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毒气笼罩的冬天

2016年12月24日 下午 9:22Views: 193

雾霾波及4.6亿人,大量“空污难民”逃离大城市

David Hundorf 中国劳工论坛

自从冬季开始以来,中国广泛地区受到雾霾的强烈侵袭。随着冬季煤用量急剧增加,对中国人民的健康造成了严重威胁,尤其是北部地区。雾霾波及到超过60个城市,4.6亿人受害,被西方媒体称为“空气末日”。

在过去一周,北京和其他23个中国城市宣布“红色警报”,是2014年首次出现的4级警报系统中的最高警戒状态。在“红色警报”下,市政当局关闭学校、交通和工厂,并命令公众尽可能避免多的到户外。这些地区的雾霾水平高达世界卫生组织(WHO)安全指标的20倍。

在过去一周里,北京某些地区的PM2.5(可宜接吸入肺部的微尘粒数值)超过每立方米500微克。世界卫生组织说的公众安全标准是每立方米25微克以下。

极端的污染对社会和经济造成巨大影响。大量民众因呼吸困难入院,高速公路已经关闭,数百个航班被取消。北京机场三分之一的航班取消。据报道,大量人“空污难民”逃离至一些空气较好的南方省分,例如海南及云南。口罩、空气净化过滤器和其他防烟雾小工具的销售在过去一周激增 ,在一些城市已售空。

严重雾霾与科学家所发出的健康警告相吻合。据南京大学的研究人员说,空气污染可能是中国三分之一死亡人口的原因。《时代杂志》(2016年12月23日)说:“在该国的一些地区,日常呼吸与抽烟一样程度致命。在74个中国城市进行的研究发现,2013年31.8%的死亡可能与雾霾有关。”

中国北部城市哈尔滨深陷雾霾之中。

“战争污染”

对于中国的独裁统治,雾霾危机是一个潜在的政治危机。在这个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国家,当数千万人(特别是儿童)受到相当于吸烟程度的毒气污染,当局解决问题的能力备受很大的怀疑。北京市政府最近在官网上将雾霾问题归类为“自然灾害”,被认为是当局另一个逃避灾难责任的企图令很多人感到愤怒。

自2014年以来,中央政府已经宣布了“向污染宣战”的方案,但几乎没有明显的效果。从那时起,污染纪录多次被打破,就像本周是历来最多的城市宣布“红色警报”。政府最新的解决方案是在雾霾城市部署水雾炮,但效果非常有限。与此同时,媒体也控制和压制对那些在线发表关于政府处理雾霾危机的批评或笑话。

2014年,北京市长王安顺说,如果2017年空气污染危机没有解决,他会“提头来见领导”。无数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官方承诺,他们只想安抚公众,但只会越来越糟糕。

自我失败

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在2020年前五年计划将耗资2.5万亿人民币(3,600亿美元),比2011-15年期间增长了39%。 目标是在2020年27%的发电来自可再生能源。

但是,对这些投资缺乏任何协调和民主监督──资源和投资决策被与官商勾结共同体所劫持──意味着中国的绿色投资往往是自我毁灭的。雾霾打击了许多中国庞大的太阳能发电场的产能。科学家们警告说,在一些北部地区,巨大的风电场减少空气流通,令雾霾问题更为严重。

最近的研究还表明,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或今年的杭州G20峰会等活动之前,政府提前清理空气污染的临时措施,实际上对空气造成了更大的长期破坏。这是由于几个因素,包括制造污染的工厂只是暂时关闭,但之后产量会急剧反弹。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虽然『政治蓝天』很容易实现短期修复,但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代价,并不能真正解决雾霾问题。”该研究主要负责人北京大学郭锋向《南华早报》表示(2016年12月9日)。

不满雾霾污染的群众为北京动物园的雕像戴上口罩。

重回煤炭

雾霾爆发背后的最大因素似乎是今年的煤碳用量急剧增加:在发电站、重工业工场及家庭冬季供暖的主要能源来源。这是政府刺激措施的结果,大城市形成疯狂的房地产泡沫而令市场回暖。

“但不幸的是,在过去九个月中,政府的经济政策刺激了一些重工业部门,造成北京的严重污染。”绿色和平的全球煤炭运营高级副总裁Lauri Myllyvirta说。

在高盛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今年前十个月,煤炭产量从2015年的水平下降了10.7%,但煤炭价格上涨了80%。煤价反弹促使政府取消生产限制,从而导致11月比10月煤炭产量增长9%。

“成都,请让我呼吸!”图片在成都抗议活动期间于内地社交网络上流传。

反污染抗议

与其关心对抗污染问题,中共独裁政府倒不如更关心打压反污染抗议。在成都整个城市被雾霾笼罩,12月8当局对青年人抗议进行了大规模的镇压。当地人将污染恶化归咎于彭州市的化工厂产生过量的二甲(PX)。2013年民众就是针对PX而进行大规模抗议,但当时未能阻止彭州化工厂发展。

有八名艺术家在成都被捕,他们在当地举行了一场非常简短的街头表演,表达反对污染。还有些活跃分子在市中心的雕像上放置面罩。在社交媒体上有人号召抗议,成都市的大广场因此被警方封锁了三天。“成都的空气污染真的很严重,我一直感觉不舒服。我一直咳嗽…我们想采取一些行动,我们应该站起来。”被捕的艺术家之一向《英国广播公司》表示(2016年12月13日)。

类似的抗议活动也在西安市同时爆发。《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表示,这标志着一个“异常巧合的小规模抗议”。在中国各城市爆发过规模大得多的抗议活动,有些是数以万计人参加,反对建设高污染化工厂。在6月份,湖北省钱江市的一家俄罗斯农药制造厂,就发生过万人抗议。社交媒体上流传当中的抗议照片,显示大量人群举起雨伞──香港民主斗争的象征。根据一些官方调查,高达三分之一的中国“群众性事件”与污染问题有关。

在最近几个星期,一个网上贴图将中共“为人民服务”的口号改为“为人民服雾”,受到网民广传!愈来愈多人面对“呼吸权”受到侵犯,透过政治反讽和幽默对“呼吸权”表达不满。

社会主义者的立场

社会主义者强调要将反污染斗争与建立中国独立工运联合起来。这两者都是对独裁统治的挑战,也挑战到资本家追逐短利的经济模式。污染危机只能通过一个真正民主的政治制度结束。这制度不是由企业支配的“民主体制”那样。这场危机是全球性的,只能通过全球团结和打倒资本主义的行动来解决。

中国劳工论坛争取组织自由及全面民主权利,也为民主公有大公司和金融机构奋斗,创建社会主义计划体制来保护地球。

2016年6月27日湖北潜江市群众游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