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AI- 寻求解放,需要反对一切压迫

2016年10月28日 下午 11:42Views: 90

《社会主义者》台湾杂志第39期同志特刊 社论

同志婚姻权开始在某些西方国家实现, 尤其是去年爱尔兰同志婚姻权的公投得以通过,也给国际上争取LGBTQAI权利的朋友带来鼓舞。虽然台湾被誉为亚洲最同志友善的国家,现今越来越多民调显示对同性婚姻的认同,去年司法部的一项民调就显示有71%的人赞同合法化。但同性婚姻合法化经历了长年的抗争仍然被跳票。最近台湾立法院近日进行司法院大法官提名资格审查,可能是一个争取婚权平等的机会。当然同运必须藉此发起由下而上的抗争运动,不能寄望资产阶级法院会主动提出改良。蔡英文在去年竞选时,曾经高调支持同志大游, 但上任至今什么也没有做过,已经激起了不少同运分子的愤怒。

不只需要婚姻平权

然而更多LGBTQIA的朋友仍要面对着性暴力。在2014年的一份统计资料更显示, 有高达29%的LGBTQIA因为承受不了社会的异样眼光与歧视曾经有过自杀念头, 然而这当中又有18%的人自杀未遂。既然台湾社会观念对待同志愈来愈开放了, 为什么压迫仍然如此严重呢?因为对同志的歧视不是自然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而是来自社会及经济制度的压迫。因此,单靠教育大众“包容接纳”并不是争取同志平权的良方,重点是被压迫需要一场解放的斗争,挑战整个压迫同志的制度。

LGBTQIA遍布各阶级, 当然又以工人阶级最为多数。LGBTQIA族群中的工人阶级普遍有着贫穷问题,若是有色人种,更容易面临失业,无家可归的问题,甚至需要走入性工作才能生存,当中又以跨性别者处境更为艰难。争取婚姻平权当然是今日的目标,作为公民权的一部份,不应当有性倾向上的歧视与分别,同样也作为个人的民主权利的一部份。

资产阶级政府害怕同志婚姻平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害怕下一步同志为社会福利保障而斗争,这倒过来亦会强化整体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但我们可以看到仍有更多方向是我们需要更同努力的: 更完善的社会安全网。通过同志运动与工会运动结合起来,争取保障就业平等、要求政府增加庇护场所、精神医疗服务、经济援助等。

过往的斗争,今日的阙漏

LGBTQAI承受着保守宗教势力与右翼政客的压迫,都是来自资本主义父权体制。跨国企业为了进入粉红市场,将LGBTAQI 营造为光鲜亮丽的中产,但是绝大多数的LGBTQAI都是来自工人阶级的。除了面对一般工人经济上的压力、生存上的烦恼,在职场上同样得面对雇主的剥削; 同志更要面对被同事及雇主歧视。

然而我们的运动却被中产菁英的形象所吸纳、被既有的体制所吸纳,我们的敌人不只是保守的宗教势力、恐同反同的言论,更有着我们自身阶级的敌人-这个资本主义制度还有整个该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举例来说:星巴克打出友善同志的形象,藉此赚取“粉红商机”,但星巴克却是恶名昭彰的压迫咖啡豆农民的跨国企业;利润庞大,但在里头工作的店员却是低薪高工时,工读生只有每小时基本工资/新进人员每月只有23K。

打到资本主义父权制度

也因此,对于我们社会主义者而言-捍卫LGBTQAI权益本身也是在捍卫一部分工人阶级的权益,同样争取工人阶级的整体权益也是在为这些LGBTQAI工人阶级群体争取利益。回顾美国的同志解放运动-从69年开始的石墙暴动尔后,同性恋解放阵线的成立,及至形成全国的联合运动,并在各地纷设支部。

资本家为了打压整体的工人阶级,往往将社会少数群众边缘化及制造歧视,在经济危机时针对他们先作出攻击,这包括同志、妇女、少数种族等等。这一方面是为了转移群众的视线,将社会问题归咎于他们;另一方面也要合理化对整体工人阶级的打压。

我们社会主义者认为,LGBTQIA的平权是工运中不可分割的一环,通过加入战斗性的工会,纳入同志平权的诉求,捍卫工厂/ 公司的LGBTQIA的权利。确保不得因为性倾向的差别而有工资上的差异。这种团结斗争的力量将会大力推进同运斗争。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在台湾有越来越多的LGBTQAI的运动者也不断开始专注工人运动,反思到如果要改变今日困境,就有必要挑战既有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