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紅色中國網:社會主義者所說的獨立工會是什麼?

2018年五月月30日 下午 12:38

我們樂意與《紅色中國網》的讀者和編輯公開、誠懇地討論局勢發展,研討推進工人鬥爭所需的綱領和訴求

中國勞工論壇

紅色中國網刊登了我們關於珠海偉創力罷工三周的文章(《珠海偉創力罷工遭官方工會破壞》)。當地的官方工會官員為了維穩,在沒有滿足工人任何一項訴求的情況下要求停止罷工。工人們當然感到十分憤怒。

奇怪的是,《紅色中國網》在評論這篇文章時,批評我們提出的獨立工會出張是「完全錯誤的」。工會問題對於中國工人來說至關重要,而網站的評論歪曲了我們在工會問題上的立場。

2018年,中國的工人鬥爭進入了新階段,跨地區的聯合罷工變得更加普遍。這表明工人的覺悟和組織能力都在增長。例如在四至五月,超過三十個城市的塔吊司機舉行了罷工和抗議。另外還有貨拉拉司機和最近室內裝潢公司工人的罷工和抗議。而且近日中國多地的教師也發起抗爭,反抗長期以來所受的剝削。他們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美國教師最近的重大勝利的鼓舞。

我們樂意與《紅色中國網》的讀者和編輯公開、誠懇地討論局勢發展,研討推進工人鬥爭所需的綱領和訴求,在沒有歪曲對方觀點的前題下,友好地討論相互間的分歧。

獨立工會是什麼?

《紅色中國網》犯了一個大錯誤,它將我們所說的獨立工會等同於親資產階級的、或者非政治性的工會:「在新自由主義時期,所謂『獨立工會』的口號往往是被資產階級及其工賊所利用鼓吹所謂非政治性的、脫離無產階級政治運動的純粹以經濟鬥爭為目的的工會組織。」[紅色中國網的評論,2018年5月21日]

我們所說的獨立工會,是指獨立於政府、資本家和企業管理層的工會,而官方工會恰恰與此相反。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從未主張過非政治性的工會。要想真正發揮作用和真正實現獨立(也就是說不受資產階級和政府的左右),工會需要有清晰的反資本主義、反官僚的社會主義願景和綱領,其中也包括支持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工人政黨。

➵ 中國:塔吊司機發動大規模罷工

 

反對破壞罷工的官方工會,與紅色中國網所說的「脫離無產階級政治運動」完全是兩碼事。中國政府從上而下不民主地控制著官方工會,並用它來打壓工人鬥爭。珠海的罷工以事實證明了這一點。而且珠海罷工也不是孤例,官方工會曾一次又一次地破壞罷工。在2010年掀起罷工潮的佛山本田汽車廠罷工中,官方工會僱用暴徒毆打罷工工人,生動地說明了官方工會的反工人本質。

官方工會破壞罷工

我們向《紅色中國網》的編輯發出挑戰:你們能指出近年來中國任何一場由官方工會組織的、或者得到官方工會支持的罷工嗎?應該很難吧!你們批評組織獨立工會的口號,但卻沒有提出自己的替代方案,這像是在間接支持官方工會,不去譴責它破壞罷工、打壓工人的階級角色。這是你們的立場嗎?

獨立工會的口號不是托派和馬克思主義者發明的,而是工人根據自己的親身經驗提出的。許許多多的工人都看到,官方工會是阻礙他們抗爭的另一道障礙。正如我們在文章中所指出的,這些所謂的工會實際上是資產階級和政府的「第二支警察隊伍」。過去20年裡中國的許多罷工都提出了獨立工會的訴求,例如2010年佛山本田工人就將此做為一個關鍵訴求。在今年的塔吊司機罷工以及其他一些抗爭中,也有工人提出要建設獨立工會,而且事實上他們已變相成立了工會的。

➵ 中國:運動鞋具廠五萬工人大罷工

 

官方工會不是通過民主的方式組織起來的,而且它們和政府和資本家緊密地勾結在一起。官方工會的領導往往是資方或政府任命的傀儡。

資本主義復辟

《紅色中國網》聲稱獨立工會「在前社會主義國家服務於資本主義復辟的反動政治目的」,但沒有給出任何具體的例證。這種將建設獨立工會的主張抹黑成資產階級陰謀的做法,與政府誣蔑塔吊司機和今年的其他罷工工人「受外國勢力操縱」的說法如初一輒,都禁不住事實的檢驗。

1980年代末,在前斯大林主義國家(儘管我們捍衛這些國家的公有制基礎,但它們施行威權統治,所以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推動資本主義復辟的主要力量不是工人和新成立的工會,而是前「共產黨」官員、工廠負責人和軍隊高官。這些人領導了資本主義復辟的進程,他們一頭扎進商海,變成了新的資產階級巨富。隨著過去的計劃經濟被瓦解,變成舊官僚的私人財富,工人則受到欺騙和掠奪,工人權利也被侵蝕。

有些時候,新成立的工會沒有明確地反對資本主義復辟,甚至還對「市場」抱有一些有害的幻想,但它們的作用是次要的。主要的反革命力量是前共產黨領導人和官員。看看大多數前斯大林主義國家現在是什麼樣。從俄羅斯到哈薩克斯坦再到捷克,政府還是由前共產黨官員或者他們的家人把持著。他們搖身一變成為資本家,就像酒鬼從喝紅酒變成喝白酒一樣容易。

在波蘭1980-81年的罷工浪潮期間,數以百萬計的人加入了獨立的「團結工會」。今天的團結工會規模已經小了許多,也更官僚化,而且成了反動親資思想的陣地。但是它最初並不是這樣。在1980-81年大規模罷工期間,團結工會的工人已經開始提出要捍衛計劃經濟的成果,同時也想要踢走那些不受監督的特權官僚,由工人民主控制經濟和整個社會。這是一場十分進步的工人階級運動,不過卻缺乏清晰的鬥爭綱領和愿景。

一群受到宗教影響的右翼知識分子依附於運動的領導層,但當時他們還無法將運動徹底引向資本主義的道路。他們當時最主要的角色,是壓制群眾運動,不斷要求妥協和撤退。這些知識份子的觀點很像今天中國的一些自由派或者泛民主派。但是1981年12月波蘭政府進行軍事鎮壓(戒嚴)之後,工會被迫轉入地下,為右翼奪取團結工會的領導權提供了機會。到了1980年代末,那些工會領袖和曾經囚禁他們的共產黨官僚們都站到復辟資本主義的共同陣線上去了。

資產階級反對中國工人成立獨立工會

中國沒有真正的獨立工運,這也為跨國公司賺取更多的利潤提供了極大便利。這正是外國公司將生產線搬到中國的主因之一。換句話說,中國的實際經驗反駁了《紅色中國網》認為獨立工會協助了資本主義復辟的觀點。

至於中國當今的狀況,我們可以先看看「中國勞工通訊」的觀點。中國勞工通訊是一個受美國資助的香港NGO。他們在十多年前改變了立場,說在中國建設獨立工會「不現實」,所以轉而主張「改革」官方工會。我們在《珠海偉創力罷工遭官方工會破壞》這篇文章裡也批評了他們。

中國勞工通訊從與美國政府相關的一些組織(例如國家民主基金會)那裡獲得了大筆資助,因此可以說是一個「親資」或「復辟資本主義」的組織。它反對中國工人組織獨立工會,主張改革官方工會和中共政府。我們批評說這是致命的幻想。我們相信讀者都想知道「紅色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究竟是什麼立場。他們明確反對獨立工會,那麼他們的替代方案是什麼?也是「改革」官方工會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和「親資的復辟分子」中國勞工通訊又有什麼分別?

工會鬥爭能取得勝利嗎?

最後,我們也必須要反駁這樣一種過於簡化的、非黑即白的觀點:「由於在新自由主義時代已經不存在在資本主義範圍內社會改良的空間,因而所謂『獨立工會』也不能像在二戰後一個時期那樣,為工人階級爭取哪怕是經濟上的利益。」[紅色中國網的評論]

在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時代,要想改善工人的處境必須要有戰鬥性的工會。在1950-75年西方的長期繁榮時代,資本家有向工人讓步的餘地。而在之後的新自由主義時期,資本家大力進攻,將財富從公共部門轉移到私營部門,從窮人轉移到富人。此時世界上大多數工會的領導人都公開地接受資本主義、甚至新自由主義。各國的前「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政黨的崩潰或者在政治上向資本主義投降,也是反映了這一進程。在同一時期,中國經歷了本國和外資資本主義企業的大幅增長、國企私有化、對於工人階級(尤其是農民工)的空前剝削、不穩定的非正式工作爆炸性增加,而缺少工人權利和戰鬥性工會為此提供了便利。

但是無論是在西方還是在中國,說工會不可能贏得改良都完全不符合事實。

就在最近,美國至少五個州(西弗吉尼亞、俄克拉荷馬、亞利桑那、北卡萊羅納、科羅拉多)的教師已經通過歷史性的、戰鬥性罷工贏得了重大勝利:增加教師工資和公共教育經費。這是在美國,在特朗普的統治下,沒有什麼地方會比這裡更加新自由主義了!

此次教師罷工表明既堅定的工人鬥爭能夠取得成果,也鼓舞了美國的其他工人發起抗爭。阿根廷和法國反對新自由主義養老金改革的大規模工會抗議也是如此。這些抗爭都表明,群眾的集體行動能夠阻止一部分新自由主義政策。

今年一月香港的海麗邨清潔工罷工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場為期十天的罷工讓香港獨立工會「職工盟」的工人成功地拿到了遣散費。

社會主義替代

當然,資本家雖然會做出一些讓步,但等到他們重新佔上風的時候又會再拿回工人的抗爭成果。不僅「新自由主義時代」是這樣,資本主義社會一貫如此。正因如此,馬克思主義者和真正的社會主義者不僅支持通過有組織的群眾鬥爭爭取改良(全民退休保障、優質且廉價的公共房屋、生活工資、免費教育、免費醫療),還主張推翻資本主義,以捍衛住改良的成果。

關鍵的問題在於,我們需要戰鬥性的領導層和民主的工會架構,讓基層成員能夠趕走那些保守、懦弱的領導人,從而使工人組織堅持戰鬥。而那種認為在新自由主義時代工會鬥爭不可能取得勝利的簡單觀點,也恰恰忽視了這個問題。

中國勞工論壇支持政治性的工會運動,支持在工會領域內施行社會主義政策,也支持建設工人階級群眾政黨。但是不可能通過向工人發號施令就實現這些目標,而必須要積極支持和參加工人的鬥爭,幫助工人建立他們自己的工會,取代破壞罷工的官方工會。通過這樣的方法,馬克思主義者可以將工人階級爭取到社會主義這邊,組織起反資本主義的群眾鬥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