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加剧性别歧视

2016年3月14日 下午 11:10Views: 74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就在去年的三八妇女节,「谷歌」(Google)将其网站标志转成一不同女性在其职业上的成就;而中国的「百度」将其标志改为一个在音乐首饰箱里的公主,身旁放着珠宝丶鲜花;「优酷」的一群女性设计师设计了一幅名为「女性可以选择自己想成为的她」的插画,但被公司高层拿下,最後出台的是一名坐在家中喝茶的女性。这激起了网上非常多的争议,指百度和优酷反映了中国这样父权的社会将女性标签。

就在去年三八妇女节前夕,五名女权分子被捕及羁留一个月。其中数名女性由於其行为艺术而为人知晓,她们一向以行为艺术引起公众对男女不平等丶家庭暴力丶性骚扰等议题,计划在妇女节当日发起行动。她们起初被起诉「寻衅滋事罪」,最高可被判入狱五年监禁。虽然她们最後被释放,但仍受到当局监视。这是习近平统治下的大规模国家镇压行动。

全球男女同工不同酬比过往严重,亚洲区尤其如是。中国女性平均工资是男性的67%,比起1990年的78%下跌;在香港,女性平均工资只是男性的78%;在南韩,女性工资更只有男性的51%。

即使大量女性投入劳动市场,但高级职位依然由男性担任。女性在企业担任管理层比例的全球平均率只有21%,在南韩,这个数字是1.9%,而在日本只有0.9%!

China women right 1

职场歧视

对比二十年前,性别不平等在中国变得更严重。一份调查指出,超过七成中国女性表示因为她的性别而受到歧视。

去年的另一份调查指出,男性毕业生比女性有39.2%更多机会得到工作面试机会。在众多工作招聘会中,女性应试者经常会被问到「你会不会申请产假」丶「你结婚了没」丶「有没有打算结婚」丶「若果已婚,你有没有计划生小孩?(现在有了二孩政策,女性更会被问到会不会计划生第二胎)

中国法定产假为十四周,但很多公司不想向员工提供这项保障,於是索性不聘用女性。女性被迫从工作和家庭之间二选一。如果女性想将更多时间花在她的事业上,就必须得放弃婚姻和生育。若果女性希望生小孩,很多企业不会让她有晋升的机会。

2009年一项调查发现,每四位女性便有一位在签署工作合约时规定在工作期间不能结婚或怀孕;超过两成女员工在怀孕期间被扣减薪金;超过一成因为生育而被辞退。

很多公司,甚至政府机构都在入职条件加上女性的外型作为入职条件之一,这导致很多女大学毕业生花钱做整容手术,而这给美容产业的大企业带来数以百亿的利润。在北京,超过八成的整容手术顾容是中学生。

资本主义令女性权利倒退

在中国革命期间,即使革命被官僚阶层所扭曲,但女性的权利仍然大幅改善,例如男女工资差距缩小丶在1950年,毛政府禁止了「盲婚」和妾侍制度丶将离婚程序变得更容易。资本主义复僻引致女性经济和社会地位受到打击。而现在,中共的独裁政权已再无法隐藏於「社会主义」和「人人平等」的口号底下,只好重新推行父权的传统「儒家」意识形态,来巩固自己的专制统治。

中国女性被传统的教育去告诉她们需要文静丶服从丶有礼丶友善,找个好男人然後结婚丶生子,拥有一个美好家庭,她们被告知这样才是一个女人的幸福。女性被教育成不要太「进取」丶不要太有主见。

201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五成五的女性及六成二的男性认同传统概念「男主外丶女主内」,这对比2000年分别上升了七点七及四点四个百分比。显然,其中一大原因是政府有意识的宣传。

China women right 2

日益加强的贫富差距

中国的极端贫穷丶微薄工资令农村的父母都要外出到城市打工,导致很多「留守儿童」的出现。超过六千万儿童被遗留在农村地区,他们几乎没有和父母会面的机会。

在阶级社会,严重的贫富差距加上性别不平等意味着女性在教育丶就业丶遗产权等都没有平等的机会。因此呈现了一个现象,女性和其家人很普遍地会宁可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丶或被包养,这样生活就更有保障。富有的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但贫困的男性则无法找到伴侣,同时面对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去成家立室。

2015年,浙江一所商业学院的教授提出,若果一个男性在金钱上无法负担与一名女性成家立室,可以与几位男性朋友「夹钱」,「分享」一名女性——这再度惹起激烈的批评,认为反映了社会视女性纯粹为满足男性的生育工具。

维稳

婚姻也被中国政府用作为维持社会稳定及阻止群众上街威胁政权的工具:年轻人在很早的时候已被催婚,政府也创造「没有女人愿意嫁没房的男人」的思想,鼓励年轻人在毕业後便努力工作,赚钱买房,然後娶一个女人回家组织家庭。女性被医生建议她们若果不在三十岁前生育,她们就无法生出健康的小孩。

资本主义核心家庭概念将男性定义为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女性即是依赖丈夫的妻子,这种想法被政权用作为社会控制的手段,以防止罢工或社会反抗,因为男性需要考虑家庭的负担。

2014年,每100名女性便有116名男性。即使相比起过往经已回落,但这是由於中共以往的一孩政策,加上社会上重男轻女所导致的选择性流产或堕胎。这悲剧深深反映了中国社会中的性别不平等,因为大家都意识到作为女性很难生存。最近中共推出二孩政策,但规定只有已婚家庭才有权利有第二名小孩,单身的女性并不能有第二名小孩的权利!换言之,「改革」不会认可单身女性,只会认可有夫之妇。

中国大部分新婚的房子合约持有人的名字都是丈夫。这加上公共庇护所的缺乏,导致女性在面对家暴时的无能为力,因为她们害怕失去房子。即使是官方数字也指出,每四名女性就有一名曾被伴侣暴力对待,而这是被远远低估的数字。中国也没有婚内强奸的法律。一些由中国政府资助的机构以「儒家」思想推出不同课程,向妇女灌输「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的概念。表面上向女性提供如何处理家庭问题的咨询,但实际上教导女性当她们遇到家暴时,不需举报或报警,而是需要学习如何接受丈夫的暴力行为,因为「他打你是他爱妳的表现」。这种洗脑令很多家暴受害者面对暴力只能默默忍受。

约一年前,女权五姊妹被捕,激起了全球抗议,令政府少有地让步。这表明女性不愿意接受专制资本主义的珈锁,准备起来反抗。多不论是近年的群众抗争丶大型罢工中,我们都见到女性的身影,并站在最前线。女性的权利与男性工人阶级的权利共同一致,要真正达致女性的解放,未来的女性运动需要与整体工人阶级的斗争联合起来,推翻现有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