京意識到木已成舟,它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接受現實。」

    主要原因還是群眾壓力,以及當局害怕會引發更多抗議。這次事件產生的後續影響,是使得中共黨國機器內部、地區和中央之間的裂痕更大。事件的發展過程對下一階段其他政治和經濟危機的發展提供了借鏡以及教訓。這也是中共獨裁政權,特別是習近平領導下的獨裁政權如此反對放鬆其鎮壓權力或獨裁控制的(非常重要的)其中一個原因。它不僅害怕群眾,害怕小退讓會演變成大退讓,也害怕會失去對自己龐大國家機器的控制。

    《南華早報》2022年12月27日報導稱,澳門大學和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於12月22日發表的一項研究警告說,中國未來六個月將有150萬人因新冠死亡。這項研究稱,在一個模型中,90%的人口接受了三劑mRNA疫苗,75%的新冠疫情感染者服用了Paxlovid(一種針對高度脆弱患者的抗病毒藥物,可降低嚴重症狀的幾率),預計死亡人數將降至19萬人。但目前當局政策意味著這個較低的死亡數字不太可能實現。

    保護資本

    習近平政權已經禁止了外國mRNA疫苗的進口,這些疫苗比中國使用陳舊技術的國產疫苗有效得多。禁令是出於政治原因,源自受了傷的民族主義自豪感,這意味著即使歐盟在1月份通過其衛生專員基里亞齊迪斯(Stella Kyriakides)提出向中國免費贈送mRNA疫苗,也被外交部拒絕,說不需要這些疫苗,中國的情況 「可控」——這種說法很是可笑。

    針對外國mRNA疫苗的禁令也是由經濟保護主義驅動的。代表中國資本家利益的中共,擔心對外國疫苗開綠燈會加強他們在中國醫療市場的地位,而犧牲國內資本家的利潤。這就是所謂的」生命至上」,而中共的企業利益才是被保護的。動態清零意味著中國醫藥行業將迎來長達3年的繁榮,2022年的總利潤將達到人民幣7000億元。北京則希望向莫德納(Moderna)這樣的西方公司施壓,讓他們把技術轉移給中國公司,而這是出了名霸道的西方制藥公司當然不會做的事情,原因顯而易見,美國和其他國家政府也正在越來越多地強制執行科技限制措施,而這構成了中美冷戰的一部分。

    中國目前可用的疫苗(科興、國藥)效用低下,已成為抗擊疫情的主要障礙。這些疫苗是為防護舊的病毒變種而開發的,而今天,即使有加強針,對高傳染性的奧密克戎變種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這又激化了關鍵人群——老年人對疫苗的普遍抵觸情緒,即使奧密克戎死亡率低得多,老年人仍然面臨嚴重疾病或死亡的風險。由於中共在2021年推動疫苗接種的方式,與大多數國家相反——將重點放在工作年齡人口的疫苗接種上,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的疫苗對65歲以上的人口不安全。

    中共的黨政高層——大部分是老年人,不願以身作則接種疫苗,而這無助於緩解社會上這些恐懼。這現在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九千萬60歲以上的人口沒有完全接種疫苗。其中有2380萬人還沒有接受第一次疫苗接種。許多中國老年人拒絕接種疫苗的現象根深蒂固,而政府至今還不敢實行強制接種,擔心會引發抗議。

    在國內出現輝瑞公司生產的抗病毒藥物Paxlovid的猖狂炒賣行為,暴露了民族主義者在西方疫苗問題上的虛偽。據中國當地媒體報道,一包含三片的Paxlovid,目前網上售價高達人民幣5萬元,而原價約為人民幣2,000元。富人正在囤積這種藥物,在當前的危機中,這款藥物是名副其實的救星。鑑於Paxlovid在中國極度短缺,據報道,它已經取代了奢侈品牌茅台酒,成為賄賂中共官員的最佳方式。

    當這一波新冠疫情席捲全國時,等待中國人民的恐將是慘劇,而這將加劇對習近平政權的廣泛憤怒。這種憤怒現在有了一個在11月的抗議活動之前所缺乏的參照物——開始思考如何組織起來反對獨裁政權。社會主義者需要把握這些新的可能性,指出組織獨立的工人階級組織、戰鬥的工會和工人政黨的必要性,而目的是要將普遍反對壓迫和不平等的情緒與結束資本主義和獨裁統治的需要聯繫起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