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上街抗爭 撼動中共政權

2016年三月月17日 上午 1:11Views: 600

黑龍江省數千人遊行,反對裁員、反對打壓——工人要有自己的民主工會!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在中國東北黑龍江省,數千名礦工的罷工持續至第六日,要求「共產黨還我們錢」。

正值中共在北京舉行人大會議之際,礦工的抗爭行動撼動了政權。在人大會議的其中一個討論重點,就是國營企業將會大幅裁員500-600萬個多餘職位,相當於全部國企職位的1/6。黑龍江省工人深受關廠與裁員問題所苦,當地的礦工罷工對裁員計劃作出了勇敢且鏗鏘有力的回應。

自3月9日禮拜三,雙鴨山市的礦工開始上街。龍煤集團是黑龍江暨整個東北地區最大的國營礦業公司,旗下有40多個礦區,其中10個位於雙鴨山市。去年9月,龍煤集團宣佈裁員10萬人,佔總員工的40%。該公司自2014年以降總共積欠了8億人民幣的工資。在黑龍江的不同城市,龍煤的員工先前已發動過數次討工資的抗爭行動。換言之,雙鴨山市的罷工不是無中生有,而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雙鴨山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積欠工資)問題已經非常普遍了。」黑龍江的一位維權人士向《美國之音》表示。

在中國,工人並沒有自己的工會。唯一合法的工會組織是官方的中華全國總工會,往往總是站在管理層那邊對抗工人。在今次龍煤事件中,中華全國總工會消失無蹤,完全沒有支援抗議的工人。

礦工橫幅寫著「共產黨還我們錢」

礦工橫幅寫著「共產黨還我們錢」

省長發言激怒工人

陸昊在人大的發言成為罷工的導火線。在3月6日一場電視轉播的會議上,黑龍江省長陸昊聲稱,龍煤沒有欠薪,並稱讚該公司為國有企業重組的成功案例。他還提到龍煤每年的人事費用是100億人民幣,相當於省政府總預算的三分之一,暗指龍煤工人是省政府的負擔。「(井下職工)沒有減一分收入。」陸昊如此表示,令工人的怒火更加升騰。

在龍煤經營三個礦場的雙鴨市東榮區,示威首先爆發,後來快速擴展至全雙鴨山市。根據當地消息,雙鴨山市10個礦井裡的8個都只有間竭運作,礦工被拖欠數個月的薪資。井下職工以前能賺到6000人民幣月薪,但現在大多只能賺到一半——如果有發薪的話。地面工人的月薪則被刪減到僅僅800人民幣。

礦工及其家屬遊行到雙鴨山礦務局,手持寫著「我們要活著,我們要吃飯」的橫幅,並且斥責陸昊省長是個騙子。到了禮拜五,多達一萬人參與雙鴨山市的示威,封鎖了該市的聯外鐵路幹線:「數以千計的人都在抗議……警察開始把人帶走。」一名目擊者向《路透社》表示。

「我們在討回自己的錢,卻有人因此被捕。」一名工人告訴《紐約時報》:「難道要討回自己的工資是違法的嗎?」《法新社》報導,抗議現場一名老婦向政府官員求情:「我給你跪了,我的家人沒東西吃了。」

微博流傳的一張橫幅標語寫著「共產黨還我們錢!」這印證了這個一黨專政政權最深的恐懼:工人的怒火可能很快會將矛頭指向政權,而不只是地方老闆。

國家鎮壓

工人堅決的行動迫使陸昊省長發佈聲明,承認他先前的資訊有誤。陸昊表示會對龍煤的企業重組提供「支持」,但之前又說政府不能永遠扶持該公司,言論前後矛盾。至於對欠薪問題,他並沒有提供具體承諾。陸昊未提及他讓步是因為工人上街。由於當局害怕雙鴨山市的工人會啟發更多人上街,中國的媒體當然沒有報導抗議事件。儘管媒體封鎖消息,事件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仍登上熱門話題之首。

與此同時,從網上流傳的影片可見,省當局派出大批武警強硬驅趕示威者。雙鴨市政府在官方網站的聲明警告,雙鴨山政府會堅決打擊「堵塞鐵路、破壞生產、串聯、挑事」。可見,中共政權是多麼害怕工人的罷工和「串聯行動」。

如同《法新社》在報導中:「黑龍江的情況反映了中國官方所面對的兩難,他們說他們既希望改革世上第二大的經濟體,同時又試圖避免政治動盪。」香港《南華早報》形容雙鴨市罷工為「在國家進行經濟重組底下將會再次發生的場景」。

政府計劃要在未來2至3年讓煤礦減產5億噸、鋼材減產1.5億噸,伴隨著的是這兩個產業180萬個職位的消失。媒體大幅報道「殭屍企業」以及需要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問題。然而,產能過剩的問題畢竟不能歸咎於工人階級:他們薪水太低了,無法負擔更多消費。

礦工爆發示威,黑龍江省長陸昊惹禍

礦工爆發示威,黑龍江省長陸昊惹禍

習近平:「面向市場」

在2006至2012年的煤鋼業榮景中,大批資本家與貪官透過這些部門投機發財,但無計劃與投機性的產業擴張,留下了產能過剩的問題,2012年至今,煤價已經下跌超過50%。據報導,去年中國有90%的煤礦都有虧損,導致龍煤等公司債台高築。但為此付出代價的卻是工人,而不是投機客。

中國經濟迫切需要升級,改用對氣候友善的可再生能源,擺脫石化燃料,因此需要立即擴大對綠色替代能源的投資。

中共專制政權所服務的,是在過去30年的資本主義復僻中令自己致富的億萬富翁們的利益,如今它卻要我們相信,大規模關廠與消滅「殭屍企業」是唯一的出路。在3月7日禮拜一的人大會議上,習近平談到龍煤必須「面向市場」時表明了他的態度。該公司的網站也引用了這番言論。

社會主義的立場是,工人不應為此危機付出代價。就在去年11月,龍煤在雞西市的一個礦坑發生地底火災,奪走21名礦工的性命。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中國煤礦工為了造就「經濟神話」而作出了千千萬萬的犧牲。中國煤礦業的安全紀錄是全球最差的。

社會主義者主張,轉型至替代能源的過程不能依靠官僚指令,而必須透過由僱員及工人社區民主計劃與管理大企業、銀行及天然資源。只要在新領域創造大量工作職位,就可確保轉型過程中保障工作職位與薪酬水平。新領域包括太陽能、風力與波浪發電,以及綠能科技、大眾運輸系統的發展,還有(以兼顧環境與社會考量為原則的)都市規劃與建設的嶄新路線等等。城市發展和建設的路線要徹底改變,應該以環境和社會需要為基礎。

雙鴨山市位於黑龍江省東部

雙鴨山市位於黑龍江省東部

救市不救人

過去一年,中共政權持續出手救市。政府基金向股市挹注超過1兆人民幣,以避免金融投機客與銀行遭逢更巨大的損失。但是在面對黑龍江的礦工時,中共官方卻說政府「沒有錢」。

雙鴨山市的罷工對中國的現況而言是一個重大徵兆。工人抗爭數字正在急升,其中有90%的勞資衝突都跟欠薪或者欠繳民生必要開支(例如住房、退休金等)有關。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所述,中國去年有2,774次罷工,乃2014年之兩倍。然而,《中國勞工通訊》的罷工數據只列入有被社群媒體報導以及極少數有被官媒報導的罷工——據信中國罷工事件的實際數字可能較此高出8倍。

包括黑龍江在內,整個東北已成為不久以前的大規模工運重新上演的舞臺。在2002年,成千上萬來自煤礦業、石油業與金屬產業的工人上街抗議裁員,甚至暫時成立了一個獨立的工會。那場運動遭到中共殘暴地鎮壓,工人領袖則被監禁。當時,中共政權在前總理朱鎔基領導下,對國企進行大規模瘦身與私有化。1997至2002年間,一場受到全球資本家歡迎、並被中國現任的領導者們視為典範的改革,造成了大約4,000萬名國企員工失業。

現在,習近平政府正在準備新一波對「殭屍企業」的瘦身與裁員,他們說這場改革會很「漸進」,並且強調不會造成朱鎔基當時那麼大規模的失業。在人大會議中,政府開出1,000億人民幣的「專項獎補基金」支票,用以補償予被裁減的工人。然而,所宣佈的裁員規模、以及裁員對黑龍江與東北等區域造成的毀滅性衝擊相比,這些基金形同杯水車薪。

東北地區已經成了一座火藥庫。失業率與犯罪率都在飆升。有些城市因為年輕人外移尋找工作的關係而面臨人口衰竭。對聚首人大的中共領導人而言,雙鴨山市的罷工無疑是一記警鐘。那些怒吼聲警告著:不只是在國企改革災情嚴重的東北地區,各地的工人階級都會奮起對抗嚴峻的撙節。由於貧富差距跟90年代後半期相比已經進一步擴張,而全球經濟也不再為經濟提供新市場與成長來源,反抗的情緒可望比90年代當時更加堅定。2002年群眾抗爭時,在中國粗略實現過的獨立工會運動,將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復甦,並發展成為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

minerlogo

網上聯署聲援黑龍江礦工鬥爭!

中國勞工論壇的主張:

  • 聲援黑龍江礦工!
  • 反對鎮壓與逮捕!
  • 工人要有自己的民主工會──把各地的鬥爭聯結起來,擴展至其他城市!
  • 反裁員、反欠薪——危機由投機客與資本家買單!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