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规模抗议 反对警察暴力

2014年12月20日 下午 9:19Views: 246

从弗格森到斯塔顿岛

埃吉尔.霍金斯(社会主义替代)-社会主义行动的美国支部

上周在纽约斯塔顿岛,大陪审团宣布不会起诉警员丹尼尔.潘塔莱奥(Daniel Pantaleo)非法扼死育有六名孩子的父亲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此前,弗格森以至全国爆发了轰动的示威浪潮。因为在弗格森警员达伦.威尔逊(Darren Wilson)杀死十八岁的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后,没有因此而受到审判。很明显,在这个国家,奉行种族歧视的资本主义体制完全蔑视劳苦大众的生命,尤其是有色人种青年更是人命卑贱。死于警察之手的美国黑人几乎与死于吉姆.克劳时代(1890-1960年代)的私刑一样多。黑人青年被警察射杀的机率是白人的21倍。

“他是一个和善的人”

加纳的家人和朋友形容他是一个和善的人。7月17日,加纳站在斯塔顿岛的街头,据说他当时在卖散装香烟,便衣警察朝他走过来。此前,加纳也因为同一原因与警察发生过冲突,这次他宣称不想再被警察骚扰。然后,潘塔莱奥非法扼住加纳的喉咙,直到把他按倒在地也没有松手。加纳大声喊道:“我无法呼吸了。”潘塔莱奥放开加纳之后,医务人员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他当场死亡。此次警察杀人事件被拉姆齐.奥尔塔(Ramsey Orta)拍了下来。他受到了警察的骚扰,后来还因一起枪械案件遭到指控。奥尔塔说得很对,因为他的录像,加上他坚定支持加纳一家人,警察以这一指控来报复。

联邦调查局(FBI)报告说,2011年美国共有404名嫌疑犯死于警察的“正当杀人”。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不是当年全部的死亡人数,因为它仅包括自愿呈报的案件,而且不包括非“正当”的警察杀人案。即便如此,404人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相比之下,澳洲同期只有6人被警察杀死,英国仅有2人,德国有6人。

最近《纽约时报》一篇社论指,警察骚扰和杀人的规模说明了为什么在许多黑人社区,“警察合理地被看做外来的占领军,与‘国家支持的凌虐’有着相同含义。”但是,警察暴力影响着的绝大多数是美国黑人社区,但每年也有数百名白人和拉丁裔被警察杀害,往往在非常可疑的情形下受害。

弗格森案和加纳案的判决突显一个事实:大商家及其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无心无力认真处理甚至减少警察军事化的问题,以及警察暴力的制度本质。在资本主义之下,警察的首要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地保护统治精英的利益、财产和特权。一般说来,除了将大量年轻黑人定罪,并施以大规模监禁,精英们也把警察军事化,作为维持社会控制的重要手段。利用对罪行的恐惧来分化不同种族的工人阶级,而贫穷的黑人社区正处于一个警察国家。

民主控制警队

一年前,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当选为纽约市长,因为他承诺结束受人憎恨的“搜身”政策。白思豪的确大大减少了搜身行动,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但与此同时,他也起用了威廉.布莱顿(William Bratton)这名曾制定挑衅性警务规则的前任警察局长。正是这些政策、纽约警察局及大商家的训练,直接造成了加纳的死亡。这不是一个例外,整个体制应为此负责。

白思豪对加纳案判决冷淡回应,诉诸感性,但没有像一些民选的地方官员一样公开谴责法庭的判决。同时,总统奥巴马和许多市长在白宫举行会议,提出拨款2.6亿美元,为警察配备随身摄像机,并组建一个国家委员会来审查警察军事化的情况。随身摄像机这项改革会受到民众欢迎,但潘塔莱奥当时知道有人正在录像的,因此即使当初有这项改革也不能使埃里克.加纳免于不幸。

除非工人阶级——尤其是有色人种的工人与青年——发动大规模的社会斗争,否则统治阶级不会容许警察的整体力量遭到半点削弱。在这场争取种族和经济公义的斗争中,工运必须发挥积极作用。今天对付黑人青年的警察,明天就会被用来镇压工人斗争。

社会主义替代呼吁工会和社区组建民选代表委员会来监督地方警务。这些委员会应该有权雇佣、重新训练和解雇警员,也有权关闭因贪腐和不当行为而恶名昭著的警察局。这是对付警察暴力的重要手段,作为挑战资本主义控制社会的一步。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宣布对加纳案进行联邦调查,但是我们对此不报希望。社会主义替代要求,由相关社区和工人组织对弗格森案、斯塔顿岛案等警察杀人案进行完全独立的调查。

US police-2

反警察暴力的群众运动

反对警察暴力的街头运动有可能成为新一轮黑人解放运动的起点。这样一场运动也必须反对资本主义正在制造的经济灾难。正在奥巴马的任期内,黑人工人和青年遇到贫穷和收入不公急剧恶化,并受到大规模监禁。事实上在过去6年内,美国黑人经历了自奴隶制结束以来最为严重的财富流失。在社会主义替代和我们的西雅图市议员莎玛.萨万特(Kshama Sawant)的带领下,争取15美元最低工资的斗争震撼了全美国。这就是一个出色的方法,让我们开始组织广泛的工人阶级反抗行动,反对各种形式的压迫。

我们必须运用自身的活力和智慧来摧毁资本主义和种族压迫,从而在国家暴力和统治精英的无情冷漠面前重现人性的光辉。我们必须把争取民主社会主义和工人民主的斗争提上日程。

社会主义替代要求:

  • 起诉警员丹尼尔.潘塔莱奥
  • 废除封闭的大陪审团制度。对所有警察杀人案进行完全独立的调查
  • 在所有城市建立选举产生平民审查委员会,委员会有权雇佣和解雇警察,作为迈向社区控制警务的一步
  • 结束警察军事化!把花在新警察装备上的钜款投入学校、卫生保健、住房和公务职位
  • 开展新一轮黑人解放运动,组织全国有协调的抗议行动,反对种族主义、警察暴力和经济不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