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巴勒斯坦國足隊同行──「不只是一場比賽」

2015年三月月20日 下午 6:50Views: 32

巴勒斯坦隊沒有國家級體育場,因為曾兩次被以色列軍隊夷為平地

J M Roy 社會主義行動

在一場重大足球賽中關注巴勒斯坦國家足球隊,可能並不是每個人渡過一個理想假期的想法,但我是這樣想的。

當巴國迎戰菲律賓時,阿什拉夫努曼的一個25碼自由球入網,在挑戰杯決賽中勝出,並以最後一名晉身澳洲主辦的2015年亞洲盃決賽週。那一刻,我已經預訂了我的航班機票。

我在首場比賽舉行前一天已抵達紐卡素。巴勒斯坦將會面對上屆亞洲盃得主兼今屆大熱──日本。對於一個位於悉尼150英里以北的煤礦小鎮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事件。

巴勒斯坦人民一直在等待這一刻,整個西岸、加沙地帶、橫跨中東的難民營、巴人離撤,到處都有人民在電視上觀看這場比賽。老門將兼隊長拉姆茲薩利赫帶領巴隊出場,國旗在飄揚,萬五人站起來聽著國歌的奏起。這好像不算什麼,卻可能會令那些拒絕承認巴勒斯坦國存在的人墮入雙重矛盾的思想。

大多數小國也要先經歷一場艱苦的鬥爭以晉級決賽。對於巴勒斯坦隊來說,那句「不只是一場比賽」並不是陳詞濫調。

巴勒斯坦隊甚至沒有一個國家體育場可以使用。它曾經兩次被以色列軍隊炸成廢墟。球員們經常被佔領軍針對。被捕、被拒絕發放旅行簽證、房屋被剷平甚至被殺死。下一次,你或會看到隊中前鋒的蹠骨第五節被射碎,但慶幸並不如納賽爾般,當他從訓練完畢回家的時候,腳指第10次被以色列士兵射碎。

第一場賽果:以0:4輸給日本。但是,如果你認為球迷停止高歌歡呼就錯了。

下一站是墨爾本,當地會有一個歡迎球隊的大型活動。但我比這活動更快一步,因為我買了與巴隊同一張機票。我站在紐卡索機場等候他們的到來,然後見到巴勒斯坦隊的職員,包括足協主席──陸軍少將賈布里勒拉朱布,從一輛車中下車。

「啊,從香港來。」他說,「我們聽說你要來。不錯,這是件好事。我們照顧你吧。」

他看起來是一個很嚴肅的人,但然後我想到,在以色列監獄待了17年必定會令任何人臉上的笑容消失。

Football article 2

死海打比

在我們登機前,球員進來並與大家合照和聊天。沒有哪支球隊是沒有官方長笛手的,機上彌漫著派對的氣氛。球員和球迷都在鼓掌、簽名,在隊長宣佈到場時,球隊受到球迷的歡呼。抵達目的地時,吵得不可開交,幾百人「曠工」到場接機,飄巾和旗幟隨處可見。球員們被球迷包圍,只能勉強擠進球隊巴士。因為他們的身份不只是球員,而像一個巴勒斯坦大使,向世界表明他們的存在。他們在這裡要逗留幾天,會舉行電台節目和新聞發佈會等活動。巴勒斯坦來了,墨爾本將會聽到消息。

墨爾本將主辦它們的第二場比賽,一場我們期待已久的比賽。兩支球隊都必須要在這場比賽中勝出。這是一場國家打比、死海打比──巴勒斯坦對約旦。

當天在墨爾本,有一個巴勒斯坦新聞發佈會。三名球員和拉朱布先生以最好的狀態會見媒體。

拉姆斯:「我們將克服因為以色列佔領而帶給我們的任何障礙。」

阿卜杜勒‧哈米德:「在這個不承認我們存在的國家,我們舉起我們的國旗和唱我們的國歌。」

賈布里勒:「我們的困難是源於以色列種族主義的政策。這些種族主義者不讓我們三名球員隨隊。」

比賽當天,在球場附近,一位當地的藝術家舉行了一個小型的橄欖樹植樹儀式,球迷排隊畫臉,大旗幟隨風飄揚。我們進入球場,人頭湧湧。這裡的球迷來自全球各地,有來自巴勒斯坦、智利、中國、蘇格蘭和愛爾蘭的球迷。

在第85分鐘巴勒斯坦射入一球!Jaka Hbaish第一時間凌空抽射,創造了歷史!巴勒斯坦在決賽的首個入球。

最終賽果?

巴勒斯坦1:5約旦。但同樣,不要錯過了一點。

最後我要去的城市是坎培拉,美麗但奇怪的首都。

第一場比賽是另一場本地打比戰。這是共產黨的碰頭戰、韓戰參戰國重聚──中國對朝鮮。

中國上半場以2-0領先,但在下半場朝鮮的表現搶盡風頭。在忠實球迷的歡呼聲下,「千里馬」朝鮮連番炮轟對手,於70分鐘隊追回一球。徐賢旭在80分鐘一記40碼的遠射打中門框。球迷的喊破嗓子,歌聲變得沙啞。

「DP,DPR,DPR KO-RE-A!」之聲不斷響起,但中國隊再次把球解圍。朝鮮隊員盡了全力,但最後仍以2-1落敗。同樣,球員向我們致敬,領隊走過來握手,球員可以昂首挺胸地返回平壤。

最後一場亞洲盃決賽,巴勒斯坦迎戰另一支對被佔領、死亡和破壞並不陌生的球隊。他們擁有最古老的文明,這是巴勒斯坦對伊拉克的比賽。

在最後一場比賽球隊有著很大的改變。薩利赫在今場休戰,由楊格代替上場。陶菲克正選上場。巴勒斯坦今場的組織有所改善,而這時他們的表現足以自豪。

在中場休息時,他們以0-0與伊拉克打成平手。不幸的是,他們在下半場失去集中力,以2-0落後。陶菲克難以置信地撲出一個十二碼,完場的哨聲終於響起。

球員走向觀眾席,並把他們的球衣拋向人群。他們輸掉所有比賽,但在人群中並沒有悲傷的面孔。他們已經向世界說明了一些東西。

如果世界上有一件可以讓每個人都理解的事,那就是足球。我們已經看到巴勒斯坦在一個重大的足球賽事中亮相,怎能說它不存在?巴西是否不存在?德國是否不存在?

是的,朝鮮政府可能是一個專制政權,但朝鮮人都只是人。朝鮮的球員只是11名年輕人,他們只想穿起球鞋踢起球來,就像世界各地其他數十億的人一樣。

在此致給巴勒斯坦:「明年在東耶路撒冷!」。感謝您的回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