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抵抗極右派的崛起

2017年九月月20日 下午 9:07Views: 43

群眾抗議和反擊右翼所需的左翼替代方案

社會主義替代 (工人國際委員會美國支部)

白人種族主義惡性暴力事件在夏洛茨維爾和全國各地發生,已經為人們敲響了 警鐘。8月19日(週六),在維吉尼亞州的夏洛茨維爾事件發生一周後,4萬人舉行集會和遊行,以反對極右翼在波士頓公園的抗議。波士頓給美國其他地區上了重要的一課:憑借最大程度的參與和團結,群眾運動可以擊敗種族主義和極右勢力。極右的集會醞釀了兩個多月,但最後只有25人到場;而反種族主義的示威遊行只動員了不到一個星期,根據警方統計就吸引了4萬多人,比例是 1:1600。

為了擊敗極右翼,我們需要吸引盡可能多的人參與這場運動。在遊行的前幾天,波士頓社會主義替代向國際社會主義組織提出,我們應組成一個社會主義隊伍參加遊行。他們同意了,而且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世界產業工人聯合會和美國社會主義黨最終也加入了我們。在遊行中,社會主義隊伍超過了1000人,這表明美國有越來越多的人支持社會主義理念。示威中最響亮的口號是「嗨嗨吼吼,納粹渣滓必須走」、「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反同性戀者、特朗普快走吧」,以及「極右翼,你躲不掉,你支持種族滅絕」以及其他任何反對特朗普的口號。

極右翼的威脅

自特朗普當選以來,右翼、白人種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團體組織的種族主義示威活動越來越大膽。儘管新納粹主義和白人種族主義團體的人數還很少,但規模和信心正在增長。當新納粹分子菲爾德(James Fields )殘忍地開車撞死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的消息剛出現在週六的新聞頭條中時,特朗普在全國電視講話中譴責「各方」的暴力和仇恨,沒有明確地譴責白人種族主義和新納粹主義團體,立即引起無數人的憤怒。

公眾對夏洛茨維爾和波士頓事件的暴力和偏見強烈抗議,表明了美國社會對極右翼勢力的極度不滿。全國各地的城市都在爆發自發的群眾抗議。除了要有全國性的群眾抗議計劃,在任何必要的地方,左翼都需要組織民主的社區/勞工自衛聯盟來實際保護我們的運動和社區免受攻擊。

根除特朗普主

儘管大多數共和黨領導人試圖與極右翼團體保持距離,但實際上,他們的種族主義偏見政策鼓勵了種族主義和反動思想的發展。從根本上說,反動的極右翼和新法西斯勢力的崛起,只能理解為全球資本主義的嚴重危機造成的一種國際現象。

與此同時,左翼和勞工運動未能提供一個果敢的工人階級政治替代方案,使得像特朗普這樣的右翼民粹主義者崛起。正是這樣的政治和社會背景,讓特朗普訴諸民族自豪感的宣傳、把移民當作替罪羊的做法、赤裸裸的厭女行為以及清除腐敗的承諾得到了回應。

為了削弱特朗普和極右翼團體得到的支持,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可以提供明確的 左翼政治替代的群眾運動。在群眾對伯尼桑德斯的廣泛支持中,我們已經可以看出這種可能性。不幸的是,桑德斯未能在他的激進綱領中提出建立一個新的工人階級群眾政黨,而這本是將日益增長的反特朗普力量凝聚成緊密的群眾運動的關鍵一步。

群眾抗議和社區自衛聯

夏洛茨維爾的右翼遊行激怒了數百萬勞動群眾,這些群眾正在尋找有效的反擊 方式。可以理解的是,新納粹分子的惡性暴力行為令一部分活動者越來越多認同用暴力以牙還牙。不幸的是,這種做法雖然是出於一種真實的情緒,但卻可能使反種族主義者被孤立,進而削弱我們擴大群眾參與度和支持度的能力,而這正是我們取得勝利的條件。

我們擊敗特朗普和極右翼的力量在於,我們確實有可能動員社會的絕大多數來 反對他們。自從特朗普剛剛就任以來,社會主義替代一直站在最前線組織群眾抵抗他的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親大企業方案。在每個階段,我們的目標都是把反對特朗普及其極右翼支持者的運動聯繫到能夠把勞動群眾凝聚在多種族的群眾運動中的戰略和綱領。我們必須把今天的防禦性鬥爭聯繫到社會主義的綱領和戰略,以挑戰企業對社會的控制,終結經濟和社會的不穩定,從而消滅種族主義、民族主義和偏見滋生的土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