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斯诺登风暴》揭露美国的“深层国家势力”

2016年10月14日 下午 7:46Views: 312

特赦斯诺登的运动取得支持

Vincent Kolo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

电影:斯诺登风暴
导演:奥利弗‧史东(Oliver Stone)
主演:乔瑟夫‧高登-李维(Joseph Gordon-Levitt)、瑞斯‧伊凡斯(Rhys Ifans)、梅利莎‧列昂(Melissa Leo)、尼古拉斯‧凯奇(Nicholas Cage)

在港寻求庇护的Vanessa和Ajith在2013年曾庇护逃亡到香港斯诺登。

在港寻求庇护的Vanessa和Ajith在2013年曾庇护逃亡到香港斯诺登。

“这与恐怖主义无关。”斯诺登在电影里说:“恐怖主义仅仅是借口,其实是社会和经济控制。”

三年前,“告密者”斯诺登揭露了政府庞大的监视活动,包括每天收集两亿条短信。如今上演的《斯诺登风暴》可谓在美国“深层国家势力”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激怒了其代表。在电影里,斯诺登说,他明白美国情报机关为什么入侵中俄的电脑系统和监听电话,但入侵奥地利的又如何解释呢?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副主任克里斯‧英格利斯(Chris Inglis)抨击这部电影“荒谬”。是的,他当然会这样说。斯诺登目前居于俄罗斯(他没有如一些报道所说去寻求庇护,也没有获得庇护权)。他一旦回到美国,就可能被控“间谍罪”而判处三十年监禁。

监控无孔不入

这部电影没有教我们什么新事物,但用了不太沉闷的语言告诉我们,全球性的监控无孔不入,确实令我们不安。这部电影若能向公众范围传播这种意识,已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如电影所演示的那样,全世界任何地方的手机或者手提电脑,都可能被入侵并转化成为一个监视设备。斯诺登应对的办法是把手机的摄像头贴上胶布,并放进微波炉里(似乎是很实用的做法)。在小布殊总统任期和“反恐战争”期间,禁止窃听的法律被废除,并以秘密法庭制度取而代之。面对着这个不受民主监督的系统,斯诺登愈来愈感到恐惧。

电影用图文表现美国国家情报局如何利用脸书或者谷歌等日常科技来进行监控。戏里的一幕,斯诺登入侵一个十多岁女孩的脸书帐户,并提取了一些信息,结果令她企图自杀。担任电影非官方技术顾问的斯诺登,及后公开承认电影情节太过贴近现实,因此令他感觉不舒服。

香港社会主义行动于2016年9月25日举行游行呼吁赦免斯诺登。

香港社会主义行动于2016年9月25日举行游行呼吁赦免斯诺登。

国家机器

国家机器,以及美国中情局和国安局,才是电影里的超级恶棍。正如马克思主义者(如恩格斯)描述的那样,国家是一个特殊的武装队伍,包括监狱等等,目的是让主宰经济的阶级压迫其他所有阶级。在我们的时代,这个特殊的武装队伍获得了网络科技的战堡。

因此,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及其在美国的组织“社会主义替代”要求解散美国国家安全局,废除《爱国者法案》等反民主的法案。工人和年轻人要为了全面民主控制政府和国家机关而战斗,以废除现有的由精英操控的不民主体制。

奥利弗‧史东向来以拍摄批判美国建制(尤其是军事政策)的电影而著称,包括《华尔街》,《七月四日诞生》,和《萨尔瓦多》等。《斯诺登风暴》是另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他的制作面对美国电影界的反对。“大制作公司都不接这部戏”他说:“基本上存在一种恐惧,不敢提及那个故事。”导演不得不转向德国和法国筹集拍摄电影的资金。

主角乔瑟夫‧高登-李维是一名既出色、又有点偏执的电脑痴,堪比朱克伯格。这部电影涵盖了2004年至2013年,从斯诺登开始成为国家安全机器一员(他在不同时期分别受雇于美国国安局、中情局和私营安全承包商),直到他作出重大决定,携带数千页机密文件逃亡香港。

斯诺登的政治转变

电影描绘了斯诺登从维吉尼亚洲开始到瑞士,再到夏威夷的非常政治旅程,由他从布殊战争政策的支持者,到因奥巴马政府未能带来任何改变而绝望,成为了一位告密者。这部电影加插了真实的新闻片段,当中奥巴马声称主张政府增加“透明度”,实在相当尴尬。2004年斯诺登加入了陆军特种部队,他相信这是“帮助人民摆脱压迫”的好办法。在安全机构内部,斯诺登发现他的政府恰恰做着反对自己人民的事情。他描述美国国安局的行为是“民主的存在威胁”。

斯诺登的政治理想很难被压制。根据卢克‧哈丁的书本描述,斯诺登倾向自由主义右翼政客罗恩‧保罗(美国共和党政客,在1998、2008和2012年三次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甚至在2012年捐款支持他的竞选活动,之后斯诺登决定同美国安全当局决裂。

美丽华酒店

电影的很多镜头在香港的美丽华酒店拍摄。斯诺登在此处把大量的电子文件交给英国《卫报》的格伦‧格林沃尔德(由扎克瑞‧昆图[Zachary Quinto]饰演)和伊万‧迈克阿斯克尔(汤姆‧威尔金森[Tom Wilkinson])。奥利弗‧史东的作品是电影《第四公民》为基础的。后者为获奖的纪录片,由在罗拉‧柏翠丝(Laura Poitras)执导,梅丽莎里奥(Melissa Leo)主演,整部戏于2013年在美丽华酒店内拍摄。

《斯诺登风暴》的首映刚刚上画,社会主义行动安排了多位难民入场观赏,以突显八位寻求庇护者在保护斯诺登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斯诺登的泄密文件由英国《卫报》记者公布后,他被迫装扮成一名电视摄影记者,偷偷走出美丽华酒店,并向在港的难民中寻求隐身之所。这一幕也出现在电影里。

出席电影首映礼的难民包括,来自菲律宾的云妮莎社会主义行动成员,来自斯里兰卡的难民阿吉特(Ajith)。对于云妮莎和阿吉特来说,他们在2013年英勇的行为没有为其家庭带来任何改变。“就像斯诺登一样,他们没有国籍”,斯诺登的律师文浩出席首映礼时说道。

不仅斯诺登公开表示支持在港难民,乔瑟夫‧高登-李维也在脸书和推特上发表声明,支持我们在香港声援斯诺登和难民的示威。电影末段出现2013年6月社会主义行动有份协办的保卫斯诺登游行,我们的横额也出现在其中一幕。

screen-shot-2016-10-03-at-12-50-18

赦免斯诺登

电影上映的时间,刚好奥巴马的总统任期即将届满,社会上出现了要求总统赦免斯诺登的运动。工人国际委员会曾经多次提出这点,包括欧洲议会的前任议员以及爱尔兰议会现任议员保罗‧墨菲(Paul Murphy)。电影无疑会引起公众关注这议题。在美国的总统候选人之中,目前只有绿党吉尔‧斯泰因(Jill Stein)支持赦免斯诺登。

特朗普(Donald Trump)声称自己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良好,有助于两国达成协议,以间谍罪将斯诺登引渡回国审判。三年前希拉里说斯诺登是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叛徒”,但迫于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竞选运动带来的激进浪潮,她淡化了立场,说斯诺登必须“承担责任”(?)。

这些问题曝露了资产阶级建制的双重标准。历届美国总统都赦免了不少恶棍:福特(Gerald Ford)赦免了尼克逊;乔治布殊为做伪证罪被判七年的“滑板车”路易斯‧利比(Lewis ‘Scooter’ Libby)减刑;嘉能可公司创办人里奇(Marc Rich)因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逃税案而被通缉,却获得克林顿的赦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