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安倍晋三政府有多稳定?

2016年2月22日 下午 6:30Views: 76

Carl Simmons,国际连带(工国委日本)

安倍晋三刚刚成为了日本近四十年来在任最久的首相。他领导的自民党政府在民调排名中夺回了首位。不过安保法案受到大多数民众反对,日本去年夏季经历了的大规模示威。

日本政府得到暂时性的稳定,主要是由於反对派的软弱,以及「安倍经济」失败所带来的效果仍未触及群众。但是,这只会是一时而已,在社会及政局平静的背後,日本资本主义正面对着严重的危机,甚至在最近全球市场发生动荡之前已是如此。

首先自1990年来,日本平均的实际GDP增长不过1%。

而在经济放缓的同时,日本亦在面对人口的急速下跌。一份政府资助的研究报告指出,到2060年日本人口会从1.27亿减少至8700万,其中65岁以上长者占四成。

中国的崛起

由於中国作为对手国的崛起,并成为世界经济与军事强国,令日本对国家衰退而产生的危机感和警戒感加剧。

这个危机感助长了安倍的民族主义措施升温,从自民党的性质有所改变亦可看到这点。过去这个政党内部由不同国会议员为中心的派系组成,用来分配基建项目资金和政府内阁和总理的职位,而政治立场而其次的。今天,该当由阴暗的「日本会议」所垄断,而安倍则担任这个派别的顾问。「日本会议」是自民党内的右翼派别,预计得到289名国会议员和大部分内阁成员的支持。

安倍一方面试图推行右翼反动的意识形态,并试图落实其修宪的纲领。但他也明白日本社会现时的民意并不会让他如此倒行逆施,限制民主权利。政府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丶打压媒体以反对意见噤声,以及现在的新安保法案,都已经令社会一些阶层警觉,而最关键的更是唤醒一些青年投入到政治运动当中。虽然抗争暂时失败,但去年的反安保法案运动对社会不是没有带来影响的。

安倍的战略

在今年七月的大选,安倍将会强调反对派欠缺取代安倍经济学的方案。虽然修宪并不是他竞选活动的主打议题,但他会利用北韩核试和中国海舰入侵日本海域等事件,企图推动宪法修改。

「安倍经济学」的失败

政府的量化宽松政策起初是为了催谷主要企业的收益。在2014年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分中,有三成企业的利润创造了纪录。

这为商业世界打了一支强心针。在新年的股灾之前,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价指数是十六年来最高,超过安倍上任以来的两倍。主要获益的是富者。

但工人没有获益,而若果工资没有提高,就不会提高消费以恢复经济。讽刺地,日本银行银长黑田竟然批评保守的工会不够用力地争取工资提升!虽然平均工资有轻松提升,但根本追不上通涨。

安倍和黑田原本将通涨目标定於2%,相信这样可以迫使商界和消费者花钱,或者感到储蓄会蚀钱。但是,经过了三年的量化宽松,以及大规模增加资金供应,自七月以来平均通涨率仅有0.2%,远低於政府目标。由於通涨措施,政府债务上升至经合组织中最高的226%。
「安倍经济学」真正遗留下来的,是疲弱的复苏以及对工人生活水平的持续打压。

「终用雇用制」的结束

「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招本来是「结构性改革」──让雇主更容易裁员的委婉说法。曾经是社会稳定支柱的「终用雇用制」被严重打击。在1984年,全职永久雇用员工占全体劳动人口的85%,但今天跌至60%。最近放宽对派遣工的限制,意味着这趋势会继续下去。

不稳定的工作职位增加,随之而来的是贫穷大大恶化。在2013年,派遣工的平均收入只有168万日元,远低於正式工的473万日元。每年收入低於200万日元的在职贫穷人士,在2014年人数创下1,139万的纪录,大约每六个工人就有一个在职贫穷。据报道,大约15%的17岁以下少年的家庭,每年收入低於官方贫穷线的122万日元,可见贫穷情况正在加剧。

反对派的弱点

对安倍最显示的有利益因素正在於反对派的弱点。最大反对党民主党(DJP)是一堆从自民党变节出来的人,以及前社民党的一些派别(主要是右翼派别),受到最大及最保守的工会──日本労働组合総连合会(连合)──所支持。

民主党在2009-12年在任政府期间,推出过一些比安倍更原教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该党在选举期间承诺不会增加消费税,但在当选後背叛了自己的支持者。甚至在修改宪法丶包纳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在党内丶与日本极右派的关系上,民主党亦没有统一的立场。最近,该党与新自由主义的日本维新会结成一个联合政纲,包括将公务员工资减低20%,而民主党本身是得到市政工会及日本教职员组合支持的。

在民主党的左翼,有力量已经大不如前的日本社民党,此党的前身是一度是工人群众政党的日本社会党。社民党只在冲绳有主要势力,下次大选在大部分选区甚至连候选人都没有。

日本共产党是唯一一个能在全国层面吸票的左翼政党,在民调中和去年初的选举都有所进展。但是,虽然日共的支持度上升,其会员正在急速老化。那些从前支持社民党的工人和工会分子,很多都不信任日共。虽然他们由於没有选择而可能会投给日共候选人,但并不会视其为自己的政党。

日共将社会主义的理念抛到无限未来,其党纲写道:「日本社会的改变现在需要民主革命,而不是社会主义革。」可见它仍不相信日本作为帝国主义列强,已经从美国中争得民族独立。

最近,该党作出了重要的策略调整。之前它一直不愿意与任何自己党以外的团体合作,将自己的工会联合总会和公民团体置於党的控制。它在所有选区参选,不管有没有支持。但是,由於支持修宪的右翼民粹势力冒起,例如大阪的桥下彻的日本维新会,以及国家层面的安倍,日共改变了立场,不但撤回了自己的候选人,甚至最少在大阪支持自民党候选人,以求「两害取其轻」。

反对派联盟?

成立反对派大联盟来对抗安倍的声音得到了反响。在反保密法及反安保法运动人扮演重要角色的「自由与民主主义学生紧急行动」(SEALDs),与另外四个公民团体召开记者会,呼吁各反对党同意在单一议席选区出派出一个候选人,并与政党候选人联署支持废除安保法的承诺书。他们也呼吁其他公民团体参选这场运动,并为他们的呼吁背书。

虽然可以理解活跃分子希望将上议院选举化成就安保法这单一议题的公投,但这似乎不会讨好社会上的穷人,对他们来说经济议题更为当务之急。SEALDs倡议的做法意味着支持那些主张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和降低生活水平的候选人,包括降低公务员工资两成的法案。即使候选人同意支持废除安保法,但实际上意义不大。候选人可以反对「违宪」的安保法,但同时支持修宪。

前路在哪?

与其呼吁反对派团结,不如号召公民团体丶战斗性工会和左翼政党以一个斗争的纲领组成联盟。这才可为社会上的不满者提供清晰的出路。这联盟的纲领会要求废除保密法及安保法,会反对安倍的修宪计划,也会反对美国在冲绳设有海军基地。

这联盟将反对破坏环境的核能以及现有的能源政策,也会推进一个属於工人和穷人的经济纲领,要求每小时1500日元的最低工资丶零散工的永久合约,以及改革医疗保险以确保涵盖全部人。这联盟也需要反对性别不平等,反对自民党和「日本会议」对女性反动的观念。

如果这联盟实现的话,可以为一个新的左翼政党铺路,提出社会主义替代方案,取代限制民主权利丶充斥歧视及不平等丶破坏环境和制造战争的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