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州:领汇漠视居民需求建制议员敷衍塞责

2012年3月24日 上午 4:17Views: 15

社区事务、民众参与;充公领汇、民主公营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居住于深水埗元州村元和楼十多年的街坊周先生,本月联络社会主义行动元州村区议会前仗候选人邓美晶(Sally),表示希望我们能协助元州村特别是元和楼的居民解决两项与元州领汇商场内设施有关的问题。

首先,由于领汇商场二楼可直接通往长者宿舍元和楼,而同时商场有自动扶手电梯通往二楼,因此元和楼的长者一般习惯经由元州商场回家。然而,商场近发祥街出入口的电梯每日会运行至凌晨十二点,而迎长发街一侧的电梯却会在十点钟停止运作,这样就对元和楼的长者造成极大的不便,令他们不得不多绕超过一百米的距离方能回家。

另外,近发祥街的商场出入口两道玻璃门中其中一道长年累月失修损坏而不予开放,由于该出入口可直接通往保安道街市亦较接近地铁站,因此人流量甚多,一道玻璃门的损坏足令街坊不得不集中拥挤在另一道门通行。周先生指,该玻璃门经常损坏,多次维修后不久却又再次因损坏而不予开放,而今次更关闭了四个月仍未修复,令街坊感到相当不满。

对于上述两项情况,周先生无奈地告诉我们,无论是当区民建联的区议员陈伟明,抑或办事处就设置在元州村内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李慧琼,还是民协的施德来等,对于这些问题表现出极端不负责任的态度。要么称爱莫能助,要么说自己不太了解情况。因此,周先生希望我们能够给予协助,跟进这些问题。

不到半年前,在一片涉嫌舞弊和种票的阴霾下,建制派得以在选举中「大胜」。当时,我们社会主义行动联合社会民主连线组成选举同盟参予了这一场选举,以我们激进进步的政纲为元州村的居民提供一条左翼的替代方案。最后我们得到了近五百票的支持,百分之八的得票率。这对于我们,一个年青的激进力量,而言是一个相当成功的成绩。

在该次选举中,建制派民建联的候选人获得了三千多票而连任。选举期间,我们指出建制派乃至右翼政党民协只着眼于对居民以小恩小惠的笼络,却在实质的工作上推诿责任、腐化无能。特别是对领汇疯狂加租,漠视区内民生束手无策。很不幸地这一个情境,却被我们再一次所言中。

当我们的成员与周先生面谈并到元州商场了解情况后,立即就前往元州商场的领汇办事处跟进问题。一如所料,领汇方面采取推诿的态度,他们表示,商场本应十时正关门,只是近发祥街一侧由于二楼酒楼客人未散,所以才让电梯运作至十二时;至于玻璃门的问题,他们侧推诿于「承建商」身上,指正在等待他们提供合格的零件以作维修,并称「最快四月底方可修妥」。但直至临离开之时,领汇方知道我们成员的身份并交换了名片。

结果,当我们正准备动员受影响的街坊举行一次反对领汇漠视街坊需求的示威集会,与领汇交涉两日后,邓美晶再次接到周先生的来电,表示虽然电梯问题仍未解决,但那「最快四月底方可修妥」的玻璃门却已经完成维修并重新开放了。

一方面,这充分暴露了右翼政党政客的无耻无能。这一事例非常生动而现实地说明了民建联无论在选前或选后如何大洒金钱以图笼络或声称自己如何「务实」,最终都会原形毕露。同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不到半年前有人曾经口口声声的标榜自己「服务社区」多少年,或称自己如何「熟悉社区情况」。平日里高薪厚禄,堂而皇之地居庙堂之上,但却对社区小小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却束手无策。

另一方面,从与周先生的访问中得知,事实上在领汇上市前,元州商场两侧的电梯都是开放至凌晨十二时,相信领汇是为了节省电费成本而缩短开放时间。领汇一直以来漠视民生需要,一味贪得无厌追踪利润。我们的政纲早已提出过「充公领汇资产,收归民主公营」,亦多次发动示威反对领汇霸权。而这一次我们亦有理由相信,领汇由一开始意图推搪拖延,到知道我们成员身份后由于畏惧群众抗争而加紧维修。说明社区事务,不能信任由政党政团包办,民众必须亲自投入参与,方能为自己争取到改善。

虽然现时玻璃门业已修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到此为止。电梯问题仍未解决,我们正计划发动新一轮抗争行动向领汇施压;周先生亦表明愿意协助,并已有十多名受影响的街坊愿意参与。

当然,我们亦不会忘记,问题的根源在于领汇私有化本身!因此,我们亦同时坚守我们的立场,——充公领汇资产,收归民主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