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贫困县“政治性清零”

2020年12月25日 下午 7:17

面对政权内部权斗、国内经济下行和社会动荡、国际战线受挫,习近平赶着在2020年实现“脱贫大计”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的灭贫指标是带有政治意义的。对习近平来说,中国在今年年底前达到“小康社会”是必要的,否则会对习近平的权威造成损害。所以,官方经济数字往往与现实不符。

2020年11月23日,贵州省政府宣布,该省仅剩下的9个贫困县正式“摘帽”。自此,中国国务院认定的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去除“贫困县”称号——这就是中共自2015年展开的“脱贫攻坚战”的结果。

政治性目标

1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中,习近平自吹自擂道,中国实现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胜利”,并声称全中国人民都不愁吃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亦均有保障。但会议也承认,中国發展仍然很不平衡,仍须担忧脱贫人口就业和可能返贫的问题,仍须支持为了“脱贫攻坚战”被迫搬离家乡的人口,要确保人民基本生活品质等等。这也正呼应了李克强在今年5月底提及的中国有6亿人(约43%人口)月收入不足人民币1000元、不够在一个中等城市租到房子的情况;而在北京等大城市,最低月工资(2200元)也不足以支付起码的生活成本。

中国国内的媒体大张旗鼓宣传脱贫“成就”,声称这是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部分报道并将美国拿来比烂,表示生在中国很幸福:报道美国有4000万贫困人口、同期中国贫困人口少于2000万,却不谈两国贫困标准(中国:每人年收入低于人民币2300元、折合352美元,美国:单身家庭年收入低于12760美元,家庭每多1人则增加4480美元);报道指因为新冠肺炎,美国数百万租户付不出房租而被驱赶;但对于中国国内蛋壳公寓爆雷、年轻上班族为主的租客被驱赶,却机会主义地批判“资本”设法安抚群众,而绝口不提中国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

不只贫困线过低,中共脱贫作假也是前科累累。早在2019年,就有河南的扶贫人员爆料,他们收到上级政府下发的“标准答案”,要求贫困户在接受领导视察时,依照这些“答案”熟练回答脱贫相关问题;也有地方政府要求贫困户挂好衣服、摆好食物,将“脱贫”大戏演得更逼真;如果有人不愿配合演戏,就可能被地方政府强制搬出县外。为此,已经有贫困户不堪住家被拆而自杀。即使是中共高层,自己恐怕也不相信脱贫真的成功。11月20日,李克强才告诫多个省份政府首长要讲真话,而这恰好也是习李内斗的又一个表现。

从前述中国贫困线、最低工资和生活成本看,即使按官方标准不贫困的人,日子也不一定好过。现在的中国,仍未真正摆脱新冠疫情,南方又遭遇持续4个月的水灾,还有潜在的粮食危机,而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也不会迅速退去。中国总负债占GDP比例已攀升至335%,存在企业陆续爆雷风险。11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现11年来首次下降,降幅为0.5%,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亦下降1.5%,恐怕预示中国经济增长乏力,家庭消费疲弱。中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即使略有下降,也仍有5.3%;面对减少的职缺,今明两年约1800万大学毕业生面对的完全不是五四宣传片《后浪》中前程似锦的模样,而是黯淡的就业前景。

中國逾八百貧困縣脫貧李克強籲地方政府講真話— RFA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真正的解决贫穷问题

面对政权内部权斗、国内经济下行和社会动荡、国际战线受挫,习近平赶着在2020年实现“脱贫大计”,作为美化自身执政的“政绩”,全然不顾贫苦大众的真实生活水平。“脱贫”之后自然不必再發扶贫补助,各地及中央政府可以省下一笔钱,而基层人民的日子依旧苦哈哈,并充斥着危机。

2020年底层60%的家庭收入都有下降,因此贫富差距扩张得比之前更快速。社会主义者指出,问题不只在于地方政府,更在于整个中共政权,及其维护的官僚专制资本主义制度。中共的脱贫宣传是不可信的。只有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自下而上的计划经济、工人民主控制和监督各产业,真正的脱贫才会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