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革命60年:捍卫革命成果,争取工人民主

2019年3月17日 上午 3:54

现在需要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威胁,并争取真正的工人民主和社会主义计画经济

Scott Jones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斯)

60年前,1959年1月,古巴首都哈瓦那万众欢腾。群众热情欢迎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罗兄弟从圣克拉拉带来的革命队伍。

革命者赢得了圣克拉拉战役,然後向哈瓦那进军,标志着「7.26运动」在古巴工人和农民的支持下,经过数年英勇斗争终於击败了美国支持的独裁者富尔根西奥·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巴蒂斯塔政府用铁腕统治这个国家,帮助美国资本主义剥削古巴人民丶镇压反对派和工人运动。

古巴革命对资本主义造成历史性打击,将私营工业丶房地产和土地国有化,大大改善了古巴人民的日常生活。其成果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持续到今天。

古巴革命在医疗和教育这两个领域的成就令人印像深刻。扫盲运动将全国识字率从1959年的60%提高到1961年的96%。预期寿命比1959年延长了近20年,婴儿死亡率低於美国。

自革命以来,古巴医生数量增加了十五倍,医患比例世界最佳。成千上万的古巴医生和护士被派到40多个国家工作。

古巴还向安哥拉和纳米比亚派遣了数千名士兵,将这些国家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其国际主义精神令人钦佩。

古巴受到世界各地工人和青年的支持和同情。古巴革命让人们看到推翻资本主义之後可能取得怎样的成果;也让人们可以设想,在工人民主控制的社会主义计画经济下能够取得怎样的成果。

工人阶级

古巴革命四十年前,俄国工人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夺取了政权,这是至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而古巴则走了一条不同的路线。

古巴革命领袖和未来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在1953年7月26日的起义失败後流亡墨西哥。1956年,他召集了一支82人的小部队,乘坐格拉玛号游艇返回了古巴。

这支小部队逐步壮大,在农民和工人的支持下对政府展开游击战,在1959年将巴蒂斯塔赶出古巴。

与1917年的俄国不同,古巴工人阶级没有在革命中发挥主导作用,没有建立像苏维埃这样的民主机构,而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核心作用至关重要。还有一点与俄国不同的是,古巴没有像布尔什维克这样的革命政党。

古巴共产党是在革命後成立的,工人和农民对新国家的纲领和政策没有直接发言权。

由於国内群众压力和美帝国主义的威胁,古巴新政府将大部分经济国有化,包括所有主要产业和美国资本家及黑帮的许多私有财产。美帝国主义对古巴革命恨之入骨,在1961年协助发动猪湾入侵。後来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古巴右翼流亡者又对古巴领导人展开一系列暗杀行动。

古巴通过国有化建立了计画经济,因此才得以实现所有这些经济和社会成果。

美国的敌对及其无情的经济封锁(今天仍然存在,致使古巴损失了约1万亿美元)使古巴倒向苏联。在史太林及其继任者的统治下,苏联当时已退变为官僚政权。苏联的影响,加上古巴本身缺乏真正的工人民主,导致古巴的计画经济发展为类似於东欧和苏联畸形工人国家那样自上而下的官僚模式。

社会主义党和CWI主张地方丶地区丶全国等所有层面的公职人员都由民选产生,受群众监督,而且可以随时召回;这些民选代表只领取工人的平均工资。

俄国革命领导人之一托洛茨基解释说:「国有计画经济需要民主,就像人体需要氧气」。我们的许多纲领都是以托洛茨基的着作为基础。

在古巴,切˙格瓦拉坚持原则并表现出忘我精神,甚至放弃工资。大多数其他官员只拿平均工资并拒绝任何额外津贴。而且古巴没有出现像史太林统治下的苏联那样可怕的清洗和镇压。

事实上,格瓦拉有一次把苏联政权称为「马粪」!但在没有关键的职场民主和政治民主的情况下,古巴形成了一个自上而下的社会。尽管定期举行公投,但所有政策都是由政府制定和执行的。这种情况使古巴工人无法得到更多成果。特别是苏联解体後1990年,这使它再次受到资本主义的攻击和剥削。

「太阳落山」

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时,菲德尔˙卡斯特罗说「太阳落山了」。俄国不再向古巴输送大量资源和资金,古巴进入所谓的「特殊时期」,实际上也就是开始施行紧缩。

但古巴的计画经济并未因此崩溃,证明群众拥护古巴革命取得的成果而且决心保持这些成果。

正如我们过去在《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党周报)中所写的那样,尽管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主导着世界经济,但古巴并没有顺从。古巴政权通过委内瑞拉查维兹左翼政府取得廉价石油,得以继续维持下去。

事实上,2000年代席卷委内瑞拉丶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等拉美诸国的革命运动曾使古巴有机会摆脱孤立。如果拉美诸国建立起真正的工人民主国家,那麽它们会和古巴组成一个社会主义联邦。但拉美革命运动和随之建立起来的新政府没有学到古巴革命的任何经验,没有和资本主义决裂。

这些政府的命运也表明俄国革命的经验──工人阶级的参与丶工人民主以及革命政党的作用──依然至关重要。

尽管遭受了巨大的外部影响,但古巴本身变化缓慢。菲德尔˙卡斯特罗自1959年以来一直是古巴领导人,直到2008年辞职(2016年去世),由他的弟弟劳尔继任。後者於2018年辞职。

在经济方面,古巴政权已开始逐渐恢复资本主义,在一些部门恢复私有──尤其是中小企业。古巴政府已发出50万份「自雇」许可。

古巴的旅游业多年来持续增长,而且已有外资进入古巴,例如中资计画在古巴西部建设一座港口。这是拉美最大的港口之一,完全由中国出资和拥有。

另外国外侨民每年总共寄回30亿美元给古巴国内的亲属。

一些国有部门也正出现裂缝。由於委内瑞拉经济崩溃而且停止向古巴出口石油,古巴交通业所受的打击尤为严重。

古巴新任总统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撤掉了运输和财政部长。2018年5月18日,古巴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在哈瓦那的何塞˙马蒂国际机场附近坠毁,致使112人遇难。

尽管美国仍然对古巴采取禁运,但奥巴马在2014年恢复美国与古巴的外交关系,并重启两国航线,标志着美国政策的重大转变。但特朗普上台之後重新发出敌对言论,并撤销了奥马巴时期的一些措施。美国最近对古巴的政策反映出,古巴资本主义复辟不会一帆风顺。

古巴群众依然大力拥护革命成果。资本主义在拉美丶美国和其他加勒比海国家的惨淡失败(尤其是美国控制的波多黎各的可怕状况)亦有影响。

但另一方面,许多古巴年轻人迫切希望拥有旅行丶使用互联网和购买其他商品的权利。尽管资本主义复辟可能让古巴人获得更便宜的消费品,但也将夺走革命的成果。

对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来说,资本主义复辟是一种倒退。它将极大打击古巴群众的生活水平。而且全球资产阶级将藉此诋毁古巴革命和社会主义。

十字路口

古巴正处於十字路口。在这个国家既可以看到对非凡的革命历史的骄傲之情,也可以看到现在的问题和隐忧。

现在需要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威胁,并争取真正的工人民主和社会主义计画经济。这比以往更加迫切。

需要捍卫和扩大革命成果,与正开始采取行动的拉美及世界工人阶级和青年并肩战斗,一起建设真正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来取代资本主义。这场运动如果吸取古巴革命的经验和教训,将能够取得胜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