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民、马夫、尘肺病》: 官僚资本主义正扼住中国人民的呼吸

2020年6月11日 下午 12:29

西装革履的剥削者和以劳动为生的无产者,究竟谁更文明,谁更野蛮?答案不言自明

Razin 中国劳工论坛

这是一部无法在中国大陆公映的纪实电影,它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了中国人的视线——豆瓣用户发现他们在标记了对这部电影的兴趣后,导演蒋能杰会与之主动联系并将电影以网盘的形式分享。导演不计报酬、只为传播和发声的热情打动了不少人,这部影片便以这种半公开、半地下的方式传播开来。

作为关注这一敏感题材的独立电影人,导演蒋能杰完成此片的过程历尽艰辛,拍摄过程长达十年。这部纪录片画面粗糙且经常抖动,可见经费的窘迫。但和中共花大价钱拍摄的那些画面精美、在视听上都十分考究的关于中国强大军事实力和工业、古代文物的华丽纪录片相比,这部比它们更关心创造这一切的中国劳动者,而不是为统治阶级歌功颂德。

片中的人物都是在湘西挖矿的工人。这些矿洞全部都是“非法”的——也没有人给他们什么合法的谋生途径。在这里,死亡似乎是家常便饭。因为用的是假炸药,产生的毒烟使矿民中毒后,老板急于救人逼迫其他人下矿,结果“进去一个倒一个,进去一个倒一个”,最后还是被政府用钱压了下去。谈到矿难事故时,他们的语气平静得可怕。“以前有家矿洞的矿民……矿民都死了。还有一家矿洞,民工也是全部死完。”谈起事故之后的赔偿,也得看老板有钱没钱,“老板有钱就陪,没钱怎么赔?”

而对矿民们而言,中共官僚根本没有为他们的生活、安全和健康起到什么帮助。“昨天那些鬼脑壳(搞整顿的)不来就不会出事……想敲诈一些钱……喝了酒下矿井就昏昏沉沉,糊糊涂涂”。中共官僚的“整顿”究竟是想整顿什么呢?是改善采掘的卫生条件吗?为非法开采的矿民谋生路?都不是。在这里即使是中共自己关于非法开采的法律都是可有可无的,官僚将其视为某种用来敲诈、吸血的工具,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法治”。“2012年矿价下跌,物价上涨,开矿成本增高,当地政府对非法开采整顿加强,非法开采的矿洞纷纷倒闭。”终于没法从矿民身上捞到油水了,在带动政府“整顿”矿洞的积极性上,“市场规律”甚至起到了比法律大得多的作用!
矿民的困窘

“我有十八天没洗澡了,十八天了。”矿民的卫生条件是十分恶劣的。他们在矿中完全没有能够过滤粉尘的面罩,罹患尘肺是他们的命运。“有家矿洞15,还是16个人,全都得病死了,除了没下井的厨师,其他全都不在了。”尘肺病也折磨着活着的矿民们,即使脱离粉尘环境,病情仍然会加重。丧失劳动能力,乏力、咯血、呼吸困难甚至呼吸衰竭,完全依赖吸氧和呼吸机,今天新冠肺炎病人的痛苦是他们的日常。片中的尘肺患者赵品凤已于2018年离开人世。他生前谈起自己表示没什么治疗的意义了,没有低保,没有政府承诺的报销,家里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无力承担经济上的压力。开矿挖煤二十余年,他的劳动得到了什么回报?村里时时响起的关于“脱贫攻坚战”的口号和官僚讲话與现实形成了巨大的讽刺,许许多多像赵品凤这样的无产者离开得毫无尊严。

但工人阶级仍然顽强地追求自己的生活。赵品凤生前坚持平等地供儿子和女儿读书,在矿山上,矿民和运矿的马夫们也会聚在一起唱《涛声依旧》,冬天喜悦于树上美丽的冰花,对于什么是美,工人阶级根本没有资产阶级想象得那么粗鲁。他们也会热情地谈论起奥运会和阅兵——但从中我们看不到沙文主义者的狂热和煽动仇恨,他们厌恶的是草菅人命、唯利是图的官僚和资本家。正如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所说的:“他们自己就是命途多舛的,所以他们能同情境况不好的人。在他们看来,每一个人都是人,而在资产者的眼光中,工人却不完全是人。”西装革履的剥削者和以劳动为生的无产者,究竟谁更文明,谁更野蛮?答案不言自明。

据统计,中国有600万尘肺病患者,而这只是中国工人阶级职业病和苦痛的冰山一角。就像尘肺病一样,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扼住了中国人民的呼吸,巨大的贫富差距、恶劣的卫生条件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绣花枕头的填充物。感谢导演和主创人员的坚持与勇气诉说中国工人阶级的真实故事。这部影片之广泛流传,并引起网上对尘肺病矿工处境的热烈讨论,已经是对中共政权亮起的另一个警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