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習近平的180度改變

2018年十一月月25日 上午 1:46

政府放棄整頓金融風險   私人企業站隊等待救援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50期社論

正當中美關係陷入四十年來最嚴重的危機之際,中國經濟也在繼續放緩。不過,特朗普掀起的中美貿易戰並不是中國經濟困境的主要原因。

縱使面對特朗普自七月開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並在九月擴大加徵關稅的範圍,中國的對外出口(包括對美國)實際上仍然在增長。由於許多訂單趕在關稅實行之前運送到埠以及美元強勢等各種原因,中國的出口在2018年頭9個月增長了12%。據報,美國第三季的對華貿易逆差達到了1060億美元(去年同期是920億)。

其實中國的主要問題乃是出在國內方面,尤其是習近平在過去18個月來的去槓桿運動和整頓影子銀行,導致了嚴重的信貸緊縮,進而拖累了消費、投資以及許多高負債企業的財務狀況。今年10月部分主要經濟行業(包括汽車業、房產業和電子業)銷售額下降。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資料,10月份汽車的銷量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1.7%。目前中國是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

雖然經濟放緩在春季已經開始,但習近平政府直到最近才決定放棄去槓桿政策。他們明瞭當下嚴重的債務水平是個計時炸彈,未來將會威脅到整個銀行系統,乃至中共政權本身。

10年來的最低增速

不過,信貸緊縮主要是打擊了私人企業,導致私企債務違約事件大幅上升,越來越多公司需要中央或地方政府出手拯救。

中國第三季度總體經濟增長率為6.5%(這是自10年前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而私營部門的情況更是糟糕,近乎衰退。

而且許多經濟學者懷疑官方數據,認為真正的增長率只有3-4%。也就是說受惠於特朗普2萬億美元刺激方案的美國經濟,實際增長速度可能已超過中國。

「現在是非常時期」,《南華早報》的王向偉稱,「中國私營部門提供了60%的GDP和80%的工作職位,而其商業信心正處於歷史低位。」

中國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師丁安華說:「有證據顯示中國的私營部門陷入了資本主義經濟改革40年以來未曾出現過的困境。」

質押股票危機

這也是中國股市大瀉的重要原因。滬深300指數自1月以來已下跌了三成。到目前為止今年股市蒸發了21萬億人民幣,這相當於中國「一帶一路」投資金額的10倍。

今年全球「新興市場」的股市都大跌,而且自10月開始拋售潮亦蔓延到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的股市。其原因有很多,不過主要是資本家對於中美貿易戰以及全球經濟前景感到害怕。

但在中國股災會帶來更多的危險,因為許多私人企業質押其股份以獲得貸款。由於政府打擊金融風險,收緊融資渠道,押股借貸變得更加廣泛。滬深3,491間上市企業當中,只有13間沒有這麼做。

10月股災繼續惡化,。政府資料顯示,至10月12日中國35%的質押股票(市值達8.9億人民幣)已跌穿止損線,將會被銀行拋售,而另外61%亦接近「警戒水平」。

「質押股票危機」正觸發一個惡性循環。上海的一名投資經理告訴《南華早報》:「股票下跌導致平倉,而平倉則令股票進一步下跌。」為了打破這個循環,政府推出一系列新措施試圖托底股市。

政府透過國有證券公司,向股市注入更多資金,支撐最危險的企業。政府亦修改規則,讓企業更容易買回自己的股份(這是華爾街常見的伎倆,能夠暫時抬高股票價格)。短期內,這些措施能夠防止中國股市繼續下滑。但問題是這能夠維持多久?尤其是如果實體經濟與全球經濟繼續惡化的話。

「國進民退」

就在政府急忙干預股市並推出新政策支持私企的同時,習近平亦正推動大型政治宣傳來安撫資本家。同時這也是為了安撫美國和其他外資,因為如果貿易戰持續下去,會有越來越多的外資將生產線從中國搬到其他低薪、無工會的國家。

11月,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宣布將至少三分之一的新貸款劃定給私人企業,而且這個比例會在未來3年內增加到五成。11月16日央行發出聲明,要求金融部門「提高政治站位」,將更多資金注入到實體經濟之中。在此之前,中國官方數據顯示今年1-8月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是自2003年以來最低的。

習近平承諾「毫不動搖」地支持私營部門,更將其形容為「我們自己人」。習近平在11月的私營企業座談會當中,「前所未見」地對著百度李彥宏、騰訊馬化騰等約50名大資本家再次重申這個立場。根據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會上稱:「社會上有的人發表了一些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這些說法是完全錯誤的。」

他之所以這麼說顯然是為了平息資本家對於「國進民退」的普遍擔憂。

「國進民退」並非是出於「意識形態」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回到舊時的「社會主義」計畫經濟,而是因為資本主義危機和私有經濟需要政府援助。

根據《日經亞洲》報導,中國上市公司的總債務在過去5年間翻了一倍,達到近33萬億人民幣。如果沒有新的信貸,許多負債的上市企業將無法償還債務。

擱置去槓桿計劃

地方政府已經宣布推出新的「援助資金」。一系列紓困方案實際上已將至少30家上市企業「國有化」。但是,政府官員大力強調這些都只是暫時性的措施,他們也不會「干預」這些公司的日常運作,而且「當市場狀況改善」的時候政府就會出售其股權(《南華早報》11月17日)。

習近平的首席經濟顧問、副總理劉鶴在接受《人民日報》訪問時說政府的紓困方案展現了公共部門與私營部門之間的相互依存和合作:「民營企業經營狀況好了,國有資本可以退出。」

最新一輪的國家干預自然意味著停止去槓桿計劃。本來已經負債累累的地方政府現在被要求扛起更多的債務去拯救出問題的私企。在資本主義經濟下,由於沒有工人階級的民主計畫,這只會加劇產能過剩和「殭屍企業」的問題。

所有這些措施反映了習近平政權自10月開始出現了重大的政策改變。正如我們所預料的一樣,至少在可見的將來,去槓桿計劃已經被擱置。在過去一個月,國家發改委批准了總值至少1300億人民幣的基建項目。

花旗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師劉利剛指出:「這些政策說明中國基本上已經叫停了去槓桿計劃。」

隱藏債務

這裡有兩點需要注意。首先,劉鶴和習近平都把自己的個人權威押在去槓桿計劃上。因此現在的政策大逆轉顯示了中國經濟的嚴峻處境,而且習近平的「強人」形象必定受到打擊。這也證明了我們的說法,當局能夠操控經濟的空間已經大大萎縮。

第二,中國未來的債務危機將會更加嚴重。「我對於2019年能否大幅去槓桿不感樂觀,債務水平很可能會維持現狀,甚至可能會上升,而這可能會帶來災難」,香港智庫東方資本的Andrew Collier指出,「遲早會出現廣泛的債務違約。」

2004-08年間,中國的總債務維持在GDP的170%到180%,但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資料,自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到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的總債務從GDP的171%暴增到299%。

而且現在的數據可能也低估了真實狀況。標普全球評級在10月16日的一份報告中警告說,中國地方政府通過影子銀行隱瞞了部分債務,總額可能達到40萬億人民幣。這個金額是地方政府債務官方數字(2018年1月數字為16.6萬億人民幣)的三倍。

標準普爾的報告警告:「這是一座債務冰山,存在巨大的信貸風險。」

國際衝突、全球經濟再次進入經濟危機的陰霾以及中國工人階級越加有組織、有協調的鬥爭,都對習近平政權造成壓力。當局一貫以鎮壓作為回應,但現在這已經不能確保政權的「穩定」。我們在未來數月乃至數年的任務,是建設一個清晰的、社會主義的工人階級替代方案,以取代習近平的獨裁制度與中國債台高築的國家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