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外劳-对抗剥削中介

2017年4月24日 下午 10:33Views: 20

Kobumi(外劳社群)是一个为反击违法中介公司而建立的香港外劳组织,成立于2014年11月。本刊编辑Vincent Kolo与该组织的两名活动者Ilalang Victoria和Iis面谈。“一开始我们联合了一群受害者,被中介滥收费用的受害者。”她们解释道:“我们组织起来向中介公司抗议,结果我们胜利了。”

自那之后,Kobumi的活动者每星期的周日在公园开会,组织她们的活动。她们从一小群人开始,逐渐增加成员数目。在国际妇女节,她们在铜锣湾举行了一场色彩缤纷的集会。

我们会面时,刚好Ilalang.Victoria和Iis从印尼驻港领事馆外的抗议现场回来。Kobumi组织了一场针对印尼佐科维(Joko Widodo)政府的抗议,因为他拒绝撤销中爪哇省南旺县一家水泥厂的建设许可。这家水泥厂把农民从他们的土地上赶走,并对环境造成大面积破坏。该国贫富差距之大居东南亚之首,劳苦大众正在遭遇越来越多的打击,这场“南旺抗争”是全国许多斗争的典型例子。

南旺抗争中一名女抗争者死亡,引发了各地(包括香港)的声援行动,由Kobumi所隶属的左翼政治联盟“印尼人民团结抵抗”(PPRI)发起。

被中介设套

香港的私人中介公司长期以来大量犯下滥费用等非法恶行。政府政策往往有利中介公司,捆绑着印尼移工。“最终来说,我们要取消中介公司,但是眼下我们正在为外劳争取选择权,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绕过中介直接受雇。”Ilalang Victoria说。她们解释道,印尼政府的政策只在续签合同时才允许直接雇用。“这是假让步。”Iis说:“只能是相同的合同和雇主(才能直接雇佣),如果换雇主还是必须经过中介。”

外佣经常受到身体虐待乃至性骚扰,在2014年印尼外劳Erwiana事件中可见一斑,因此我们讨论到职安健受威胁的问题。“这问题源于雇佣同住条例(香港法律要求外佣与雇主同住)。不过今天的外劳比以前更勇敢了。”Ilalang Victoria说。公众对Erwiana等案件广泛关注,而群众抗议提高了香港外佣的信心。“如果虐待事件发生在今天,外劳会直接致电像我们这样的组织寻求帮助。”Iis说:“所以我们可以监察此类事件。”

我问她们,是不是因为现在外佣更加了解自己的权利。“是的,而且我们不指望印尼领事馆做这样的工作。这是我们作为外劳自己的责任。”她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