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商家與倫敦奧運會

2012年八月月22日 上午 6:45Views: 16

用金錢堆出來的運動秀

梅納·泰因(Manny Thain) 《今日社會主義》(Socialism Today)首發,有刪節。 《今日社會主義》是工國委(CWI)英國支部的月刊雜誌

2012年奧運會在倫敦舉行,並在7月27日以一個全球約有十億人收看的開幕式來宣告開幕。在表面輝煌的運動之後,梅納·泰因(Manny Thain) 關注到了地球上最偉大的運動秀中無處不在的商業化和日益增加的國家機器的鎮壓。

今年的奧運會和殘奧會打破的不僅僅是體育競技的世界紀錄。被許諾將留下的遺產的承諾,諸如合理的住屋開支、體面的就業機會、增加的參與體育活動的閒暇空間等等,亦一一被打破。

這一切都始於一個謊言:倫敦奧運會將只耗資二十四億英鎊。但這數字絕不可信,因為它沒有包括增值稅和安全支出。加上這些費用,倫敦奧運總計要花費三十九億英鎊。包括了20%於支出的四億八千萬鎊增值稅,以及約十億英鎊額外的安全開支。

然而,到目前為止,奧運會預算已延伸到93億英鎊。這一個巨大的騙局實際上就是對英國負擔了最主要直接稅和間接稅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的敲詐。

政府(通過納稅人)已經支付了62億英鎊,其餘則來自彩票(實際上就是對最窮的家庭開的間接稅)。儘管私營部門會將資金投放到一些重大的建設項目,但英國下議院的公共帳目委員會估計只有不到2%的奧運預算來自私人資金。

負責籌備奧運工作的倫敦奧組委(LOCOG)提出了另一個二十一億英鎊預算負責開幕式等表演,當中三分之二來自大企業的讚助。

倫敦奧組委得到了國際奧委會的捐款。其餘則是來自門票和商品的銷售,再次,則主要是出於我們的口袋裡。倫敦奧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曾經是一個金牌運動員,同時也是前保守黨國會議員,Nike運動鞋的“世界大使”,以及一名千萬富翁。

贊助商

國際奧委會主要的讚助商每戶都在一份十年期的合約上支付每年超過六千萬鎊。這就是資本主義世界,這些金錢投資的回報就是讓這些公司掌握更巨大的力量。換言之,這些合約背後,奧委會以強硬的力量,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保護贊助商。比如,非贊助商使用如“奧林匹克”、“五環標誌”或奧運會格言都是屬於違法的。

為了保護廣播公司的利益,觀眾不能上載任何奧運會的照片到youtube上,或在社會媒體中上傳奧運村內的照片。 Twitter將阻止非贊助商刊登有#London2012字眼的廣告。連運動員都不能上載影片或錄音。

現在還不知道法律在這一問題上針對個人會多嚴格,但是迄今所留下的印像是當局絕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人。

同時,外界無法得知所有比實的門票分配的細節。科男爵和他的同夥們拒絕提供這些訊息。唯一肯定的,越受人關注的比賽,分配也就越有利於官員和讚助商。

《衛報》報導,在男子100米田徑決賽中,八萬個座位只有二萬九千個(36%)向公眾提供。至於單車場地的總決賽,六千個座位亦只有二千五百個公開發售。

即使遲至比賽當天,如果你與代表世界上參賽的204個國家的54官員有良好關係,你也可以得到一張票-這是一個蓬勃發展的黑市票交易的來源。國際奧委會已被迫宣布對此事進行調查,但調查報告可能被拖延至奧運結束之後。它顯示了世界運動管理當局的腐敗狀態,是由一群不負責任的特權集團所操縱。

“奧運大家庭”

London Olympics 1

對所謂“奧運大家庭”的七萬名成員-當中包括官僚、運動員、媒體、各類商業公司-的特權優待不會僅止於此,以確保運動員得到特別照顧。

然而,他們至少在運動會上發揮了有價值的作用。但張開紅地毯,恭迎一眾嬌生慣養、臃腫不堪的官僚卻又另當別論了,其中一些甚至來自世界上最殘暴的政權。

他們將得到獨家的邊境管制通道以加快通關。他們將在那些掙扎於倫敦交通中的“小人物”身旁的特殊車道呼嘯而過,前往體育場館和上等的套房。運輸官員警告說:首都的居民出行將受阻100天。

當公務人員的夏季休假被取消後,政府再度增聘了額外585名臨時公務員。然而,民黨與保守黨聯合政府自2012年以來已經從英國的邊境部隊中裁減了880個職位。一旦奧運會結束,利刃將再次揮下,並於2014/15解僱1550名工人,共佔整體6440工人的18%。

傳統的觀念上,你可能會認為這是會直接地增加民眾參與體育運動為目的。一半工作會由田徑場上令人難以置信的表現而完成。

但政府已經放棄了在2013年讓額外一百萬人參與體育運動的目標。

對比2007-08年度,2010-11年定期游泳的人數實際上下降了435,000人,參與網球、足球和橄欖球的人數也在下降。其中16至19歲的年齡組別更下跌了超過十萬人,跌至825,900人。

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從新工黨手上搶過指揮棒,實行其變賣學校操場的政策,令年輕人面對非常糟糕的情況。自04年以來,學校的體育預算已被從二億一千六百萬英鎊削減到現在只剩三千五百萬鎊,而且還有3,400名體育教練被解僱,以及用來資助1,300個操場的資金被否決。

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還有一張空投支票說要投入對殘疾人士的支援以擴大他們的體育參與程度。目前,有18%的殘疾成年人每週運動超過30分鐘,而健全的成年人則有38%。政府計劃從2013年開始以個人付款方式取代殘疾生活津貼(DLA)。

殘疾生活津貼大約有三百二十萬人免入息審查地享受,每星期20至131.5英鎊。它可用於資助殘疾人的交通、裝備設備、健康和其他額外需求。它一直是幫助殘疾運動員參與運動和競技的關鍵。

源訊醫療服務(Atos Healthcare)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被稱為“英國領先的職業健康服務提供商”的源訊醫療(Atos Healthcare)得到一份每年接近於一億英鎊的合同,每週為11,000名申請人進行測試。

理所當然地,源訊受到將五十萬人排除在福利體系之外這一目標驅動,而將許多殘疾人士鑑定為適宜工作。這導致數千人因為錯誤鑑定而被拒絕提供福利保障。更為雪上加霜的是,源訊本身是殘奧會的一個主要贊助裔,在十餘年間支付了6,200萬英鎊。

另一個問題是這奧運會曾被稱為“有史以來最道德的”。但在五月六日2012公平競技運動(2012 Playfair)的報告卻指出2012奧運會採用來自血汗工廠生產的商品。

報告列舉了Adidas供應商在菲律賓和中國工廠虐待工人的情況,和時尚品牌Next運作的工廠在臭名昭著的斯里蘭卡自由貿易區的情況。沒有一家工廠允許工人成為工會會員。

另一家贊助商陶氏化學(Dow Chemical)向國際奧委會資助了六千三百萬鎊並提供價值七百萬鎊的包裹材料保護奧運會場。該公司在一九八四年於印度博帕爾釀成一場毒氣和化災難,造成二萬人死亡,數十萬人受傷,至今仍然拒絕承擔任何責任。災​​難的受害者和家屬於美國和印度仍然對此進行法律行動。

被列入黑名單的英國建築工人也針對奧林匹克公園舉行了許多抗議活動,因為其將真正履行使命的工會排除在建築工地將之外。

倫敦奧運會和殘奧會確保留下的一份遺產是國家鎮壓權力進一步加強。針對此次賽期進行的保安工作是英國國內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規模最大的。

除了一萬三千五百名軍隊和數以千計的警察外,還有四萬八千名私人保安人員。 G4S公司培訓了23,700人,並另有一萬人參與執勤,整個合同據說價值二億八千四百萬英鎊。

奧運會將保安工作高度私有化,進一步破壞了當地社區的權責。

要理解奧運會和殘奧會騙局的一個中心是其如何贏得舉辦權和之後如何彌補這些漏洞的。

倫敦贏得申奧之前,切而西費爾德地產公司(Chelsfield Property Company)計劃在倫敦東部的紐漢區的斯特拉福德(Stratford)建立一個巨大的購物中心。在2004年,它被三家公司所收購:世界上最大的購物中心運營商威勢飛(Westfield);溫布利大球場營建商(Multiplex);20世紀90年代在俄羅斯經營地產的魯本兄弟公司( Reuben Brothers)。

市民的支持被認為是任何申奧成功的關鍵。因此,先是奧運會申辦委員會(OBC),然後由科爾勳爵,要求Telco(東倫敦社區組織The East London Communities Organisation – 現在的倫敦市民London Citizens)的支持。

整個東區,包括周圍80個社區和宗教團體的支持,Telco有一點點的影響力。它制定了“道德奧運協議”,包括廉租屋的需求,為當地人民、教育、衛生和符合倫敦水平生活工資的工作機會。該協議於2004年由肯·利文斯通(倫敦市長),和工黨的倫敦市議會議員約翰·比格斯(John Biggs),倫敦發展署副主席共同簽署。

奧運會申辦委員會在申奧成功後就被棄置一邊,同時被拋棄的還有當時作為主要賣點的斯特拉福德的重新開發計劃,包括對其他奧運舉辦市鎮的發展計劃:倫敦塔和哈姆雷特市鎮(Tower Hamlets),哈克尼(Hackney),瓦爾珊弗力斯特(Waltham Forest)和格林威治(Greenwich)。奧運的籌備事宜交付予奧運籌備管理局(ODA) 這一半官方機構,它成立於2006年以規劃奧運的設施和發展。但它拒絕與東倫敦社區組織會面,也不承認它尚未成立時就已簽署的社區計劃協議!

London Olympics 2

同時,威勢飛(Westfield)購買了其他公司的股份。把住房開發權轉移給了房產開放商Land Lease。這個時候,次貸危機若隱若現。房產開發商Land Lease的協議的崩潰,這也拖延了威勢飛Westfield購物中心的工作。

新工黨政府當時正準備英鎊500億英鎊的救助方案和將部分銀行國有化,因此五十九億鎊公帑注入了奧運項目。政府同意資助的奧運村,收購管理Land Lease。另外政府支付給威勢飛兩億英鎊的公共資金,用於修建通往商場的道路。

再一次地,政府從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頭上敲骨吸髓收稅並把錢交給一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地產及建築公司。

在奧運結束後,500英畝的奧林匹克公園將於2013年重新開放,並命名為伊麗莎白女王奧林匹克公園。這是在倫敦自維多利亞時代修建的第一個公園,也是那時以來第一個被稱為皇家公園的公園。但倫敦其他八個皇家公園都建於1851年,伴隨著官地法案的通過。

皇家公園由維多利亞女王轉移為公共所有。相比之下,奧林匹克公園和其產業將由私人運作。

奧林匹克公園遺產公司(OPLC)是半官方機構,負責管理園區。瑪格麗特·福特女男爵(Baroness Margaret Ford)所主持,它已經將運動員村出售予卡塔爾王室為首的一個財團,併計劃拋售公園的其他地產。

私人經營

奧林匹克公園遺產管理公司(OPLC)將被另一個政府資助的半官方機構倫敦遺產發展公司(LLDC)替換,其將在更為廣泛的地區內擁有更大的權力。這意味著,倫敦東部的很大一部分地區將由私人運作,而不在地方政府的有效控制內。

遺產發展公司之前承諾將在奧林匹克公園內至少建設一萬一千座房屋,當中有35%是屬於“可負擔起”的。但現在,到底有多少能真正兌現仍是未知之數。

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今年4月份新的政策變化意味著所謂的“社會住房”(主要由住房協會提供的住房補貼),允許收取租金提高到市場租金的80%。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增長。

倫敦的紐漢市鎮(Newham Borough)包括倫敦十五個最貧困的地區中的十三個。整個市鎮近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70%的兒童生活在低收入家庭中。有32,000戶家庭在市鎮議會等待“社會住房”的名單上。當地人別無選擇,只能租住私人住屋。

結果就是,即使奧林匹克公園裡有所謂“可負擔起”的住房,那麼對紐漢市鎮和其他奧運地區市鎮的絕大多數人而言,也只有少得可憐的人才能負擔得起。

奧運會和殘奧會是慶祝和體驗技巧、速度、力量和耐力的鼓舞人心壯舉的場合。

對於運動員和觀眾而言,他們有機會一起參與一個盛大的派對,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目光會關注這一切。可是資本主義制度只有短期利潤的眼光。

對於跨國公司們而言,奧運會只是一個巨大的商業促銷的機會。他們在那裡發號施令,並且得到了腐爛的政治體制和腐敗的官員的支持與慫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