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党派的经费从何而来?

2015年1月17日 下午 6:51Views: 144

社会主义行动拒绝财团及政府资助,一切经费来自普通市民

社会主义行动

最近,各大政党及民间团体的财政来源受到高度关注。在雨伞革命期间,建制阵营大肆叫嚣,反对“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但众所周知,全港最多钱的民建联就是由中共支持。根据一项研究,2011年区议会选举里,民建联总共得到28.2万票,每张票背后花费376港元。蓝丝带及黑帮势力当然也受到中共资助,在雨伞革命中大肆破坏。

中共指控香港有人搞“颜色革命”,当然毫无事实根据。但是,美国政府的确资助香港的民主派政党和民间团体,背后的目的当然不是“推动民主”那么丹心一片。从斯诺登揭密事件,加上最近众议院报告揭发联邦调查局动用酷刑,都清楚可见美国反民主的角色。

由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在2013年向香港不同的团体合共资助了54亿,用以“推动民主”。讽刺的是,《南华早报》11月28日揭发,连民建联职员也有参加由NDI(NED的另一翼)资助的“民主训练工作坊”,可见美国政府对“民主”的态度。奇怪的是,沙特阿拉伯政权作为中东的大独裁者,NED却不会资助当地的任何“民主”团体,因为该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而美国对待其他友好政权也如是。

社义行动:钱从基层而来

“我们不会收受财团、政府的一分一毫,中国的不会,美国的也不会!”社义行动的邓美晶表示:“我们想建设一个抗争型的新民主运动,以工人阶级群众政党为核心。当然我们对筹钱的态度也会不同,我们只会从基层身上募捐,也会依靠《社会主义者》杂志。”

黎智英与泛民

据报道,在2013年黎智英向泛民政党捐助了1千万,受惠者大多为温和泛民政客。在温和泛民愈来愈受唾弃之时,他要维护他们的地位,避免激进派令民主运动“失控”。《苹果日报》在整场雨伞革命里都是维护泛民及占中三子的立场。在2010年,《苹果》更力挺民主党走入中联办谈判,反对五区公投。黎智英恃着自己的媒体霸权和银弹攻势,可以大力影响整场斗争,这根本是不民主的。

在2013年,民建联共收到1.07亿资助,当中6千万是由该党的筹款晚宴筹得的。晚宴有梁振英及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出席。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琼以及大陆地产富商许荣茂透过竞投水墨画、字画等“艺术品”,向民建联捐助了过千万。

ACILSlogo

职工盟接受美国资助?

香港职工盟承认,过去七年每年从“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re)收受了60万。团结中心与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有连系,超过一半的资金来自NED,实际上只是美国政府向外提供资助的另一渠道。团结中心被批评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它曾协助破坏那些与美国交恶的政权。团结中心的前身为美国自由劳工发展机构(AIFLD),曾经支持1954年的军事政变,推翻当时的危地马拉总统哈科沃.阿本斯,也曾经支持1973年的军事政变,推翻智利的阿连德政府。最近,团结中心在委内瑞拉资助反政府的右翼工会联盟CTV。CTV曾在2002年参与推翻左翼总统查韦斯,但失败告终。所以,职工盟的每名成员都有权质问,为什么他们的组织会收受这些捐款!

热血公民 - 钱从何来?

本土派组织热血公民长期抹黑社义行动,指控我们募捐和售卖刊物。这团体宣称不接受捐助,但首年就有120万经费,而讲到钱从何来就大致上沉默起来。

民间团体不是那么“民间”

香港有超过3万个民间团体,远多于主权移交时的8,700个。很多都收受政府或宗教团体的资助,实际上不是那么“非政府”的。在香港,民间团体在社运里有重大的影响力,但这些团体都是相当内向型的,甚至以半商业架构运作,没有民主性的群众基础。在整理重要资助和揭露真相方面,很多民间团体发挥巨大作用。但是,如果这些团体在群众运动中扮演领导角色,例如雨伞革命中五方平台成员之一的“联合阵线”,是由多个民间团体组成的。民间团体专打“单一议题”,有些更依赖财团捐助。所以,他们往往将运动去政治化,作为群众斗争的煞车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