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AI- 尋求解放,需要反對一切壓迫

2016年十月月28日 下午 11:42Views: 99

《社會主義者》台灣雜誌第39期同志特刊 社論

同志婚姻權開始在某些西方國家實現, 尤其是去年愛爾蘭同志婚姻權的公投得以通過,也給國際上爭取LGBTQAI權利的朋友帶來鼓舞。雖然台灣被譽為亞洲最同志友善的國家,現今越來越多民調顯示對同性婚姻的認同,去年司法部的一項民調就顯示有71%的人贊同合法化。但同性婚姻合法化經歷了長年的抗爭仍然被跳票。最近台灣立法院近日進行司法院大法官提名資格審查,可能是一個爭取婚權平等的機會。當然同運必須藉此發起由下而上的抗爭運動,不能寄望資產階級法院會主動提出改良。蔡英文在去年競選時,曾經高調支持同志大遊, 但上任至今什麼也沒有做過,已經激起了不少同運分子的憤怒。

不只需要婚姻平權

然而更多LGBTQIA的朋友仍要面對著性暴力。在2014年的一份統計資料更顯示, 有高達29%的LGBTQIA因為承受不了社會的異樣眼光與歧視曾經有過自殺念頭, 然而這當中又有18%的人自殺未遂。既然台灣社會觀念對待同志愈來愈開放了, 為什麼壓迫仍然如此嚴重呢?因為對同志的歧視不是自然存在於人與人之間的,而是來自社會及經濟制度的壓迫。因此,單靠教育大眾「包容接納」並不是爭取同志平權的良方,重點是被壓迫需要一場解放的鬥爭,挑戰整個壓迫同志的制度。

LGBTQIA遍布各階級, 當然又以工人階級最為多數。LGBTQIA族群中的工人階級普遍有著貧窮問題,若是有色人種,更容易面臨失業,無家可歸的問題,甚至需要走入性工作才能生存,當中又以跨性別者處境更為艱難。爭取婚姻平權當然是今日的目標,作為公民權的一部份,不應當有性傾向上的歧視與分別,同樣也作為個人的民主權利的一部份。

資產階級政府害怕同志婚姻平權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害怕下一步同志為社會福利保障而鬥爭,這倒過來亦會強化整體工人階級的鬥爭力量。但我們可以看到仍有更多方向是我們需要更同努力的: 更完善的社會安全網。通過同志運動與工會運動結合起來,爭取保障就業平等、要求政府增加庇護場所、精神醫療服務、經濟援助等。

過往的鬥爭,今日的闕漏

LGBTQAI承受著保守宗教勢力與右翼政客的壓迫,都是來自資本主義父權體制。跨國企業為了進入粉紅市場,將LGBTAQI 營造為光鮮亮麗的中產,但是絕大多數的LGBTQAI都是來自工人階級的。除了面對一般工人經濟上的壓力、生存上的煩惱,在職場上同樣得面對雇主的剝削; 同志更要面對被同事及雇主歧視。

然而我們的運動卻被中產菁英的形象所吸納、被既有的體制所吸納,我們的敵人不只是保守的宗教勢力、恐同反同的言論,更有著我們自身階級的敵人-這個資本主義制度還有整個該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舉例來說:星巴克打出友善同志的形象,藉此賺取「粉紅商機」,但星巴克卻是惡名昭彰的壓迫咖啡豆農民的跨國企業;利潤龐大,但在裏頭工作的店員卻是低薪高工時,工讀生只有每小時基本工資/新進人員每月只有23K。

打到資本主義父權制度

也因此,對於我們社會主義者而言-捍衛LGBTQAI權益本身也是在捍衛一部分工人階級的權益,同樣爭取工人階級的整體權益也是在為這些LGBTQAI工人階級群體爭取利益。回顧美國的同志解放運動-從69年開始的石牆暴動爾後,同性戀解放陣線的成立,及至形成全國的聯合運動,並在各地紛設支部。

資本家為了打壓整體的工人階級,往往將社會少數群眾邊緣化及製造歧視,在經濟危機時針對他們先作出攻擊,這包括同志、婦女、少數種族等等。這一方面是為了轉移群眾的視線,將社會問題歸咎於他們;另一方面也要合理化對整體工人階級的打壓。

我們社會主義者認為,LGBTQIA的平權是工運中不可分割的一環,通過加入戰鬥性的工會,納入同志平權的訴求,捍衛工廠/ 公司的LGBTQIA的權利。確保不得因為性傾向的差別而有工資上的差異。這種團結鬥爭的力量將會大力推進同運鬥爭。然而,我們可以看到在台灣有越來越多的LGBTQAI的運動者也不斷開始專注工人運動,反思到如果要改變今日困境,就有必要挑戰既有的資本主義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