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麽要重建一场具战斗性的民主运动?

2017年4月22日 下午 11:15Views: 11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2014年北京终於撕破面具,宣告普选的「死亡」,但在雨伞运动旳高峰後,香港的民主运动遭受了挫折并陷入低潮。

中共惧怕民主的程度,犹如魔鬼害怕圣水一样:皆因在香港的民主让步都可能触发骨牌效应,导致其亡党。

因此,任何与专制当局达成妥协的幻想,就如叫魔鬼沾一点圣水一样,都必定会以失败告终。不幸地,泛民主派的领导们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结论。北京愈加打压,他们却愈想向「皇上」请愿,以求妥协。

自下而上斗争是唯一出路

我们需要紧急地改变这个政治方向,首先认清楚现实,摒弃泛民的妥协狂想。社会主义行动主张重建民主斗争,建立一个战斗性的基层运动,并通过选举产生的委员会又下而上地民主控制。

这是一个激进的转变,改变一直以来精英「大台」丶自我钦点的「领导」丶由NGO和政客决定所有重大决策的方式。

雨伞运动的最大弱点就是,虽然人数多,但却缺乏清晰的领导和纲领──包括需要将运动蔓延到中国大陆。本土派特别反对这一想法,而他们正是缺乏战略的表表者。

中共和资产阶级正不断需要透过采取反民主的手段来维持其超额利润,因此除非出现一场能够推翻中共及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否则香港难以独善其身赢得民主改变。

民主运动的最有力武器是一个推动社会主义政策的工人阶级新政党。从70年代的葡萄牙和希腊,到80年代的巴西和南韩,有组织的工人都是推翻独裁专制的中坚力量。

一场在香港的战斗性民运要将民主议题连结到就业机会丶工资提升丶房屋危机等,并将财团及银行民主公有化来应付社会开支。这样肯定会在中国大陆得到回响,并会发展成一股不可抵挡的革命力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