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鬥爭與中國左翼

2018年九月月17日 下午 11:24

中國工人鬥爭開啟新篇章

中國勞工論壇 聲明

深圳佳士工人爭取工會權的鬥爭開啟了中國工運的新篇章。這場鬥爭吸引了中國相當一部分的激進青年以及試圖組織起來維權的工人,而且也得到了全世界工人和左翼分子的欽佩。

佳士抗爭工人和青年聲援者勇敢抵抗警察和資方的殘酷打壓、官方工會的欺詐、政權的全力鎮壓、偽造的罪名和官方媒體(新華社)的抹黑。有一些聲援佳士鬥爭的學生還受到校方和父母的打壓,突顯出國家將父權資本主義家庭單位作為控制社會的工具。

抗爭工人和「毛派」青年聲援者均受到全面鎮壓。這是中共政權對待群眾鬥爭的一貫方式。儘管一些青年聲援者曾認為鎮壓他們的只是地方政府,但8月24日的大抓捕顯然是由中央政府策劃的。

北京和其他一些城市亦有人被捕。同時有幾個左翼網站被警方查抄,一度停止運作。算上7月27日被捕後尚未被釋放的工人和聲援者,總共有70多人被捕。目前有15人仍被監禁。據報導,4名抗爭工人被控「尋釁滋事」,最高可被判入獄5年。其中3名佳士工人因試圖組織工會而被解雇。目前還沒有學生被控罪,不過網上有傳言稱,聲援團的一名重要成員岳昕可能被控「支持台獨」。儘管這項指控非常荒唐,但可能會讓她遭受嚴厲處罰。

顯然政府對待這些青年聲援者很小心。一部分原因是這些年輕人自稱「毛派」,給政權的打壓製造了困難,因為習近平當局自己正利用一些「毛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說辭謀取一部份民眾的支持,並以此抵擋群眾對於社會不公的日益增長的怒火。但主要原因還是政府擔心如果過於嚴厲地懲處這些聲援者,會在年輕人當中造成政治反衝。但被捕工人則會遭受更嚴重的刑罰。所以下一步的聲援行動應該以要求撤銷對余浚聰、米久平、劉鵬華、李展等工人的所有控罪為重點。

我們的立場

中國勞工論壇網站積極支持佳士工人鬥爭,並呼籲和發起了全球聲援行動。我們並不完全認同一些「毛派」青年聲援者的政治觀點。不過在中國「毛派」這個詞語的涵義很廣泛,涵蓋許多不同的左翼觀點。

我們和一部分青年聲援者存在分歧,例如我們不認為1950-70年代中國的毛澤東政權可以成為未來社會主義社會的榜樣。我們認為現在的中共黨國是不可能「改良」的;而且我們認為中共政權已經資產階級化,是一種由國家控制的特殊資本主義體制,它只是在嘴上空談「毛澤東主義」和「社會主義」,就像其他國家早已投身資本主義政策的社會民主主義或「共產黨」政客那樣。我們一直都主張建設獨立工會,不久前我們剛和一些毛派辯論過獨立工會的問題(參見我們和《紅色中國網》辯論的文章)。

我們也一直都願意和其他左翼討論這些問題。但我們不會預先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佳士工人和青年,對所有鬥爭也是如此。我們認為佳士鬥爭是整個工人階級的傑出榜樣。社會主義革命者的首要任務是支持和介入工人階級的實際鬥爭,努力幫助工人在實務和政治上建設自己的組織,明確表達出工人的訴求,提出下一步具體的鬥爭行動,並爭取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支持。所有這些都是勝利所必須的。在中國,在國家鎮壓工人階級、並將真正的工會和工人自我組織視為非法的情況下,鬥爭會是長期的、艱巨的。

我們不同意中國一些與NGO相關的人和一些所謂左翼對佳士鬥爭的批評。他們批評毛派「騎劫」了工人鬥爭,令鬥爭「太政治化」,還說學生「尋求對抗」,破壞了工人純粹的維權行動。幾乎在所有鬥爭中都會有人提出類似的批評,因為這些人拒絕直視實際情況,害怕鬥爭,也害怕鬥爭令群眾激進化。這些「大師」毫無根據地宣稱佳士聲援團的做法起到了反作用,說他們忽視了工廠裡的鬥爭,而且更容易招致嚴厲鎮壓。

我們強烈反對這些批評。傾向自由派的NGO主張使用低調的、「非政治」的策略去從事工運,但他們還是受到嚴厲鎮壓。一些勞工NGO已經被關閉,還有一些在當局的逮捕和恐嚇之下已經停止運作了。顯然,這種「非政治」的策略也無法抵擋國家鎮壓,反而因限制工人的訴求和掩蓋實際問題而削弱了工人鬥爭的力量。

相關閱讀:《中共封鎖毛派工運網站》➳

相關閱讀:《中國:釋放所有佳士聲援團成員和被捕工人 撤銷所有檢控》➳

 

左翼青年和佳士工人如此英勇的抗爭是過去很罕見的。他們在被捕後高唱革命歌曲鼓舞士氣,他們高聲質問警察是「屬於共產黨還是國民黨」,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把握每一個機會將當局的鎮壓惡行公之於眾,與過去受到鎮壓的人往往因為害怕而保持沉默的做法不同。我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做法。令鬥爭「激進化」、「政治化」的,不是這些青年聲援者,而是政府的嚴酷打壓,工人和青年聲援者用他們所能用的最好方式做出了回應。在習近平愈發高壓的統治之下,這是階級鬥爭的必然邏輯。

政治意識提高

正如馬克思所說:「一步行動勝過一打綱領」。我們就是如此看待佳士鬥爭。它是否推進了中國工人階級鬥爭。我們認為答案明顯是肯定的,因為它提高了相當一部分人的意識(包括那些沒有直接參加鬥爭的人),並且為未來的工人鬥爭提供了重要的參例,特別是在獨立工會這個關鍵問題上。

那些懷疑論者會嘲諷說,佳士工人並沒有爭取到組建民主工會的權利。的確,鬥爭被鎮壓了,但它只是一個開始,未來會有更多的工人鬥爭提出獨立工會的訴求——這就是中國階級鬥爭的現實。獨立工會關於資本家和中共政權的根本利益,所以要想在這個問題上實現變革,必須要有真正具群眾性的運動,需要全國各地的工人一同行動。世界其他地區也在進行著類似的鬥爭,也有工會成員被迫害、被監禁、在一些國家甚至被謀殺。那些批評者認為佳士工人應該怎麼做?溫順地接受資方和當地官方工會官僚聯手製造的假工會?儘管沒有爭取到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但工人的鬥爭對佳士資方造成了壓力,而且國際聲援運動令全世界都在注視著佳士公司的行動。佳士公司可能會被迫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工資,改善工作條件,其目的當然是為了「恢復穩定」。如果工人在7月就已屈服,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得到這些成果。

有些時候,從工作場所開始的鬥爭可能不得不轉移到工作場所之外。例如像佳士這樣,被開除的抗爭工人和聲援者要求復工和公正的對待。資本家和警察決定了戰場,工人處於被動地位。關鍵任務是要保持鬥爭的凝聚力,建設民主的決策架構,並且面向更廣泛的工人階級(包括其他國家的工人)。

獨立工會

佳士鬥爭為將來的工人鬥爭提出了一些極為重要的問題。儘管面對國家鎮壓,中國工人還是將獨立工會重新擺上議程,因為只有獨立工會才能替代官方的黑色工會。這完全證實了中國勞工論壇早前和毛派的紅色中國網辯論時再次提出的觀點。《紅色中國網》認為獨立工會的訴求是反動的、「親資產階級的」,但他們忽視了官方工會破壞罷工、打壓工人階級的角色。現在佳士鬥爭無比透徹地說明,官方工會才是「親資產階級的」。

相關閱讀:《回應紅色中國網:社會主義者所說的獨立工會是什麼?》 ➳

相關閱讀:《珠海偉創力罷工遭官方工會破壞》 ➳

 

我們回應紅色中國網說:「獨立工會的口號不是托派和馬克思主義者發明的,而是工人根據自己的親身經驗提出的。在今年的塔吊司機罷工以及其他一些抗爭中,也有工人提出要建設獨立工會,而且事實上他們已變相成立了工會的。」

我們向紅色中國網的編輯發出挑戰:「你們能指出近年來中國任何一場由官方工會組織的、或者得到官方工會支持的罷工嗎?應該很難吧!」他們到現在還沒有接受我們的挑戰。

紅色中國網正是8月24日被查抄的3個網站之一。我們在香港和台灣舉行抗議,反對政府打壓毛派網站。或許由於佳士鬥爭的實際經驗,紅色中國網已經意識到他們反對獨立工會的立場無法為工人鬥爭提供任何政治幫助。畢竟正如恩格斯所說:「一盎司的行動頂得上一噸的理論」。

佳士鬥爭可以大大加強中國工人運動和真正的左翼。中國勞工論壇主張團結行動。就像列寧說的那樣,我們需要「合擊」;雖然同時也需要「分進」,因為我們不能把那些關於口號、綱領和前景的重要政治分歧放在一邊,我們必須解決這些問題。不過儘管存在這些至關重要的、有時還很尖銳的政治辯論,我們仍必須團結對抗資產階級和國家鎮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