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工會選舉背後隱藏了甚麼?

2013年三月月24日 下午 2:49Views: 73

允許獨立工會,還是控制工人抗爭的激進化

張蜀杰

今年二月初,資產階級媒體《金融時報》報道:擁有120萬工人的富士康稱,計划在工廠建立「真正工會」。據稱,本月的春節過后,富士康將開始培訓中國工人投票選舉自己的代表。新一屆工會選舉將不會受到公司管理層的影響,年輕的工人們將自行選舉出認為可以代表自己利益的廿名工會代表和一名工會主席。一屆工會代表的任期為5年。(2月3日, 「富士康計划中國工廠的工會選舉」,《金融時報》)

表面上看,似乎在全世界都在打擊工會的時候,血汗工廠富士康則將到帶領中國工人階級建立真正代表工人的工會了。

連環罷工威脅資方

在 血汗工廠的工潮烽煙四起下,富士康早已聲明狼藉。2010年數十名工人跳樓,富士康從此惡名昭着。去年,各地的富士康工廠開始紛紛發生罷工。其中較大的事 件有,去年9月,太原富士康發生有保安毆打一名女工,而導致兩千工人暴動,工廠暫時關閉。2012年10月,鄭州富士康數千工人罷工。

今 年年初富士康也發生數宗的工人罷工和抗議。據網絡報道,1月10日,江西宜春丰城市,富士康新海洋精密組件,數千工人罷工,抗議工資待遇太低。翌日上午, 上千工人走上105國道,導致交通大堵塞。當局派出數百名特警、防暴警察到場維穩,隨后暴力清場,噴射水槍及辣椒水,多名工人被打傷和被捕。

今 年1月22日,北京大興區亦莊經濟開發區,富士康電子廠三期產線員工發起罷工,抗議北京廠區不發年終獎及薪資不漲。北京富士康於2000年開建,2002 年投入營運,現有員工15,000人。翌日,河南鄭州航空港區,一群富士康工人堵塞新鄭綜合保稅區的海關入口,抗議富士康「欠薪」,并拉起一面寫着「富士 康!!還我血汗錢!!」的大橫幅。富士康在鄭州有三個廠區,最大是航空港廠區,員工約二十萬人。據鄭州富士康的員工透露,由於蘋果5銷量不好,近期公司大 規模裁員四至五萬人。

富士康怎會允許獨立工會?

那么,為什么如此血汗剝削工人的富士康,還要讓工人選舉工會呢?

正 如上一期《社會主義者》雜志稱「面臨很多群眾抗爭的中共當局,對於罷工也無法像以前一樣一味的鎮壓。很多時候政府以勸說和威脅的方式迫使工人停止罷工和組 織工人上街,很多時候資本家不得不作出讓步。同時中共官僚和資產階級也在嘗試通過收買部分工人和利用官方工會等方式防止工人抗爭激進化。」(2013年1 月,《社會主義者》第19期,「震驚世界的烏坎抗爭一年之后」)

而《金融時報》一篇文章也稱:「此舉是富士康全槃努力的一部分,其目的是針對頻頻發生的工人抗議、騷亂、罷工以及勞動力成本飆升,微調其龐大的制造業務。北京方面也在鼓勵勞資雙方進行集體談判,以求遏制愈演愈烈的不安定局面。」

實際上富士康進行的選舉并沒有突破《工會法》的框架。這樣的選舉以前也在其他工廠進行過。實際上富士康將進行的選舉更多是一種形式。

很 多如富士康這樣的制造業工廠里,工人之間很少交流,由於人員流動頻繁,很多工人甚至都不認識自己寢室的室友。因此怎么才能讓長時間工作的工人了解候選人, 選舉出二十名工會代表和一名工會主席呢?富士康的回答是:春節過后,公司會開始培訓中國工人投票選舉自己的代表。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干預手段,只不過換了一 個體面的說法而已。

而且工會代表5年一屆,即使真的是普通工人而且資方不主動收買,工時超長的工人難以通過民主程序監督工會領袖。工會代 表長期處於崗位之后會蛻化成官僚,愈來愈脫離普通工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真正代表工人。而同時如果工人對工會代表不滿,亦無法隨時取消其代表身份,重新選 舉。

《金融時報》2月5日另外一篇名為「富士康工會 自由選舉將有助於維持穩定和黨的權力」的文章,更加露骨的表示:「富士康的提議與其說揭示了中國勞工權利的發展,不如說反映了中共領導人在面對城市化、勞 動力短缺和經濟放緩等社會壓力時的務實態度。當局意識到,要使工人們不走上街頭,就要讓他們對工廠事務擁有更有效力的話語權。沒有黨的批准,富士康不可能 考慮自由選舉的想法——中國沒有自由選舉,即便在工作場所也是如此。事實上,仍會有一些重要的約束因素來限制工會代表的自由。選舉產生出的富士康工會領導 人仍需得到官方組織‘中華全國總工會’的批准方可任職。」

「自由選舉的根本意義并不是賦權於工人,而是釋放壓力;否則這種壓力可能引發一 場當局難以控制的不滿情緒大爆炸。就像中國官方對社交媒體的表面容忍一 樣(在公眾的討論變得太具批判性時,中國的社交媒體會受到審查甚至停止運行),工會的行動自由度也是受到限制的。中共執政地位面臨的最大威脅是社會不穩 定。對已在竭力遏制腐敗、恢復公眾對政府信心的新領導層而言,為防止社會不穩定而付出允許工人投票的代價是值得的。」

英國《衛報》也做出類似表示,稱現有的官方組織中華全國總工會無力代表這些工人,威脅到了中國現有的勞工體系。這就最可能是中國政府迫切希望將工人的抵抗制度化的原因:這樣可以通過談判放緩和控制工人的抵抗,防止這股力量演變為暴力沖突。

對 於富士康通過選舉工會防止工人抗爭失控(激進化),或者當局試圖通過集體談判來遏制工人斗爭的企圖,社會主義者應該如何對待呢?社會主義者支持任何有利於 工人階級和貧民人士的改革,這些改良不是資產階級的恩賜,而是工人斗爭迫使統治階級作出的讓步。他們害怕工人斗爭激進化,將威脅整個資本主義制度。但同時 社會主義者也指出,只要資本主義制度仍然存在,如果工人斗爭不夠徹底,所有的改良成果都可能會失去。工人階級需要建立自己的組織和為一個社會主義替代方案 而斗爭。

另一方面,和西方「勞資合作」的戰后經濟發展期相反,當前中國和世界都處於經濟危機之中,資產階級面臨市場萎縮和債務高企。他們 并不希望也不能提供任何實質性的改良,相反希望加大對工人、窮人和婦女的生活水平和權利的打壓。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將建立真正工會」的富士康就在几天前 通知其大多數中國工廠停止招收新員工,一直到至少在三月底之后。富士康給出的原因是iPhone 5生產需求下降。由於富士康人員流動很大,每天有大量工人離開富士康,因此如果富士康停止招工一個月,將減少几萬工人。而且現在正是春節之后不久,很多移 民工人也并不會回到原來的工廠工作,實際減少的工人很可能更多。

在這樣的局勢下,富士康選舉怎會允許真正的工會自由,允許工人更容易組織反抗?工人對新工會的幻想很快會消失,中共當局將感受到很難通過工會改良來限制工人的斗爭。

工 人在有地下團體和足夠的准備的條件下,可以利用官方工會作為一個可以給他們提供一些有限保護的空殼。雖然今天在中國組織獨立民主工會困難重重,但工人會隨 着罷工斗爭的持續化、規模化、組織化和激進化,對建立(目前只能是地下的)戰斗性組織的意識會日益提高,工運會有所推進。真正的獨立民主工會,必須拒絕管 理層干預,不要服務少數官僚,并要求由工人來控制工會選舉。中國勞工論壇認為,如果這次「選舉」不僅僅只是作秀,就必須包括以下基本條件:

●允許公平自由的工會選舉,由工人自己組織選舉委員會,運行和監督選舉結果
●公司承認工會的獨立地位,不受官方工會約束,并給予體面的運作設施(包括辦事室、印刷機、通訊設備)
●反對政治打壓,確保工人有宣傳自由,各地工廠的工會可以自由組織和聯合
●不要資方和官方工會傀儡!工會代表必須是前線工人,可通過民主程序隨時被召回
●立即在不扣減工資下實現八小時工作制,確保全體工人有參與工會活動的余暇
●通過獨立工會組織工人群眾政黨,取締官方工會,結束一黨專政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