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学生抗议监狱般封校措施

2020年11月22日 下午 6:48

抗争席卷多所大学 反对严苛封锁政策

红流星 中国劳工论坛

自从4月份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政府对大学和院校实施了严格的校园封锁。对于9月1日开始的新学期,尽管教育部在8月宣布部分放宽限制,但许多学校仍继续实行严厉的封锁措施,包括严格的出入管制、保安封锁学校出口。截至本文付梓的10月,这些措施已经引发了多个地区的学生抗议。

中国各地的大学仍处于封锁状态。全国有3700万的学生被禁止离开校园,根据官方说法,这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全国多处校园内发爆了抗争。在如此政治高压的条件下,中国学生面对的是极权统治,却表现出令人钦佩的勇气。

中共独裁设法压制批评声音,高调宣扬说政府“战胜”了疫情和经济危机,但这些自吹自擂的假象却被学生的诉求戳破——反对宿舍恶劣不堪的卫生条件、反对学校食堂使用“地沟油”、反对不断上涨的水费、反对减少学生本已很短的洗澡时间。资金极其匮乏的教育体制,让学生生活的方方面面无一不受影响,与此同时,中央政府却给了企业和地方政府一共3万亿元人民币的纾困援助,然而这些企业和地方政府,正是让数百万工人放无薪假和被解雇的罪魁祸首。

“五大诉求”

从东莞到合肥,学生们组织了一场场抗议,反对校方严苛的限制,他们针对水电费暴涨、禁止外卖食品、缩短上网时间等,提出了“五大诉求”。这一现象意义重大:“五大诉求”这个用语现在成为中国某些抗议活动的特征,即使诉求内容各有不同,但这是直接借用了去年以来香港群众斗争的用语。

学生们的最后一项诉求几乎可以说是香港民主抗争的迷你版,他们要求民主推选学生代表与校方直接对话,并争取学生诉求。可以预期,当局会指控好学生领袖受“国外势力挑唆”。在微博上和这些抗争有关的一个标签被浏览超过1.5亿次,随即又被审查删除。随着各地短暂发生这些反抗,学生抗争如野火般蔓延全国。

对学生的最大攻击,是把原本有7天的国定假日缩短为1天。山东省滕州市第一中学有2,000名学生发起游行示威,反对缩短假期。面对政权日益强化的镇压,这场示威仍将抵抗精神向前推进,甚至有望赢得胜利。

这些示威不容小觑。他们代表着青年对独裁资本主义制度深感不满,也对自己未来成为工人后将面对的高压感到愤怒。即使是高中生,也都勇敢地提出“誓死力争,还我假期”的口号,并在《告全体同学书》中写道“我们已经沉默了太久”,并且“压迫是不会随着我们的退让而收敛的”。像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类毛语录名句,也开始受到学生欢迎。

这些校园抗争与2018年的佳士斗争有关联,当时有大约60名的左翼学生支持工人罢工,并呼吁在深圳建立独立工会。更多的学生由于极其高压的条件而没能直接参与,但他们利用秘密的网络论坛和聊天群密切关注了这场斗争,并激进化起来对抗富人和强权。

削减预算

对学生权利的限制,通常是种种打压的开端,因为资本主义下的学校制度试图培育听话的工人,以谋取未来的资本利益。对大学之超高压控制,反映了中共的真实恐惧,因为国家资本主义中的矛盾,已变得彻底不能管控。

民生也正遭受最新一波的打击,包括削减2020年教育预算 9.8%(137亿元),这无疑导致更多家庭依靠昂贵的私人补习——家长在这方面每年平均就要花费12万元,但在中国年收入低于1.2万元的就超过6亿人。这种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加上许多学校资源不足,造成大量低收入工人被迫在血汗条件下工作——不仅是中国恶名昭彰的血汗工厂,服务业甚至科技业亦如此。

但是,只靠反对削减预算、反对上涨费用,学生们是不能赢得胜利的。由中共主导的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才是祸根。预计今年将毕业的870万大学生中,许多人将找不到工作,因此学生要把同样的抵抗精神,运用于反对资本主义社会无处不在的不平等现象。

学生抗议活动的英勇行为,应当激励起工人采取行动并捍卫自身利益,对抗官资联手推动的大规模裁员和工资削减。只有资本主义下处于生产核心地位的工人阶级,才能击败整个压迫制度。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反攻倒算,有着警察在背后支持的学校当局,开始围捕所谓的学生领袖并镇压抗议活动。中共当局十分熟悉一个伎俩,一开始会做出部分让步以分化运动,随后打压“煽动者”。但是,这并不能终结运动。中国的学生抗争有着悠久的历史,并多次引发了群众性的工人斗争,甚至是革命运动,就像1919年和1989年两次。正因如此,中共独裁政权尤其担心学生的抗议活动。最近的抗争得到全国各地的同情和关注,就像一场大地震来临前的一场较小震动,标志着一场大规模的群众斗争正在来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