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巴勒斯坦国足队同行──「不只是一场比赛」

2015年3月20日 下午 6:50Views: 34

巴勒斯坦队没有国家级体育场,因为曾两次被以色列军队夷为平地

J M Roy 社会主义行动

在一场重大足球赛中关注巴勒斯坦国家足球队,可能并不是每个人渡过一个理想假期的想法,但我是这样想的。

当巴国迎战菲律宾时,阿什拉夫努曼的一个25码自由球入网,在挑战杯决赛中胜出,并以最后一名晋身澳洲主办的2015年亚洲盃决赛週。那一刻,我已经预订了我的航班机票。

我在首场比赛举行前一天已抵达纽卡素。巴勒斯坦将会面对上届亚洲盃得主兼今届大热──日本。对于一个位于悉尼150英里以北的煤矿小镇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

巴勒斯坦人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整个西岸、加沙地带、横跨中东的难民营、巴人离撤,到处都有人民在电视上观看这场比赛。老门将兼队长拉姆兹萨利赫带领巴队出场,国旗在飘扬,万五人站起来听着国歌的奏起。这好像不算什麽,却可能会令那些拒绝承认巴勒斯坦国存在的人堕入双重矛盾的思想。

大多数小国也要先经历一场艰苦的斗争以晋级决赛。对于巴勒斯坦队来说,那句「不只是一场比赛」并不是陈词滥调。

巴勒斯坦队甚至没有一个国家体育场可以使用。它曾经两次被以色列军队炸成废墟。球员们经常被佔领军针对。被捕、被拒绝发放旅行签证、房屋被剷平甚至被杀死。下一次,你或会看到队中前锋的蹠骨第五节被射碎,但庆幸并不如纳赛尔般,当他从训练完毕回家的时候,脚指第10次被以色列士兵射碎。

第一场赛果:以0:4输给日本。但是,如果你认为球迷停止高歌欢呼就错了。

下一站是墨尔本,当地会有一个欢迎球队的大型活动。但我比这活动更快一步,因为我买了与巴队同一张机票。我站在纽卡索机场等候他们的到来,然后见到巴勒斯坦队的职员,包括足协主席──陆军少将贾布里勒拉朱布,从一辆车中下车。

「啊,从香港来。」他说,「我们听说你要来。不错,这是件好事。我们照顾你吧。」

他看起来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但然后我想到,在以色列监狱待了17年必定会令任何人脸上的笑容消失。

Football article 2

死海打比

在我们登机前,球员进来并与大家合照和聊天。没有哪支球队是没有官方长笛手的,机上弥漫着派对的气氛。球员和球迷都在鼓掌、签名,在队长宣佈到场时,球队受到球迷的欢呼。抵达目的地时,吵得不可开交,几百人「旷工」到场接机,飘巾和旗帜随处可见。球员们被球迷包围,只能勉强挤进球队巴士。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只是球员,而像一个巴勒斯坦大使,向世界表明他们的存在。他们在这裡要逗留几天,会举行电台节目和新闻发佈会等活动。巴勒斯坦来了,墨尔本将会听到消息。

墨尔本将主办它们的第二场比赛,一场我们期待已久的比赛。两支球队都必须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这是一场国家打比、死海打比──巴勒斯坦对约旦。

当天在墨尔本,有一个巴勒斯坦新闻发佈会。三名球员和拉朱布先生以最好的状态会见媒体。

拉姆斯:「我们将克服因为以色列佔领而带给我们的任何障碍。」

阿卜杜勒‧哈米德:「在这个不承认我们存在的国家,我们举起我们的国旗和唱我们的国歌。」

贾布里勒:「我们的困难是源于以色列种族主义的政策。这些种族主义者不让我们三名球员随队。」

比赛当天,在球场附近,一位当地的艺术家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橄榄树植树仪式,球迷排队画脸,大旗帜随风飘扬。我们进入球场,人头涌涌。这裡的球迷来自全球各地,有来自巴勒斯坦、智利、中国、苏格兰和爱尔兰的球迷。

在第85分钟巴勒斯坦射入一球!Jaka Hbaish第一时间凌空抽射,创造了历史!巴勒斯坦在决赛的首个入球。

最终赛果?

巴勒斯坦1:5约旦。但同样,不要错过了一点。

最后我要去的城市是坎培拉,美丽但奇怪的首都。

第一场比赛是另一场本地打比战。这是共产党的碰头战、韩战参战国重聚──中国对朝鲜。

中国上半场以2-0领先,但在下半场朝鲜的表现抢尽风头。在忠实球迷的欢呼声下,「千里马」朝鲜连番炮轰对手,于70分钟队追回一球。徐贤旭在80分钟一记40码的远射打中门框。球迷的喊破嗓子,歌声变得沙哑。

「DP,DPR,DPR KO-RE-A!」之声不断响起,但中国队再次把球解围。朝鲜队员尽了全力,但最后仍以2-1落败。同样,球员向我们致敬,领队走过来握手,球员可以昂首挺胸地返回平壤。

最后一场亚洲盃决赛,巴勒斯坦迎战另一支对被佔领、死亡和破坏并不陌生的球队。他们拥有最古老的文明,这是巴勒斯坦对伊拉克的比赛。

在最后一场比赛球队有着很大的改变。萨利赫在今场休战,由杨格代替上场。陶菲克正选上场。巴勒斯坦今场的组织有所改善,而这时他们的表现足以自豪。

在中场休息时,他们以0-0与伊拉克打成平手。不幸的是,他们在下半场失去集中力,以2-0落后。陶菲克难以置信地扑出一个十二码,完场的哨声终于响起。

球员走向观众席,并把他们的球衣抛向人群。他们输掉所有比赛,但在人群中并没有悲伤的面孔。他们已经向世界说明了一些东西。

如果世界上有一件可以让每个人都理解的事,那就是足球。我们已经看到巴勒斯坦在一个重大的足球赛事中亮相,怎能说它不存在?巴西是否不存在?德国是否不存在?

是的,朝鲜政府可能是一个专制政权,但朝鲜人都只是人。朝鲜的球员只是11名年轻人,他们只想穿起球鞋踢起球来,就像世界各地其他数十亿的人一样。

在此致给巴勒斯坦:「明年在东耶路撒冷!」。感谢您的回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