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處理民族問題?

    我們最近收到一封讀者來信,我們請來聚光燈在這裡作些回應。

    「關於政治主張中民族權利的疑問

    為什麼一個國際主義政黨會主張兩個文化相同、只是意識形態不同的地區分離?香港、台灣在事實上主體民族也均為漢人,並非少數民族。我沒想到一個革命社會主義、國際主義政黨會有這種愚蠢的分離主義和民族主義的想法。作為反民族主義者和國際主義者,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想法,我認為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應盡全力消除國界、民族之分,即徹底廢除國家、民族概念,在前大中華地區乃至世界建立起一個並非國家、一個真正人人平等的社會主義烏托邦。

    望回覆。」

    蘇格蘭多數群眾現在支持蘇格蘭獨立(圖源:The Scotsman)

    雖然來信的語氣比較重,但這位年輕讀者的見解很值得我們公開討論,因為在左翼圈子內往往會對於馬克思主義就民族問題的立場有一些政治混亂。正如這位讀者提到,所有革命社會主義者的目標是要建立出沒有國家邊界的世界。但這只能在資本主義被廢除,工人階級通過世界革命奪權後實現了社會主義才能發生。

    國族、國家邊界、民族意識都是歷史進程下的產物,並不會一夜之間消失。今天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危機與不穩正導致各地軍事衝突、民族主義、國家恐怖與鎮壓的加劇,也推動了被壓迫者對於自由的渴望。這使得過去一度「已被解決」的民族紛爭再次浮上水面,譬如在蘇格蘭和加泰羅尼亞。2020年,我們看到了埃塞俄比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由於民族問題爆發了全面戰爭。

    馬克思說過:「壓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獲得解放的。」馬克思主義一直以來對待民族問題的不同型態都是異常小心謹慎的。在來信中,這位讀者卻過於簡單化來理解事情:「即徹底廢除國家、民族概念」。問題是,哪股力量、哪個階級才能夠完成這個任務呢?並且是通過什麼樣的手段和綱領呢?資本主義,包含完全走資了的中共帝國主義政權,是不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

    語言政策

    正如西班牙和印度的資產階級國家機器,他們殘暴地打壓著加泰與克什米爾人的權利,中共獨裁也是依靠恐怖與鎮壓,加上基建投資的外衣,來「團結」中國各族。其不斷增加的軍警手法,實際上正帶來反效果:不穩定的加劇,在香港表現為越加抗拒中共統治,在台灣則是越來越反對跟中國形成更緊密的經濟或政治融合。就算在過去的「模範生」內蒙古自治區,中共在2020年莽撞推動漢語授課而非採取有彈性而民主的方式,也激起了群眾反抗。當局拘捕了一萬人,並且在當地的教育、傳媒和文化領域進行了種族清洗,以漢人替換掉蒙族人。一個國家只能有單一語言,或者眾多語言是經濟發展的障礙,這些論述都是毫無根據的。許多成功的多語言社會就反駁了這點:比利時、新加坡、瑞士等等,這些國家都比中國小。過去中共採取了比較有彈性的做法,但現在卻視少數民族的語言和文化為未來「分離」運動的病毒。

    1917年的俄國革命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沒有列寧、托洛茨基和布爾什維克黨對於舊沙俄帝國內部眾多被壓迫民族敏感而有原則的立場的話,這場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來信認為國際主義與民族自決之間是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但馬克思主義者並不認為兩者之間有矛盾,事實上正是這樣的綱領才讓這場最偉大的革命得以成功。

    根據來信的邏輯,那列寧肯定就是個「愚蠢的分離主義和民族主義」者了。畢竟,列寧在1917年12月奪權不久後,就簽署文件承認芬蘭從俄國獨立。俄國的革命政權是世界上第一個承認芬蘭獨立的國家,當時許多歐洲的資產階級國家還在猶豫當中,害怕這會在自己國內的少數民族地區引發連鎖效應。

    正是布爾什維克政府對待被壓迫民族非常敏感的態度,說服了舊沙俄帝國裡面43%非俄羅斯族的群眾相信馬克思主義的工人政府是不同的,不會像沙俄專制那樣奴役他們。

    2018年加泰羅尼亞民族日集會(圖源:El País英文版)

    以自決權贏取支持

    贏得了少數民族的信任支持,建立出多民族的工人運動後,布爾什維克成功推翻資本主義及其軍事反撲,並說服烏克蘭、白羅斯、格魯吉亞與其他民族自願加入組成蘇維埃共和國的聯盟,也就是1922年成立的蘇聯。一開始的時候,加盟共和國是有脫離聯盟的權利的。不過,隨著俄國革命被孤立,而史太林主義官僚專制從工人階級和蘇維埃篡權,脫離聯盟的憲法權利變成一紙空文。史太林政權流於口頭的假民族自決權,後來也被中國的毛澤東所仿效。

    不幸地,來信沒有採取階級立場,而是從漢民族的視角來看待問題。同樣,列寧與布爾什維克並不會區分各民族。他們並沒有只對芬蘭、愛沙尼亞這些非斯拉夫族人採取民族自決權,而同樣也適用於烏克蘭等斯拉夫民族(他們在語言文化上跟俄羅斯族的相近程度,甚至比各個漢人地區之間的更大)。馬克思主義者看待民族問題的標準,在於群眾活生生的運動當中,他們的意識、恐懼、渴求,並且這些因素如何影響到建立團結的工人運動來推翻資本主義。這並非是要把人分成不同「種族」分類。

    當今台灣主要由漢民族人口所組成,這位讀者因此認為它應該自動併入中國大陸成為同一個國家。但這變相(可能是無意之中)是墜入了大漢民族主義之中,而非工人階級的國際主義。

    台灣群眾,特別是年輕一代,越來越不視自己為大漢民族的一部份。而且,他們不信任也害怕自己會被迫受到中共獨裁的統治。這些恐懼在習近平上台後的「戰狼」外交下變得更加嚴重。另一方面,美國為了重新維持對亞洲的主導,當然也是在利用台灣人民的民族渴望來達到自己的帝國主義目的,抗衡中國的新帝國主義霸權。對於馬克思主義者來說,我們得分別開台灣工人和青年合理的民主渴求,以及各個資產階級政權(美國、中國、台灣)的反動陰謀。

    正如列寧指出:「無產階級為了順利地進行反剝削的鬥爭,就必須擺脫民族主義,必須在各民族資產階級爭霸的鬥爭中保持所謂完全中立。任何民族的無產階級只要稍微擁護『本』民族資產階級的特權,都必然會引起另一民族的無產階級對它的不信任,都會削弱工人的國際階級團結,都會分散工人而使資產階級稱快。」(《論民族自決權》,1914年)

    台灣獨立鯨魚旗(圖源: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統治民族的特權」

    最後列寧還加上這句來回應這位讀者:「否認自決權或分離權,實際上就必然是擁護統治民族的特權。」

    在爭取社會主義世界的鬥爭中,要在中國、香港、台灣,漢人、非漢人,乃至全世界建立真正的工人階級團結,馬克思主義者需要在每種特定局勢下考慮到群眾的現實意識。這代表要提出一個保證工人政府不會違反工人階級的民主願望地去處理民族問題的鬥爭綱領。

    因篇幅所限,聚光燈只能就這個問題簡單回應到這裡了。各位讀者可以在chinaworker.info找到更多關於馬克思主義處理民族問題的深入討論。

    你是否同意這篇文章的觀點?無論你的立場如何,我們都樂意聽到你的想法。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