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症和镇压 并不能压熄怒火

2020年6月28日 上午 12:17

镇压并不可能使民怨消失,香港正迎来另一场更大的风暴

新冠肺炎下的经济危机已经杀到。香港3月至5月份的失业率为5.9%,超过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5.5%高位,是15年来的最高。工人被裁员、冻薪和放无薪假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据JobsDB公布《2020年薪酬调查报告》,有四成打工仔今年更要冻薪,而加薪增幅平均只有1.3%,远低于去年的5.1%。其中最备受打击零售业和旅游款待业,平均月薪下跌8.9%和8.1%。

在2003年沙士时,中国经济仍然处于高增长,及后的中港资本融合政策(包括开放自由行等)挽救了香港的经济数字。当然分享到成果的都是香港的大财团,而贫富悬殊此后几何级的上升。但到了今天,中国高增长的年代已经结束,当局连维护数字增长的法宝都显得凋零。国内乃至全球经济陷入萧条,加上中美冲突及全球化逆转的大局面下,即使假设疫症不会有第二波爆发,本港经济V形反弹的希望亦相当渺茫。

据媒体报道,最低工资委员会打算冻结最低工资。同时,作为全世界首长中人工最高的林郑月娥,却加薪12万至521万年薪。须知道冻结最低工资不但令最基层的清洁工和保安雪上加霜,而且会拉低整个劳动市场的薪酬。

慷慨注资

相反,林郑政府先后花了1,600亿元“防疫抗疫基金”,作为所谓“保就业、撑企业”之用,其中一半以上补贴财团,但饭碗不保的工人却一无所获。每次经济危机都是资本家吸吮更多鲜血、洗劫工人阶级的机会。

另一方面,政府却斥资巨额注资财团。受疫情影响,各国实施不同旅游限制及检疫措施,旅游需求急挫,全球航空业迎来重大打击。国泰指出每日只有不足600名乘客,今年首四个月更亏蚀45亿港元。港府动用273亿为国泰续命,是首次注资私人公司,为香港资本主义危机史写下了一个注脚。

赚钱时不会惠及工人,亏损时却要公帑补贴,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强盗逻辑。即使假设全球疫症没有第二波爆发,全球航空业萧条将会维持一段较长时期,加上五月份出现的负油价很可能会再发生,意味着国泰对冲燃油的亏损会再堕深渊。前摩根士丹利报告指,假设疫情于第三季转好,估计国泰计入燃油对冲亏损后,全年或蚀107亿港元。

政府另外注资45亿至海洋公园,其中有约30亿元是用作偿还商业贷。而官方文件显示债权人是中国银行,难怪政府明知亏蚀也不能得失国家利益。

香港政府一向信奉极端新自由主义体制,拒绝将公帑运用在扩大公共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上,并无孔不入地推行私有化经济。但面对财团倒闭时,又突然摒弃。陈茂波解释,这是因为市场处于失灵的情况。原来一向“万能”又擅于“自我调节”的市场经济也会有失灵的时候,使他们彻底摒弃“大市场、小政府”的原则!实际上他们唯一的原则是维护利润行先的制度。

这场疫症也是泛民的照妖镜,将他们维护资本主义的本质表露无遗。他们冷待失业援助金的诉求,而公民党议员谭文豪更表示,理解政府出资救国泰,只是认为政府应要求国泰承诺不减薪不裁员。

在严峻的经济危机下,由于泛民的政治目光里没有寻求资本主义以外的出路,最终只能为了挽救现存体制而屈服在亲财团的政策之下。社会主义行动主张将任何减薪裁员的企业公有化,并置于工人阶级的民主管控之下,并拒绝向其他企业偿还其偿务。

港版国安法

政治打压来势汹汹,与经济严寒不无关系。由于疫症带来的经济危机以及中美冲突升温,作为独裁者的习近平别无他选,必须通过镇压香港来展示权威,即使冒险重燃抗争的风险也在所不惜。这不断加重注码的做法,最终会令政权陷入革命危机。

国安法很可能在七月会通过并实施。有建制派建议暂缓设立在港机构,以减轻国安法带来的震荡,也有传林郑也向人大常委会提议仿傚澳门,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现在保安局急急成立政治部,负责监控示威者、搜集情报及培训政治警察。但中共有可能更想要一个凌驾本港的法庭和议会、直接听令于港澳办的机构,或者直接让大陆国安在港运作。

中共圣旨压下来的政治任务,成为了香港统治阵营的重担。建制派害怕立法会选举会像去年区议会那样再受重挫,唯有祈求中共会出手DQ更多反对派参选人。现在政府和建制政党都在吹风,指控反对国安法者“违反基本法”。镇压并不可能使民怨消失,香港正迎来另一场更大的风暴。

国安法通过以来,民怨的水温早已超过去年六月一百万人游行。但林郑月娥用限聚令实施戒严,加上警察部署更严密、装备更精良,自五月以来多次网上号召的行动都被警察镇压。无组织和零散的流水抗争已经不能再提供任何出路。现在需要的是在社区和职场建立工人阶级的组织,建设运动的民主架构。

在香港反威权斗争陷入更为复杂的局面,甚至有被右翼民族主义势力骑劫的危险。在运动高潮的初期,不同政治路线之间的矛盾没有浮现在表面,但当运动要持续下去就更需要明确的方向和民主的组织,否则很容易陷入分裂和内斗。由于主流泛民越来越不受信任,使政治真空扩大。可惜,在去年运动以来冒起的政治力量和意识充斥着矛盾和混乱。这些“素人”很多时立场甚至比泛民更为保守和倒退。

早几年泛民面对本土派的冒起,没有认知到、也不愿意揭露其反民主和排外本质,反而一再伸出橄榄枝,希望“互相合作”。但和雨伞运动一样,当运动旷日持久并陷入僵局时,本土派往往会走出来打扮成激进的力量,企图收割群众焦急和渴求出路的情绪。

本土派虽然没有作为有组织的力量介入运动,但他们的政治声音开始在运动内部徘徊,并且从右翼去攻击泛民主派。一批标榜自己为“素人”(其中很多也自诩为“本土派”)的青年政客准备参选立法会。他们往往批评旧泛民没有全力抗争,但自己们并没有提出任何具体连结群众斗争的方案,所谓“揽炒”方案不外乎否决财政预算案和议会肢体抗争。这批“素人”在社会纲领上比泛民更模糊,很多时都支持市场经济的方案,例如因为抵制新移民而反对全民退休保障。

此外,香港众志因为轻微地批评特朗普,及后受到连登网民攻击,并就此道歉。众志近年不断与虎谋皮,请求特朗普等西方领导人支持香港民主,向群众散播对帝国主义的幻想。现在中美冲突剧烈升温的局面下,整个美国政坛为了争取权力和收割民族主义情绪而争相拼命打反中牌,所以众志希望对民主共和两党都押注。但因为连登网民越来越多特朗普的盲目支持者,他们将批评特朗普的人,包括反警暴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都诬蔑成中共间碟。

自由派泛民面对极右本土派的压力时永远只会让步,并把自己的政策和立场都推向右翼,从而希望讨好极右翼的支持者。终究来说,他们都是要在资本主义框架下反对中共。要抵抗现时运动中的右翼路线,只能依靠建立独立的工人阶级政党。

现在斗争要改变方向,由流水抗争改为工人阶级斗争的方式。要建立真正由工人领导的工会,而不是经理层甚至小企业老板的行会。工会要对抗资方、捍卫劳权,并且建设民主架构让所有会员共同决策。而要推动真正的大罢工并没有任何捷径,单靠媒体宣传是完全不足够的,需要在职场扎根和组织推动。

真正的国际战线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真正的国际战线是连结外国反对政府的群众抗争,团结世界各地工人阶级及基层抗争运动,而不是祈求唯利是图的外国政府和权贵帮助香港。我们反对中美帝国主义的冲突,不管是经济战、科技战以至军事战,换来只有更多对劳权的攻击、镇压民主权利的措施、军事化和民族主义舆论煽动,最大受害者必然是工人阶级。只有通过群众自己的斗争才能打倒独裁和争取民主权利,而不是依靠外国政府,古今中外包括美国也是如此。

中美的民族主义都将会阻隔世界各地群众斗争的团结,就像香港亲美分子指控美国反警暴斗争是“中共煽动的暴乱”,而部分对中共有幻想的美国示威者则指香港抗争是颜色革命。只有国际主义的纲领,团结中国大陆的工人阶级和受欺压者一同打倒中共独裁和资本主义才会成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