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債務困局加劇危機

2013年七月月11日 下午 2:01Views: 78

北京急速收緊信貸,造成全球金融市場恐慌

文森特.科洛 中國勞工論壇

最近,世界金融市場再次發生動盪。六月十九日(星期三),美國聯邦儲備局宣佈,今年年底會收縮廉價信貸的“量化寬鬆”政策。翌日,由於中國國有銀行體制陷入流動性危機,造成各大金融市場的恐慌,各大銀行拒絕互相借貸。這個信貸短缺的局面,反映對中國債臺高築、不可持續的經濟局面產生恐懼,以及愈來愈依賴既不透明、又無監管的影子銀行。

由於中國貨幣市場凍結,一夜間銀行與銀行之間的借貸利率飆升至突破紀錄,《華盛頓郵報》看到“與最初美國金融市場崩潰時可怕地相似”。《金融時報》上海記者歐陽德(Simon Rabinovitch)評論(2013621日):“直至幾天前,中國面臨即時的經濟危機只是一個大膽預測,只有最大膽的淡友才敢下此判斷。但在星期四當短期的貨幣市場利率升至28%時,預測有危機存在似乎不再稀奇了。”

雖然在央行介入後,銀行之間的借貸成本從高峰處滑落,但在624日(星期一)仍處於苛刻的水準,令全球股市再度滑落。上海股市在624日下滑5.3%,令過去四星期裏市場衰落20%。全球的交易所亦急劇下滑。中國經濟過去五年是全球增長的主要驅動器,支撐著全球能源和商品的高價格,並彌補舊工業化國家的衰退。

降低GDP增長預測

五年前全球危機開始後,全球資本主義變得依賴前所未有的低廉信貸去支撐生命。各國央行將會收緊貨幣刺激政策,造成金融市場的鎮痛。幾星期來經濟數字顯得暗淡無光,然後中國金融市場最近發生動盪,證實了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放緩正在加速。各大預測行,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降低本年中國GDP增長的預測。去年,GDP增長為7.8%,是13年來最低,但數據顯示本周將公佈的2013年上半年的GDP增長很可能進一步降低。很多分析師都懷疑,中國今年能否達到政府目標的7.5%GDP增長。銀行業不穩定令局面增加不肯定性,可能會重創全球資本主義經濟。

多個因素造成流動性危機,令各銀行之間的利率上升。中國各銀行爭相在季度決算前造好資產負債表。再者,價值約1.5萬億人民幣的理財產品將會在六月底到期。這些複雜且很多是“次按”的金融產品近年激增,是由於銀行開發新手段去避開政府限制信貸。今次央行拒絕增加銀行體系的流動性去挽救銀行。

雖然今次情況似乎是政府和央行(PBOC)驅使的,正如BBC稱之為“國家贊助的信貸短缺”,但問題是為何要實施如此嚴厲的措施?“中國領導人似乎要避面泡沫爆破造成的災難,通過一定控制下的小崩漬來避免大崩潰。”《華盛頓郵報》的馬科斯.菲舍爾(Max Fischer2013620日指出。特別政府最近採取各項手段控制理財產品的增長。理財產品是影子金融業的主要範疇,現時估計總值13萬億人民幣。

如果是這樣的話,中國人民銀行採取了高危的對策。雖然這不能完全與2008年雷曼兄弟崩潰的情況比擬,後者觸發了全球信貸危機和金融危機,但今次情況也是政客和央行銀行家為了將紀律加諸金融市場上而拒絕挽救市場。《華爾街日報》記者格力.史提芬就北京立場作出評論:“至少,這似乎是以不顧後果的手段向市場加諸紀律:有風險造成一次違約,或者無意中製造謠言,造成更大的體制問題。”《經濟學人》將之形容為“非常笨拙的手段去控制信貸增長”。

中共統治者是“掌握著局面”的,這想法受到嚴竣挑戰。《金融時報》的歐陽德亦表示:“過去一星期的吵吵鬧鬧中得出的第三個結論是,北京根本不能全權管理中國經濟的。”

過去十天,中國國家媒體充斥各種流言,有指中型銀行破產,也有指在山東和內蒙古等省牽涉“鬼城”投資專案的地方政府機關連串違約。流言滿天飛,令中國銀行被迫發佈聲明否認有貸款違約。更不祥的是,620日彭博新聞報導,央行動用82億美元介入,以助全球最大銀行 – 工商銀行舒困。

中國銀行體系陰雲密佈、流言紛飛,明確的畫面永遠不會浮現。中央當局與名義上受其控制的銀行捲入邊緣政策的遊戲。中央當局上星期關閉流動性的閥門,作出警告以力求節制失控的信貸膨脹,約束銀行對影子銀行領域的依賴。

債務危機

無論即時後果是什麼,近日的戲劇性事件是對中國不可持續又大規模的金融體系不平衡響起了清晰警號。

“我想人們不真正明白的,是(危機)程度已經不止於流動性危機,而是債務危機,因此這不是可以消失的。”北京經濟學者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指出:“他們的現況是,他們整個經濟體是以債務運行的。”

即使中國銀行體系及經濟很大部分是國有的,而且國家由獨裁者運作,令其有自己的獨特性質,但這不會容許中國違反經濟的地心吸力原則。正如《社會主義者》雜誌曾經警告,在目前累積的債務規模下,特別是自從2008年中央政府的4萬億人民幣刺激方案後,中國金融危機只是時間問題。惠譽國際評級公司最近的報告指,相比起隨著刺激方案而來的“現代世界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信貸臌脹,4萬億本身只是冰山一角。

惠譽的報告指,直至2012年末,中國各銀行及影子金融機構的未償還債務由2008GDP125%,上升至GDP200%。《中國證券報》發佈了更高的數字,指金融體系的總信貸高達GDP221%。從2008-12年,整體信貸從$9萬億美元上升至$23萬億美元。“他們用五年複製了整個美國商業銀行體系。”惠譽的北京高級董事朱夏蓮(Charlene Chu)指。

從政府較早前試圖猛烈煞車而起不到作用,可見中央當局失去對信貸膨脹的控制。單單2013年的第一季,中國放發了7.5萬億人民幣的新貸款。正如湯姆.荷蘭(Tom Holland)在2013625日《南華早報》指出:“這比起中國奧運投資暴漲的2007年整年創造的信貸更多。”

注入龐大信貸變得必須,是為了避免舊債變壞,觸發公司破產浪潮及負責累累的地方政府違約。根據法國興業銀行的研究所指,中國公司今年的總利息償還將會達至1萬億美元,多過任何其他國家。

工業領域由於大規模產能過剩而減低了利潤,導致很多新信貸都被用來投機在房產、商品或其他新形的影子金融產品,穀起了金融泡沫。中國的房屋市場有著歷史上最大的房產泡沫,有大批房屋空置,也有“鬼城”破壞風景。

影子銀行擴大

根據摩根大通集團所指,2010-12年期間,影子銀行業的規模上升了一倍,貸款總值36萬億人民幣(GDP69%)。影子金融體主要由“不上資產負債表”的貸款和投資產品組成,由國有銀行制造出來,逃避政府的控制並隱藏不良貸款。惠譽的朱夏蓮估許,影子銀行大約四分之三的交易都直接或間接與主流銀行有關。

引用《博彭通訊》的一份報告,從影子銀行的擴大,可見中國經濟體成為了“信貸廢品舊貸商”,每當政府政策限制從正規銀行獲得信貸時,銀行就“走後門”。最近幾個月,影子金融體的擴大加速,是大部分的新借貸造成的。

2013年首五個月,社會融資總值(經濟體總信貸的量度指標)從2012年增長52%,當中有三分之二來自影子金融業。這肯定是危機將至的信號,亦解釋了過去一星期央行的激烈行動。

經濟的陣痛將至

信貸收縮發生在一連串暗淡的經濟數據公佈後。上周有統計指,6月中國製造業活動跌至9個月新低。匯豐銀行的採購經理人指數的預覽指數從5月的49.2跌至6月的48.3(低於50即負增長)。不只製造業進入蕭條,本周發怖的《中國褐皮書》報告指:“早前強勁的零售及服務業現在收入開始下降,經濟正在全面衰弱。”

去年夏天,中共十八大前為了帶起經濟增長而推出迷你刺激方案(總值約$1,600億美元),效果明顯已逐漸消逝。這預告了一個未來的嚴重問題 - 新信貸產生的經濟回報是遞減的。“過去四年,每一元人民幣所產生的額外GDP增長由0.85跌至0.15,是枯竭的信訊。”安布羅.伊萬斯普裏查德在2013616日《每日電訊報》指出。

《金融時報》將央行的強硬措施詮釋為“是好新聞也是壞新聞”,寄望這會阻止未來階段更嚴重的信貸崩潰。但這報章又說:“制止信貸暴漲往往是危險,特別在中國,很多信貸都潛伏在資產負債表外,常常在龐氏騙局式的交易,並受不穩定的流動性環境影響。在這些市場同時進行調控和限制流動性,增加誤算的危機或意外,可以激發當局想避免的不穩定。”

即使中國的央行在目前僵局“打贏”了各銀行,並成成灌輸更嚴格的信貸紀律,這仍會推高借貸成本,讓整個經濟體吃了痛楚的藥劑,並進一步令GDP增長減緩。公司債券市場已經受到打擊,增加了公司的借貸成本。正如日本野村銀行警告:“我們期望未來幾個月一個痛苦的去杠杆化過程。製造業和非銀行金融機構會發生一些違約。”

雖然現在可能避免了全面的金融危機,目前空前的債務水準對整個經濟體仍然將會負擔沈重。正如惠譽的朱夏蓮警告:“如過去一樣,他們沒有辦法丟棄資產問題。我們想這個銀行危機會與1990年代末非常不同。”

中國大部分的經濟體都是國有的,當銀行崩潰時,政權都不會袖手旁觀,而會與1990年代一樣介入從而挽救危機中的機構。但即使政府拯救銀行,今天要付出的代價比15年前更沈重,而且嚴重拖累未來的經濟增長。同時,透過通漲、征重稅以及公共領域重組架構,巨大的成本將會落在中國人民身上(特別是工農和窮人)。BBC的財經編輯佩斯頓(Robert Peston)警告,中國“愈來愈危險地與日本1980年代相似 - 大規模投資泡沫緊縮,妨礙了一整代的增長。”

央行現時的賭博適切於習李的公關形象,兩人都想在執政早期表現自己是“當真的”。正如媒體報導,他們計畫在今年秋天的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推出重點的親資經濟改革方案(可能今天對銀行的有意破壞是“市場力量”扮演更大角色的例子)。但中共最害怕的是政局不穩、群眾上街,即類似“金磚四國”其他國家例如巴西大規模反抗的前景,中國領導人無疑在緊盯著巴西局面。從目前金融業的不穩定可以論證到,中國的“奇跡”年代已經過去,中共獨裁者面臨動盪無常的未來。

參考資料:

China: banking crisis looms (chinaworker.info, 14 December 2011)

How bad is China’s debt crisis? (chinaworker.info, 12 April 2013)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