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More

    香港:疫情下肥上瘦下的财政预算案

    有钱搞维稳 无钱解贫穷 要求失业援助金!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在失业率创新高的情况下迎来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在预算案宣读前,政府早已四处放风称“财赤严重,睇餸食饭”云云,明示不会加强舒困。特别对于面对疫情困境的基层群众,非但没有大幅增加对民众的社会服务开支,过往多年的“派糖”政策更在本年度“减甜”,连过去杯水车薪的生果金综援 “双粮”、公屋免租一个月等政策也被取消,再次无视基层迫在眉睫的困苦。

    相反,拨款予未来数年的“国安开支”却高达80亿元,相当于全港每人交纳1000元“国安保护费”!时事评论员林和立估计这笔钱将支付予北京驻港人员的监控工作。足见有钱搞维稳,无钱帮基层。 

    现时香港失业率高达7%,在这个数字背后,隐藏着更为庞大的就业不足者和被迫放无薪假的工人群体。特别是受疫情影响而被政府勒令停业的行业工人,早已面临将近整整一年“无工开”的绝境。2019年在职贫穷人口已达50万人,去年人数一定更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面对各界的强烈诉求却仍坚拒设立失业援助金,也完全没有措施支援被迫放无薪假者,以直接救济失业与就业不足者,反而设立一个不伦不类的所谓“失业贷款”,让失业者向政府以固定年息厘借贷,上限为8万元。

    这项短期的贷款不仅毫无吸引力,即使失业者日后再就业,随后的还款亦令其生活百上加斤。而更危险的是,假如失业者在还款期未能再就业,更可能被银行追至破产,变相推失业者送死。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在25日的记者会上明言,预期坏帐率会高达25%!换言之,政府在这计划中本来就预期每四个贷款人之中就有一人会面临破产,这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破产陷阱!而同时这些贷款由公帑担保,银行几乎不承受任何风险却坐收利息,毫不掩饰地进行利益输送。

    对于失业者的救济,亦有学者退而求其次提出让失业者预支MPF户口的储蓄以应急,惟政府依然拒绝,揭露了政府只顾保护金融和企业的利益。一方面称MPF要保留作为退休保障,另一方面却又继续允许雇主以MPF对冲遣散费,根本自相矛盾。

    而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向所有18岁以上公民发放共5000元的“电子消费券”,但最快要到暑假期间才开始接受登记,对燃眉之急毫无帮助。所采用的电子支付平台几乎必然包含像如支付宝、Wechat pay等软件,这对于很多小商户就无法纳入消费券的流动圈之中。同时,这又涉及到了政权一直以来密谋扩大收集个人讯息的问题。而且这次涉及到最为重要的个人消费纪录数据,比出行纪录、通讯纪录等更为敏感。众所周知政府一直意图推行所谓“货币电子化”,最终将掌握所有人一分一毫的金钱流动纪录。对于这个诚信早已彻底破产的政府而言,令人不禁怀疑这些数据将用于人身监控之上。

    政府在预算案公布前就不断放风指“赤字超过3000亿,储备缩减至9000亿”,以正当化自身无视基层的政策。最终预算案的数字显示赤字仅2576亿,储备仍超过9000亿。这表明政府根本没有借口缩窄舒困政策,至少根本无须“减甜”,即使如去年般再发放一万元现金津贴,所额外增加的赤字仍不过400亿,仍不至于如政府所恐吓的“3000亿赤字”。可见政府并非无力舒困,只不过是无心舒困。

    实际上,政府所宣称的赤字,相当部份就是源自于大白象工程。基本工程开支预算今年开支740亿元,比去年增长48%,而未来几年将增长至平均每年超过1000亿元。倾325亿推“落马州创科园”计划、6000亿元“明日大屿”计划。去年为了拯救私人企业,政府向海洋公园拨款54亿,向国泰航空注资273亿元。海洋公园今年又正向立法会申请追加拨款67.9亿“救亡”,即是短短大半年就获得公帑120亿。而国泰的注资只能足够其营运约一年,未来恐怕是无底深渊。没有这些“支出”,就根本不会落至如此的财赤。

    年复一年一再表示“税基狭窄”,要扩阔税基,但对于一直以来针对财团的税种如资产增值税、股息税、遗产税、提高企业利得税等采取回避的态度。事实上,据不同的调查所估计,假如开征资产增值税、股息税、遗产税等三项针对富豪与财团的税种,已可为香港库房带来每年100-500亿(参考不同税率)的稳定恒常收入,这笔收入足以大刀阔斧增加公共医疗、护理、教育、交通、房屋的资源等。另一方面,单单政府胡乱挥霍在大白象工程和利益输送的开支亦完全可以提供充分优质的公共服务。 社会主义者行动主张停建大白象工程,开征富人税,设立失业援助金及全民退休保障,要求大规模增建公房达每年五万单位,解决穷苦大众的燃眉之急。然而,要求亲资本的政府满足这些诉求无异于与虎谋皮。工人阶级需要组织起来斗争,将大企业与银行公有化,让工人民主监督和控制。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