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私有化新篇章 電子收費系統

2014年三月月17日 上午 6:00Views: 35

許小明 工國委(CWI)台灣

經過了近二十年研議,以及投標招標等過程,國道電子收費系統(ETC)在去年(2013)年底正式全線上線,所有的人工收費站拆除,不再以人工方式收取過路費。高速公路局將這項業務,以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BOT)模式,轉由大財團遠東集團下的遠通電收營運。遠通集團正式接手後,問題接踵而來。因電子收費不再需要人工處理之後,所有的國道收費員失去工作。這些工人在原本的合約中獲得遠東集團保證,將會有新的工作,不過遠東集團並未實現諾言,這讓失去工作的工人,生活陷入困境,甚至有收費員因此而輕生了結生命。

接著這套系統不斷出現問題,辨識的功能常常出錯,也無法負擔大量的網路使用,使得整體服務品質下降,造成使用上的困擾。遠東集團對於這些問題展現了傲慢的態度,人民因此感到憤怒,出現了不少自發的行動,甚至在一月初舉行了一次遊行,質疑電子收費系統圖利遠東集團。

整個收費系統私有化的過程,包藏了許多腐敗的成分。比如,低下的辨識系統和極低的流量負載如何通過驗收,就不禁讓人起疑。而私有化中,財團降低成本,最大化利潤的部分也沒有缺少。這讓收費的工人沒有得到原本合約中保障的新職位,遠東集團用最低的價格,再外包給資訊廠商建置出,令人無法置信的烏龍系統。

rdprvtz-feat

藍綠兩黨推進私有化

整個電子收費系統私有化的進程,顯示了國民黨與民進黨共同的本質:為資本家服務,尤其是為跨國的大財團服務。民進黨陳水扁政府時,讓規格和技術相對落後的遠東集團得標,在遠東集團違約或遭受質疑時,就為財團辯護。國民黨馬英九政府贏得大選重奪政權後,一樣的故事再次發生,國民兩黨並沒有絲毫分別。

遠東集團的創辦者徐有庠當年在中國時,就是上海幫中的大財閥,在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的鬥爭落敗後,跟著國民黨一同逃落到台灣,而隨著台灣、中國、香港等地對資本的流動越來越自由,遠東集團現在已是在兩岸都有龐大事業體的巨獸,折磨著兩岸三地廣大的人民。

九零年代能夠區別兩個資本家政黨差異的是,對中國(包含對中國人民)的好惡情緒,以及民進黨以新自由主義及私有化,企圖來拆解國民黨深厚裙帶關係的黨國資本主義,來切斷國民黨的「奶水」。不過在獨裁的中國資本市場擴張,對資本家張開雙臂擁抱以後,台灣資本家與中國資本家的勾結就愈來愈緊密,包括民進黨自己,就有許多人在中國有龐大利益,使得民進黨對中國的態度跟國民黨逐漸靠攏。而國民黨的李登輝意外繼任總統之後,以私有化取得資本家支持,並以此鞏固在國民黨內的權勢,完成了「黨產信託」階段性目標。國民黨也學起民進黨,認可並提出了更多的私有化政策。

在私有化的進攻下,中華電信可能要將所謂的「最後一哩」便宜的送給財團。電業自由化,也並不進步的國營台灣電力公司,之後進行被拆解,把發電和供電分拆後,未來將必須有更多支出,來購買私營公司「便宜」的電力。台塑石油則是在中油逐漸私有化,進入所謂「自由市場」,緊貼著中油油品價格,完全體現自由市場的「自由」。中華郵政則在邁進私有化之後,成了典型的血汗企業。而即使是在私有化中,台灣汽車客運由員工集資買下經營權,以所謂「合作社」的形式運作了一段日子,最後也不得不屈服於資本主義下的競爭規則,重新再被資本家取得控制權,而勞動條件持續下降。

中港台三地人民在ECFA及CEPA等自由貿易協定後,面對的將是同一群資本家,這群資本家藉由私有化以及自由貿易,奪取最多的利益。我們必須聯合中國、香港及世界各地的工人,反擊私有化,企業由公共民主控制,取代以利潤為依歸的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