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企图製造港版六四 工人迫切需要组织起来 罢课罢工抵抗

2019年11月20日 下午 3:22

组织罢工罢课抵御港版六四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林郑政府将黑警暴力升级,明显是受中共指挥的。中共因为害怕经济和政治后果,除非在最后关头否则不会出动解放军,唯有将香港警察的暴力升级至极端。黑警视大学为运动的重要镇地,认为攻击大学就可以消灭运动的源头。政府的目的是镇压学生,展示独裁制度的权威是不可挑战的。在包围理工大旳一天,警察发射过千枚催泪弹。很多受伤骨折的示威者被警察阻止送院。人权组织、甚至连向来缄默的外国政府都谴责警察暴力。

政府以为前线示威者已经失去社会支持,因此可以肆意加强镇压,尽快消灭运动。同时,中共刻意通过暴力製造溷乱局面,企图令社会陷入疲惫并瓦解运动。但疯狂的暴力却引起民意大反弹。在午餐时间中环商业区有数千群众参与堵路示威,其中不乏白领员工,在峰烟四起的中文大学也引起数千群众到场声援留守。而理工大学受包围时,据报导更有数万群众涌向校园及油尖旺地区尝试营救学生。

警察重兵包围理工大学三天,据消息指警察企图「围到佢哋投降、围佢十日八日」,然后进行大规模拘捕,一网打尽。佔领开始后。理大的示威者开始组织起来,包括自行运作厨房、製作汽油弹和投掷工具、设立安检设施等。

警察一度将急救员和医生綑绑,及后更驱赶记者及急救员在校园之外。任何试图逃离的人都面对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的疯狂袭击。警察亦再度将武器升级,除了出动装甲车之外,部分警察更配备自动步枪。不少人都闻到血腥镇压的来临,警察已经准备一场「港版六四」。

在面对如此极端的武力下,学生利用汽油弹和弓箭等简单武器,阻挡警察攻入校园进行大拘捕。在晚上,有过百名学生更从天桥游绳逃离,亦有人尝试爬地下渠离开但被消防员阻止。至11月20日,理工大学内仍有百多被困。示威者的武力只是用在防卫,而警察动用的则是致命武力,但亲中传媒和警察却放大示威者暴力的画面,几乎说到是示威者首先挑起暴力。中共动用极端的警察暴力,驱使示威者使用暴力还击,企图使他们被抹黑和孤立。冲击和打砸的行动最终来说不能有效对抗武装到牙齿的警察。真正有效果的方法是动员群众,尤其是香港的工人阶级,成立自己的组织。

运动需建立民主平台

在凌晨三时有三名自称代表中大的人士召开记者会,宣佈示威者愿意让出一条主要道路,要求政府回应诉求。有不少学生感到被出卖而撤退,造成了严重的分化。从这例子可见,运动越在紧急关头,越需要民主的组织平台让示威者决策。无大台的运动结果还是会被一小撮非民主产生的「领导」骑劫。因此,运动需要建立民主的组织平台。

中共和林郑政府准备更大力攻击民主权利。人大常委向高等法院推翻禁蒙面法的裁决宣战,准备进一步操控香港的法治制度。区议会选举可能会被取消,而泛民议员被捕后可能会引发新一波的DQ浪潮,使立法会变成人大。现在已不可能回到六月前了。如果运动要向前走,就需要新的战略,尤其是呼吁中国群众支持。我们需要团结斗争反对习近平暴政。如果将寻求美国国支持的一半精力放在号召中国工人和青年加入我们的斗争,将可以令我们运动重新活化,使中共害怕得瑟缩发抖。

建制阵营内部陷入严重分裂

建制阵营内部陷入严重分裂。最近,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接受法国汉学家白夏访问时,表示建制派早已向林郑表示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林郑认为不可以打击警队士气而拒绝。真正原因显然是中共在四中全会拒绝一要求。曾钰成在访问中更主张特赦示威者。然而,曾钰成作为建制派一员,也是今次危机的元凶之一。他本来就支持送中恶法,也支持去三年打压民主的清洗、逮捕和镇压。但现在建制派内部深陷分裂,才有部分人要求政府作出让步以平息众怒,但中共命令林郑拒绝。中共的出发点不在于香港发生的事情,而是害怕向香港示弱的话会引起中国内地更大的动盪。

现在我们这场运动要用罢课罢工作出有力的回应。罢工需要依靠工人自我组织起来,形成强大的工会网路。香港抗争者早已有罢工的念头,但由于工人阶级欠缺群众性的工会,未能有效发动集体性的罢工。罢工是需要组织和领导的,需要扎根在职场、学校和本地地区,而不能只是网上平台。Telegram和连登可以是有用的通讯工具,工人组织一定要呼吁僱员加入,实体地组织起来。

自发的告假并不能取代工会发动的集体行动,面对财团的白色恐怖。有效的罢工不能只是自发运动,而一定要通过清晰和公开的领导组织起来。可惜的是过去几个月,官方工会的领导都不愿意带领罢工。

需要建立民主委员会

若要组织和领导运动的架构,就需要建立民主委员会,让抗争者可以辩论和投票决定各种事项。有组织架构让所有意见可以互相辩论,提出替代议案,人人清楚表明自己代表的立场,所以警察渗透公开会议和民选委员会比渗透网上平台要困难得多。民阵在这情况下需要提供领导,号召一天的群众大会,让所有职场、学校和运动团体的代表参加,让群众讨论斗争的出路,以及如何阻止政府在香港製造一场「六四」。

经过了五个月的运动后,越来越多抗争者认知到工人阶级组织的重要性,所以多个行业都开始组织工会。这些工会如果能协调起来可以。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组织工会和罢工委员会,准备再发动总罢工
  • 改变运动模式,以工人斗争为中坚力量
  • 实现五大诉求,再以工人利益和诉求为中心
  • 香港革命输出中国,团结大陆群众斗争,打倒中共专政
  • 建立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不民主的立法会,立即施行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政策,打破资产阶级富豪的经济霸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