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重建一場具戰鬥性的民主運動?

2017年四月月22日 下午 11:15Views: 14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2014年北京終於撕破面具,宣告普選的「死亡」,但在雨傘運動旳高峰後,香港的民主運動遭受了挫折並陷入低潮。

中共懼怕民主的程度,猶如魔鬼害怕聖水一樣:皆因在香港的民主讓步都可能觸發骨牌效應,導致其亡黨。

因此,任何與專制當局達成妥協的幻想,就如叫魔鬼沾一點聖水一樣,都必定會以失敗告終。不幸地,泛民主派的領導們卻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結論。北京愈加打壓,他們卻愈想向「皇上」請願,以求妥協。

自下而上鬥爭是唯一出路

我們需要緊急地改變這個政治方向,首先認清楚現實,摒棄泛民的妥協狂想。社會主義行動主張重建民主鬥爭,建立一個戰鬥性的基層運動,並通過選舉產生的委員會又下而上地民主控制。

這是一個激進的轉變,改變一直以來精英「大台」丶自我欽點的「領導」丶由NGO和政客決定所有重大決策的方式。

雨傘運動的最大弱點就是,雖然人數多,但卻缺乏清晰的領導和綱領──包括需要將運動蔓延到中國大陸。本土派特別反對這一想法,而他們正是缺乏戰略的表表者。

中共和資產階級正不斷需要透過採取反民主的手段來維持其超額利潤,因此除非出現一場能夠推翻中共及資本主義制度的鬥爭,否則香港難以獨善其身贏得民主改變。

民主運動的最有力武器是一個推動社會主義政策的工人階級新政黨。從70年代的葡萄牙和希臘,到80年代的巴西和南韓,有組織的工人都是推翻獨裁專制的中堅力量。

一場在香港的戰鬥性民運要將民主議題連結到就業機會丶工資提升丶房屋危機等,並將財團及銀行民主公有化來應付社會開支。這樣肯定會在中國大陸得到回響,並會發展成一股不可抵擋的革命力量。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