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More

    臺灣:中共獨裁傳聲筒受挫——NCC決議不予中天換照

    新聞產業民主化不能靠賦予政府封殺惡質媒體的權力,而是建設戰鬥性工會反對富豪操弄。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11月18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簡稱NCC),正式做出不予中天新聞台續牌的決議。這意味著它將在12月11日後退出有線電視與MOD等媒體平台。

    NCC說明道,這是因為中天新聞台「違規紀錄嚴重」且受到大股東,也就是親中富商蔡衍明的「不當干預」。中天新聞台在這六年期間,違規紀錄乃是全台之冠。共有21件違規遭到裁罰,裁罰金額高達1073萬。違規項目包含著:節目廣告化、違法事實查證原則、營運不當等等。就連在6年前的馬政府時代中,中天執照審議換照之時,都有高達6名NCC諮詢委員(諮委總計11名)反對撤換執照(意味著關台)。僅是因為由馬英九任命的主委石世豪曲解換照辦法,才勉強得以得到換照。

    許多親民主反獨裁的青年與基層群眾對此決議感到歡欣鼓舞,他們視此結果為中共獨裁代理人的挫敗,並且有益於民主權利的穩固。

    中天新聞台及其所屬的旺中傳媒集團有著許多反民主、親獨裁且煽動性別歧視的劣行。長年以來,旺中集團就是蔡衍明整肅異己、攻擊商業與政治敵人、愚弄人心謀取其利的工具。

    除了眾所週知的該集團背後藏著中共政權並為其擦指抹粉哄騙群眾之外;2019年,他們惡意的攻擊抹黑長榮空服員罷工。2018年~20年,他們大力的為韓國瑜進行令人瞠目結舌的造神宣傳。2014年,他們為了攻擊反服貿運動並轉移焦點,惡意的進行物化女性抗爭者的宣傳。任何支持社會進步的人們,都不應該捍衛蔡衍明與旺中集團利用電視媒體、平面報紙來為中共獨裁欺騙群眾、為財團攻擊工運、煽動偏見與歧視的「自由」。ISF的成員,也曾因舉辦抗議行動譴責旺中集團抹黑香港民主抗爭而遭到蔡衍明及其旺中集團提告,最後北檢偵查終結不起訴。

    不幸的是,即便中天關台、蔡衍明手裡仍握有中國時報、中視新聞等多家傳媒工具能為其利益陰謀服務。中共傳聲筒,仍然安在。

    什麼力量導致中天「不予換照」?

    2019年6月23日,近20萬人上街響應的反旺中、反中共集會所帶來的政治能量,使得民進黨政府有了攻擊中共代理人旺中集團的民意基礎。但民進黨政府攻擊旺中集團,並不是為了讓財團不再操弄新聞工業、也不是為了捍衛民主權利,而是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中親美抗中政策的產物。蔡英文利用「民主」議題來增加自己的民意支持,藉此削弱敵對於美帝國主義與親美台灣資產階級的親中財團勢力。與《保防法》、《反滲透法》、《代理人法》一樣,民進黨關閉中天的行動會強化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當工運和群眾鬥爭強化起來時,這些國家鎮壓工具的瞄頭就會指向工會和反抗的群眾,包括發動輿論攻擊和打壓組織自由。

    誰控制新聞工業?

    NCC強調,不予中天換照的決議,乃是因為大股東蔡衍明不當干預新聞產製。那麼,我們得思考,其他的私人新聞台與報業集團呢?是否也操弄在不同的富豪權貴手中呢?

    三立集團,控制在親綠資本家林崑海手中,近十年來、林崑海成功藉由旗下新聞工業扶植起在自身在民進黨內的派系,並另一手影響著民視集團、然後另一手結夥炒作房地產,影響政府人事任命等。年代集團則是控制在資本家練台生手中,練身兼錢櫃KTV董事長、並與林崑海一起控制壹電視、一起從房產市場炒作套利。東森集團如今控制在房地產、營造業起家的資本家張高祥手中。以上三位掌控新聞工業的富豪,個個都是百億身家以上。這樣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讓我們窺見台灣的新聞工業早已成為了少數富豪的私器,而非服務公眾利益的「第四權」。

    綜觀全台各大私人新聞台與報業集團,其實與旺中集團並無多大不同;區別只是假新聞少一點、業配文少一點、或是中立或敵對於中共政權。相同的,是他們都一致的在去年長榮空服員罷工抗爭之時,選擇扭曲是非黑白,與專制獨裁的長榮資方一同圍剿、抹黑、打臭空服員職業工會與罷工的空服員。相同的,是他們都曾在2017年之時不約而同的選擇支持勞基法修惡,為各種資方打壓勞權的理由尋找正當性。

    親綠色彩鮮明的《自由時報》,多年來也忠誠的為各種親財團反勞工的政策辯護開路,並且惡意的抹黑台灣工運團體都是中共的「第五縱隊」。《自由時報》已故創辦人林榮三,仰賴土地炒作暴利起家,在黨國獨裁時代中以錢換權、加入國民黨攻擊黨外運動、賄選買票當立委、身價超過兩千億,其家族在房地產業稱霸一方,也難怪《自由時報》會將工人運動視為洪水猛獸,無所不用極其的抹黑它。

    因此,將中天新聞台撤照不僅不能清除蔡衍明對新聞工業的操弄。整個新聞工業在中天撤照後,仍然是繼續受到超級富豪們的不民主控制。因此,我們得問——如何才能使新聞工業成為一項服務公眾利益、促進社會進步並且受到民主控制的部門?

    讓新聞工業受到民主控制

    要真正使新聞工業民主化,需要的不是國家機器的審查把關,不是賦予政府封殺惡質媒體的權力,因為它也可以以此權力封殺對於政府或統治階級帶來顯著威脅的媒體。

    要使新聞工業及其經營、製播流程不再受到超級富豪的操弄,首先需要的是基層新聞從業人員組織戰鬥性的工會來抵抗當前超級富豪們對旗下新聞台的操控,並且抵制那些不利於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利益的輿論宣傳,以工會集體組織的力量來拒絕自身所處的新聞工業成為超級富豪們謀取私利、推行惡政的工具。也因此,我們支持三立、中天、年代等新聞台的基層員工組織工會,不僅要捍衛自身的勞動條件、對抗新聞業長年來的血汗過勞,更需要成為抵抗超級富豪利用新聞台愚弄人民的先鋒、吹哨者、監督者。

    圖為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於警察局前的抗議行動,反對旺中集團提告本組織「妨礙名譽」。 只因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去年至中天抗議其為中共獨裁傳聲筒並抹黑長榮罷工。
    圖為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於警察局前的抗議行動,反對旺中集團提告本組織「妨礙名譽」,只因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去年至中天抗議其為中共獨裁傳聲筒並抹黑長榮罷工。

    不僅如此,追求新聞工業的民主控制,更是需要藉由廣泛且團結的工人運動來爭取將新聞工業施行民主公有化,使其擺脫大財團或政府的控制,亦確保政府無權作出任何干預。新聞的採訪編採方向和內容全部由媒體工會集體決定,拒絕任何政治審查。主管由員工民主選舉產生,他們只能領取普通傳媒員工的薪水,並且可以由員工隨時撤換。

    媒體並以公共資金按社會需要與民眾支持度來撥款維持其運營、而非使新聞工業仰賴廣告收入或收視率、更不該以營利為目的——才能使其獨立在廣告贊助商、財團與媚俗民粹之外。對收視率的依賴與營利的目的相結合,使得當前台灣的新聞工業淪為綜藝化、白癡化,早已受人詬病。

    民主公有化意味著由新聞從業人員、相關專業人士、學者與閱聽眾代表之民選代表民主管理,並由全體閱聽眾民主監督。只有消滅資本主義才能使新聞工業不再淪為財團或政府愚弄輿論的工具,而是真正成為推動文化進步、服務公眾利益的社會公器。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