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群众斗争胜利了!

2013年7月12日 下午 5:45Views: 41

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许多城市降低了交通票价,但斗争一定要继续 
安德烈·法拉利 “自由、社会主义、革命”(LSR,工国委[CWI]巴西) 

在最近几天的群众斗争浪潮之后,圣保罗州政府、圣保罗与里约热内卢(巴西最大两座城市)的市长,以及全国许多州府和城市已经决定降低交通票价。

这么多城市的车票降价(圣保罗降价20角,[约为人民币54]),代表著工人和群众经历了统治阶级将近20年的新自由主义打击之后,群众斗争最重大的一次胜利。

面对两周来激烈的群众运动席卷全国,不愿让步的、独裁的、镇压式的州政府已经被迫悬崖勒马。在617日,巴西各城市总共有超过30万人走上街头。圣保罗和里约有将近20万人参加游行,这是最集中的动员。巴西利亚国会大厦被占领,圣保罗的市政厅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在圣保罗,示威瘫痪了主要公路,并游行至庞特.埃斯特达拉 - 富有的地产投机商的纪念碑。先前一周的警察镇压激发了更大的抗议,然后州长于617日决定停止进一步镇压。

然而,里约热内卢却出现了严厉镇压和大批逮捕,包括LSRCWI巴西)的成员亦被捕,被指控为“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成员”,在交了罚款后获释。贝洛哈里桑塔(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新球场里联合会杯足球赛正在进行,但球场外抗议的人比场内看比赛的人更多。

翌日(618日),圣保罗再次举行示威,有8万人参加,这场示威完全接管了市中心的主教座堂广场。与此同时,保利斯塔大街也发生了抗议,示威者未有组织下想要占领市政厅和市长的办公室。在前一天的里约热内卢,州立法议会办公室被抗议者接管了几个小时 - 这明显是以真正民众起义的方式。

随后的619日,全日都发生了激进化的群众示威。高速公路被堵塞并关闭,巴士车站也被封锁。“无家工人运动”(MSTS)在圣保罗郊区举行了大型街头游行,LSRCWI巴西)的同志也积极参与其中。有迹象表明斗争正逐渐激化,并开始在城市周围的贫困地区爆发。这些斗争得到工人的参与,因此政府额外增加了压力。

在号召全国再次联合示威后,圣保罗和里约的行政当局于620日决定宣布车票降价。

执政党派的分裂

在执政党派内部的重大争论和分歧之后,卢拉(巴西前总统,现时没有正式职位)、总统迪尔马.罗塞夫、圣保罗市长费尔南多.阿达德进行了紧急会议。在会议期间,示威者包围了总统官邸。

第二天早上,阿达德宣称,降低公交票价是一种“民粹主义”立场。但是他的主张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福塔雷萨的—场墨西哥对巴西的足球赛上,球场被示威者包围,阿达德和圣保罗州长奥克明(来自右翼社会民主党,该党是联邦政府中的反对派)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将会减低票价。

由于巴西工人党(PT)蜕变为一个资产阶级政党,而工会联盟(CTU)变成了联邦政府的输送带,抗议运动中出现了广泛而强烈的反政党情绪。在这种情况下,有组织的右翼势力煽动这种反政党情绪,并将之引导向反对参与示威的左翼政党。

这种情绪经常演变为身体袭击那些拿著左翼政党横幅和旗帜的人。这往往是由右翼破坏分子挑起,其中也有潜入抗议中的警察。

在这次群众运动的规模下,这个国家的所有政治力量,包括联邦政府代表和雇主代表,已经设法利用示威青年的理想主义。事实上,巴西资产阶级已经打入斗争队伍,并争夺运动的领导权,这反映在这场运动的一些要求上。

在这种情况下,左翼政党(社会主义自由党[PSOL]及其内部流派,统一社会主义工人党[PSTU]和巴西共产党[PCB])、具阶级取向的社运组织,比如“无家工人运动”和“自由土地”(LSR与其积极合作)、“全国抗争协调会”与“工会联盟”等各类工会阵线,还有包括无政府主义团体在内的其他组织,正开始加入抗议运动。这集中在620日的示威活动上,保卫左翼政党在示威中举起自己标语的权利,并致力于防止右翼势力在运动中取得影响力。

尽管示威者的政治意识中存在相互矛盾的因素,但群众运动已经取得了一次胜利,迫使政府降低公交票价。现在我们面临著运动是否要继续的问题。好战的社运团体和左翼队伍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620日的全国抗议可以只被用来纪念已取得的成果,而不是进一步推进运动。

LSR号召组织集会和论坛,以制定出运动的诉求,并深化(涉及公交费用的)抗争成果的方案。政府不仅宣布降低交通费用,也宣布要进一步削减社会服务计划。运动应该要求这些钱要由经营交通系统的私营企业支付,而不是靠压缩其他社会事业。

即便是降低了交通费用,它对于工人和学生来说仍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工人党(PT)曾经也提出过免费交通,但现在放弃了这个要求,并且转向右翼。我们应该重提这一要求,而且应该把它和地方民主自治与交通系统国有化联系起来。

应该暂停州议会和市议会会向联邦政府偿还债务,来获得保障交通系统并提升其质量的资金。现在这些资金多被银行和投机者用来赚大钱。

运动需要与其他斗争联系起来

为了争取免费和高质量的公共交通系统,这场运动需要与其他斗争联系起来,也需要将工人、年轻人和群众的诉求连系至城市,比如反对政府为了筹办明年世界杯而犯下的暴行(包括迫使数以千计的家庭离开家园)的斗争。正被用来为了建设新的体育场和其他世界杯基建配套,花费了数百万雷亚尔(巴西货币),而学校、教育和医院却十分匮乏且不稳定。

我们也需要捍卫自由表达和示威的民主权利。事实上,世界杯就意味著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在实践中,它意味著将贫穷和社会抗议运动定为非法。

我们也有必要深化群众行动,以将工人阶级直接纳入这场运动,并在运动中采取工人阶级的斗争方式。这是防止右翼获得影响力的最有效的方法。

巴西统治阶级正在为总罢工造就条件。如果运动要持续下去并进一步增强的话,24小时总罢工的问题早晚会被提出来。

有迫切需求去建立社运和左翼政治运动的短期联合阵线。与之相联系,我们还需要争取全国工人、青年和社区全国议会,从而讨论继续斗争的方案,以及所要采取的行动。

巴西阶级斗争揭开了新的一页。长时间以来,我们已经走出了多年的新自由主义荒漠与社会斗争的低谷期。我们决不能失去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