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新总理迅速改革 试图平息社会和政治动荡

2018年8月11日 下午 2:31

必须利用这个机会组织独立的基层群众运动,组织民主工会和能够挑战政权及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力量

Temesgen Bekele Aga  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

在过去三年中,埃塞俄比亚经历了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动荡,几乎全国各地均发生过抗议。人们已经受够了不公正、虐待、杀戮和逮捕。为了摆脱普遍的困境,人民一直在要求政府改变政治和经济政策。

由于国内外抗议活动的巨大压力,埃塞总理德萨莱尼(Hailemariam Desalegn )被迫于2月15日宣布辞职。随后,执政联盟埃塞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PDRF)两年内第二次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由四个政党组成的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已统治埃塞长达27年,而这个联盟实际上完全受其中一方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的独裁控制。

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执行委员会举行了一次长时间的秘密会议。一个月后,他们选任41岁的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为新的党主席兼埃塞总理。

艾哈迈德是奥罗莫人(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民族,约3200万人),来自奥罗米亚地区。他青年时期曾参军,后来升至中校。他还担任过各种政府职务,包括科技部长和奥罗米亚州政府主席和副主席。

2016年8月以来,奥罗米亚一直是群众抗议活动的中心。他们以青年为主,反对政府为了扩大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而掠夺土地,已有数百人被国家安全部队杀害。抗议活动蔓延至整个奥罗米亚以及第二大地区阿姆哈拉和首都。

抗议者不仅反对掠夺土地,也反对政权本身。尽管过去10年埃塞的年均经济增速达到10%,位列非洲(也许是全球)第一,但大多数人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仍依靠小规模自给自足的农业为生。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仍然很高。

长期以来,政府残酷镇压所有反对派。在2005年,明显赢得大选的反对派遭到取缔和镇压,数百人遇难。今天,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包揽了“议会”所有席位,任何反对派都被定性为“恐怖分子”投入监狱。这个政权在国际上的支持者——美国、欧盟以及最重要的中国都默许了这种独裁统治。

阿比的“和平之旅”

阿比当选后访问全国各地,想要以“和平之旅”平息各地的社会和政治动荡。他因为宣扬埃塞俄比亚民族主义思想而受到广泛欢迎,这与过去27年来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煽动国内民族对立的政策大相径庭。自从今年4月阿比就任总理以来,许多过去手握大权、高高在上的政治领导人、军事和情报主管被降职或解职。

阿比还出访了苏丹、肯尼亚、埃及、索马里和沙特阿拉伯。除恢复外交和政治关系外,他令这些国家监禁的数千名埃塞人重获自由。埃塞人认为这一做法意味着埃塞俄比亚民族主义的复兴,让本国公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受到保护。

然而,阿比也并非没有受到批评。当他促使其他国家释放埃塞囚犯时,埃塞本国监狱里仍关押着的数千人,其中许多人是记者、反对党领袖及其支持者、宗教领袖等等。在多场社交媒体运动和多次示威后,阿比政府释放了数千人,包括政治领袖和记者。阿比政府还撤销了对一些海外侨民政党领导人以及侨民媒体的指控。

他邀请反对派政党领袖、记者(包括那些被他释放出狱的人)到他的官邸,请他们为了团结埃塞俄比亚和扩大民主制度而与他合作。阿比还邀请所有海外埃塞政党回国和平地开展活动。一些政党接受了他的邀请返回国内,例如奥罗莫民主阵线(ODF)。

这些措施进一步增加了新政府的认受性。埃塞内阁6月2日决定提前两个月解除全国紧急状态。政府表示,该国的和平与安全状况已得到了很大改善。

埃厄和平

阿比说他想要解决与厄立特里亚的冲突。他呼吁和平,表示有意接受1998 – 2000年战争后的《阿尔及尔和平协定》。该协定将有争议的巴德梅市(Badime)划给厄立特里亚。厄立特里亚政府对埃塞俄比亚的和解意愿作出了积极回应。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Isayas)宣布计划向亚的斯亚贝巴派出代表团,讨论埃厄和平问题和《阿尔及尔和平协定》。

但许多埃塞人不同意把巴德梅交给厄立特里亚。首先发起示威反对这一决定的就是巴德梅居民。他们说:“昨天、今天、明天,我们永远是埃塞俄比亚人!”随后示威活动蔓延至提格雷地区。

私有化计划

阿比政府的另一项重大计划是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埃塞电信公司、埃塞航空公司、埃塞电力公司和埃塞航运公司的股份将被出售给本国和外国资本家,但政府仍将持有多数股权。到目前为止,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一直试图效仿中国,由国家(军队和政党)控制经济,同时以受过良好教育的低薪且无工会组织的工人吸引跨国公司投资。埃塞政府改善了基础设施,其中多数是利用中国的贷款和公司。与此同时,埃塞一直是美国坚定的军事盟友。所有这些改革都是在阿比上台后短短三个月内完成的。不过他尽管倍受欢迎,但也受到一些批评。仍有一些人因为自己的种族而遭到杀害和驱逐。一些民族之间也存在着致命的种族冲突。

一些团体表示,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任命阿比担任总理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直到今天这一直是它最重要的目标。而另外一些团体(包括国内外的反对党领袖)则表示埃塞俄比亚人民必须支持阿比,因为他有一个出色的方案可以将埃塞俄比亚民主化,并使埃塞和整个非洲之角实现团结和稳定。

分裂的政权

人们认为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已经分裂为亲阿比和反阿比的两个阵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同意任命阿比是为了平息群众抗议。然而,他们还是更需要像前总理德萨莱尼这样完全听命于他们的傀儡。不过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是不会受到质疑的。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的其他成员都是依靠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才得以存在。然而,阿比比解放阵线领导人走得更快、更远。他们公开批评阿比在宣布重大改革之前没有和他们商量。

6月23日,当政治和人权活动人士组织集会表示支持和感谢这位新总理时,紧张局势就表现出来了。在这一天,成千上万人从全国各地聚集到亚的斯亚贝巴的梅斯克尔广场,参加和平的声援集会,支持阿比的改革议程。支持者穿着带有阿比照片的衣服,手举“同样的爱,同一个埃塞俄比亚”、“团结”等口号。

在游行中,阿比身着印有非洲地图和曼德拉黑权礼照片的T恤衫,发表了一段感人的演说。但演讲刚刚结束时,一枚炸弹在离阿比不远处爆炸,至少有两人死亡,数百人受伤。阿比在国家电视台上称爆炸事件是为了阻止埃塞俄比亚团结起来。他说这是“精心策划的袭击”,不过没有成功。

第二天,联邦警察总署署长告诉国有埃塞广播公司:“梅斯克尔广场袭击事件被捕嫌犯已达到30人。”据官方消息来源称,包括亚的斯亚贝巴警署副署长在内的9名警官因安全失误而被捕。

埃塞俄比亚的未来有诸多可能。阿比将度过一个蜜月期,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还在观望。到目前为止,阿比还没有改变臭名昭着的反恐法,也没有指控任何曾实施大屠杀和大规模逮捕的前任领导人或官员。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没有受到影响,仍然控制着安全机构。举行新选举或修改选举法的日期也没有决定。

其他国家的抗争和起义(如“阿拉伯之春”)已经表明,仅仅是政权高层更迭是不够的。只要经济和国家机器仍处在资本家和军方控制下,人民的愿望就永远不能实现。当埃塞俄比亚重新爆发大规模抗议时,无论执政的是否是阿比,政权都可能在某个阶段重新点燃种族分裂和冲突。而且阿比尚未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奥罗米亚地区与索马里地区交界地带发生的杀戮事件。

群众抗议迫使政府做出一些改变。必须利用这个机会组织独立的基层劳动群众运动,包括组织民主工会和能够挑战政权及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力量。埃塞俄比亚需要一个革命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