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全国爆发反私有化示威

2016年5月24日 下午 8:00Views: 275

假选举并没有带来稳定

Sergei Skobelev 工国委(CWI)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的局势政日趋紧张。当地爆发反对纳札尔巴耶夫政府的群众示威,数星期之执政党在国会选举中以舞弊「获胜」。当地网媒Azzatyq报导:「纵使当局禁止任何未经批准的游行,自4月24日民众在哈萨克斯坦全国发起示威,抗议政府计划在东部主要城市(阿斯塔纳和阿拉木图)丶西部的石油重镇和南北部的其他市镇推动土地私有化。」

政府定5月1日为国家团结日。当天,在石油城市扎瑙津和中南部农业城镇克孜勒奥尔达也有爆发示威。读者可看YouTube示威片段

影片显示克孜勒奥尔达警方袭击示威群众,画面犹如2011年镇压扎瑙津石油工人罢工的大屠杀。到目前为止未有人伤亡,而反对纳札尔巴耶夫的运动正不断蔓延。

示威者一定要一丝不苟地组织起来保卫集会。为了组织一场真正能够挑战新当选的独裁者,每场集会由群众选举出来的代表要在地区及全国层面组织连结起来。

现时政府只允许驯服的政党和工会存在,而工人和青年人建立的独立组织,大多遭受政权的残酷打压,参与者甚至会被监禁。因此,建立非官方的斗争组织,并提出反对派的政纲,是现时的迫切任务。

现时的关键诉求是反对土地和工业的私有化,并且要求真正的工人民主,在社区丶工厂丶学校以及其他工作场所选举代表。纵使许多哈萨克人对於斯大林主义下的生活仍然历历在目,但是很多人仍然视社会主义作为社会的大多数谋利益的社会经济制度。一个这样理念的政党是十分重要。

以下为一篇关於最近的选举及其後局势的文章:

哈萨克斯坦:假选举之後,制度崩溃的预演开始

Sergei Skobelev 工国委俄罗斯

Kazakh election

哈萨克斯坦在3月20日举行国会大选,官方称之为「改革政府」的开端。纳札尔巴耶夫承诺过会将独揽他个人手中的大权下放。这场选举虽然比起过去有所不同,但这并不代表政权有意思真正推动民主。对於靠工资度日的大多数人来说,选举不过是例行公事,而且将国家带向更严重的社会政治危机。
假民主

在哈萨克的下议院中,三个传统的亲政府政党依旧垄断:总统带领的「祖国之光党」丶充当花瓶的「共产」党,以及代表大财团利益但限制其政治野心的「光明道路党」。

至於较出名的反对党,当局只容许全国社民党,但其前党主席在宣布退出政坛从商以後,该党一直受到紧紧约束。他们得到数个百分点的选票。这次一改以往,选举名单上充斥了未曾听过丶亲总统的空壳政党。记者们在推特(Twitter)上笑称:「让反对派参选并带着他们兜圈子和欺骗他们,总好过甚麽不准许,让人对此莫不关心。」

不过,如果反对派利用选举论坛来自由鼓动群众,对政权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自由派「前进!」经已在打压下瓦解。在同日举行的地区选举中,选举委员会以「违反」申报财政规例为名,而取消了超过300名独立候选人的资格。
但更可信的原因是他们反对政府。譬如来自阿特劳的左倾独立候选人Max Bokaev,一直支持扎瑙津石油工人罢工和其他工人抗争,也被剥夺参选资格。

执政党之再兴:波拿巴主义的巩固

纳札尔巴耶夫政权可以说是个典型的资产阶级波拿巴主义。资产阶级意识到「要保住钱包,则不能戴上冠冕」。在这个制度下,工人只有一个选择:要麽接受,要麽推翻波拿巴。

而当工人阶级没有自己的政治力量的时候,其只能够作为其他人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总统委派哈萨克铁路公司副总裁到「祖国之光党」的选举名单,而该公司指使工人们投票,这类事情实在不足为奇。学生们翘了一个星期的课,并在当局得严密监控下彩排执政党的胜利庆祝大会。

纳札尔巴耶夫政权在过去数年显示所谓「稳定」的内里是什麽。在扎瑙津的屠杀後,西哈萨克斯变得太不忠诚,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建立该地区的维稳机关。

总统的意愿是要重整执政党的干部,并提拔那些「现阶段需要的人」。由於缺乏任何有能力接替纳札尔巴耶夫的人物,他们所能够做的只是巩固现有的机关来安抚大资本家。不过,他们还有很多担心的理由。毕竟纳札尔巴耶夫不会长生不老,现在仍不知道谁能够在金融系统崩溃时保障私有制的不可动摇,并为投资者和银行们维持稳定的局面。
改革政权不过只是由一个狭隘的「群带精英委员会」全权取代纳札尔巴耶夫而已。

由82%到崩溃

当地的反对声音只来自西方的评论员,包括欧盟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外交机构,以及人权组织。但是,这些批评并不是为了支持哈萨克人民反抗不义,而是为了表达对於哈萨克与俄罗斯帝国主义走得太近的不满。因此,这些组织并不能够改变任何东西。过去,纳札尔巴耶夫政权就从未批评这些西方组织,以换取更好的条件售卖原材料。另一方面,俄罗斯国会已经表示全面肯定此次选举,并推动更进一步的「经济丶政治和军事合作」。

现在没有取代现政府的力量存在。资产阶级反对派已经被完全摧毁。经济危机则越来越明显,工人丶国企员工丶青年人和中产阶级的负担亦变得越来越大。只有与纳札尔巴耶夫和克里姆林宫合作的宗教势力才会在这个时势感到自在。纳札尔巴耶夫会继续尝试巩固国家机关,但在这个时候放权的话将会引发全面的政治危机。埃及穆巴拉克的执政党当年也有「人民民主的授权」,在选举中得到82%的支持。但面对危机状态时的专政独裁与政治无能,使得人们最终焚烧其全国的办公室。

哈萨克的工人需要学习「阿拉伯之春」的教训:要完全铲除旧政权和反动势力,工人们需要建立自己的政党,并准备好要夺取权力,以工人政府之名推动解决危机的唯一方案──社会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