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被判监六年令人惊愤

2018年6月28日 上午 12:53

政府想借“旺角暴动案”审判恐吓年轻一代抗争者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曾经的本土派成员梁天琦被判入狱六年,让香港人无论老少都感到震惊和愤慨。另外八名同案被告也被判重刑。同样被裁定暴动罪成的卢建民将入狱七年。

这些判决是史无前例的。许多被告的刑期甚至比六七暴动领导人还要长。六七暴动导致51人死亡,并使用了过千枚炸弹。

社会主义行动从未鼓吹或者支持说暴动是政治斗争的方式之一。但是和大多数普通群众一样,我们不接受政府对于旺角事件的描述。政府一再拒绝像双十暴动和六七暴动之后那样,成立调查委员会去调查事件真相。

马丁•路德•金说,暴动是“被忽视者的语言”。暴动的发生往往意味着,有组织的集体斗争由于各种原因遭到失败或者走入歧途。

前特首梁振英基于对民主运动的敌视,当时定性初一骚乱为“暴乱”。而且政府想利用旺角事件打垮本土派,进而打击整个反对派。更有甚者(但并不令人意外),中共高官甚至说旺角骚乱是“恐怖主义”。当时梁振英在Facebook上发表狠毒的言论,指如果是发生在其他国家,“警察极可能枪杀暴动份子”。

不幸的是,本土派将自己送到了政府的枪口下。这是因为他们松散丶缺乏组织,而且也没有真正的社会基础(社交媒体上的键盘战士的人数并不能反映参加有组织的抗争运动的人数)。

而且,所有主要的本土派团体都敌视其他群体,例如以种族主义对待内地平民丶以宗派主义对待民主运动的其他派别,令他们自己陷入孤立。梁天琦为上庭辩护和制造舆论以减轻判时,在一定程度上疏远了本土派,转而向泛民寻求支持。这大概也不是偶然。

相关阅读 ➵ 香港未来的讨论

本土派思想在年轻人当中仍然很普遍,而且可能因为资产阶级建制派无休止的政治打压而壮大起来。但是本土派很可能会保持无组织丶“无领导”的状态,无法真正威胁到独裁政权。

尽管社会主义行动反对本土派的政治思想和行动方法,但我们也毫不犹豫地谴责“旺角暴动案”的严厉判决。

政府不仅想要击垮本土派,而且想威吓整整一代年轻人。无论是国歌法还是重推洗脑教育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政府想要传达这样一种信息:“激进主义”会受到惩罚,不要无谓抵抗威权统治。世界各地的专制政权都使用这种方法,但从未成功。

“旺角暴动案”审判:对司法公义的嘲弄

香港法院对于“旺角暴动案”的判决是有史以来最严厉的。

不同于双十暴动和六七暴动,旺角事件并没有造成死亡,也没有抢劫或者严重损毁财物的行为。所有的怒火都只是针对警察,因为在雨伞革命里,警察执行政府的政治命令去攻击示威者。

目前已有25人因参与旺角骚乱而被裁定罪成,他们的刑期加起来多达71年。其中18名被裁定暴动罪成的被告的刑期平均为三年零八个月。双十暴动造成59人死亡,但被裁定暴动罪成的人最高刑期也只有两年。

被判入狱四年零三个月的莫嘉涛在被捕时只有十七岁。法官无视感化官的建议,判患有自闭症的吴挺恺入狱两年零四个月。

林郑表示这场审判“完全没有政治成分”,除了建制派的忠犬之外大概没有什么人会相信。中共想利用这场审判猛烈打击整个香港民主斗争。

就像所有镇压性的统治制度一样,这些措施最终也会对中共和傀儡港府造成反弹。人们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地看到,警察丶法院丶“议会”(如果它称得上是议会的话)丶以及名义上“中立”的选举事务处职员等国家机器都是残酷丶贪腐的政权的镇压工具。警察在雨伞革命中空前的非法暴行,永久地摧毁其公众形象。

同样,法院被公然用来打击民运人士,严刑处罚梁天琦等人,也在令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司法制度感到愤怒并失去信心。

我们必须从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从而重建群众性的民主斗争。这场斗争要想胜利就必须要有革命的丶社会主义的钢领,让人们看到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和国家机器都是腐朽的丶不民主的,“改革”和小修小补无法带来真正的改变,只有彻底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击败现在的镇压。

相关阅读 ➵ 泛民补选受挫 对民主斗争有何影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