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
More

    氣候變遷:增長的終結? 資本主義下的經濟與生態危機

    經濟成長及氣候危機之間的關係正成爲社會的焦點問題。我們在此以馬克思主義視角提出對於環境運動這一關鍵議題的看法。

    Conor Payne與Chris Stewart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許多生態學家、社運人士以及學者認爲,過度糾結經濟增長是造成現在生態系統危機的主因,並提出將經濟「去成長化」作為解方。

    然而,該討論常常缺乏足夠的階級和反資本主義內容,並且指責工人階級需要為破壞性的「消費模式」負責。社會主義者反而必須清楚知道,氣候危機的成因是資本主義制度和其無盡的逐利行為,而且唯一能解決這個危機的方法是為社會主義世界而鬥爭,使得人類的需要(包括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可持續關係)能先於私人貪慾。

    資本主義的「起伏」循環

    在資本主義底下,經濟的驅動力是追逐利潤。公司之間的競爭,甚至是不同資本主義強權為利潤而爭奪市場和資源,顯現著逐利的殘酷性和擴張性。所以,資本主義長期陷於追求經濟成長的任務中。

    與此同時,這些公司會嘗試將他們行爲的成本「外部化」,轉嫁給他人。資本主義企業不關心其成長基礎的來源;其產品是否有用或造成危害,或其行動是否有助於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資本主義是個充滿矛盾的制度。資本家透過剝削勞工和從大自然掠奪資源來獲取利潤。資本主義對於累積資本的永恆需要,代表其會以更破壞性的方式擷取越來越多的資源,最終導致土壤、礦物、森林、海洋生命的枯竭-也同時損害了資本主義制度自身的財富來源。

    從日益增加的自然災害中就可以看出,資本主義的無節制發展逐漸奔向生態環境的臨界點。近期的德州電力系統斷電,以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以上這些都和人類對自然的侵犯多少有所關連。

    此外,資本主義主要是透過混亂的股市來組織投資,而且這些投資都由逐利來驅使。現今資產階級大多將他們的財富,投機在幾乎對社會毫無實際價值的複雜金融產品中-這也是馬克思所謂的「虛構資本」。這是因為他們能夠透過這些金融產品,獲得比實際生產性投資更多的短期利潤。

    與此同時,資本家渴望降低工人階級的財富比,也代表著整個工人階級無法購買起資本家們在市場出售的全部商品。這是資本主義增長出現極限,並使整個系統陷入危機和衰退的一個原因。我們在短短十年間在愛爾蘭和國際上經歷了兩次危機。

    當增長是基於生產性投資時,這通常能使工人階級的生活水準提升,儘管工人階級的財富增長常常遠比不上企業和富豪們。部分時期的經濟增長,比如說二戰後的數十年經濟增長,也會被資本主義政府用來進行社會改良來改善工人階級的生活,例如退休金、公共醫療以及教育系統、福利保障等等。這些並不是基於仁慈慷慨,而是為了阻止挑戰制度的潛在工人階級革命。

    但是,在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數十年裡,財富增長主要建基於減少工人階級所獲得的財富比。資本主義壓低薪資、破壞公共服務、蠶食經濟保障。財富增長持續集聚在社會上層,導致貧富懸殊爆炸性地惡化。同時資本家鼓勵以債務來推動越來越大量的消費。這代表著現今的資本主義經濟成長,很大程度地意味著和工人群衆的財富少有實質成長。

    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復甦也並沒有什麽值得慶祝的。這也在愛爾蘭2020年大選得以顯現。儘管過去幾年經濟增長率表面上很亮麗,但是建制政客在大選中沒有社會「感覺良好」氣氛的成功-反而卻遭受到空前的歷史性挫敗。經濟復甦並沒有改善低薪族、零工者以及房奴的處境。在英國,國家統計局發現,儘管經過十年的「成長」,實質薪資在2019年末只恢復到2008年的水準-正好同時趕上新一波的危機!零工時合同工人達到歷史新高,接近一百萬人。

    同時,生態系統的崩潰卻日益嚴重,然而各階層人士並不會受到相同程度的衝擊。有錢人能夠減免受到自己獲利的經濟體系造成的後果所影響。當空前的低溫降臨在德州並造成電力中斷時,工人階級、貧民和少數族群社區首當其衝,而空無一人的摩天大樓卻仍亮起城市天際線的燈光。

    馬克思指出,在資本主義下「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即在把自己的產品作為資本來生產的階級方面,是貧困、勞動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和道德墮落的積累。」這總結了現今資本主義經濟。當然與此同時,工人們還是會被迫為經濟衰退買單。實際上不論是經濟增長還是衰退,資本主義經濟在任何階段也從不以工人階級的利益運作。

    基於需要而非貪欲的經濟制度

    當經濟成長毫無疑問加劇碳排放和各種環境破壞,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經濟萎縮不代表可以帶來對等的環境改善。根據一項對於150個國家從1960-2008年的經濟進行考察的研究,GDP每當增長1%,平均來講碳排放就會增加0.73%,但當GDP每衰退1%,碳排放卻只降低0.4%。這是因為環保效率低落的商品和基礎建設在經濟衰退時仍然持續使用。減低消費本身並不能帶來足夠的減碳效果。我們必須要從根本改變生產方式。

    這換言之,沒有計劃性的可持續發展轉型,碳排放將永遠不斷增加。所以除非聯繫到終結混亂的資本主義經濟,關於成長和去成長的辯論只是空談。

    資本主義經濟的目的就是給老闆們增加利潤。社會主義經濟的目的將會是以可持續發展的方式滿足人類需要。這表示公有化重點產業並納入民主控制。這也意味著,我們可以將能源產業、交通、農業和全部生產重組,並納入計劃經濟當中,同時兼顧人類和地球的利益。

    社會主義者追求地球上絕大多數人的生活改善。我們知道包括在已發展國家內的許多人民,處於貧困或勉強度日,他們沒有體面的住房和醫療照護,或者沒有未來的經濟保障。我們認為,在物質豐足的世界發生這些事情是完全不正義的。因此我們拒絕惡化工人階級生活條件的措施,就算是以環保為名(例如提高水費、徵收碳稅),我們也反對。

    世界絕大多數的人口只導致了非常少的碳排放。近期的聯合國報告顯示世界最富有的1%每年排放74噸二氧化碳。同時最窮50%的人每年只排放0.7噸。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我們將需要以可持續發展的方式增產並重新分配財富。就算在富有的資本主義國家,許多在資本主義下沒有受重視的部門也將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擴張,而不是縮減,比如醫療照護、住房、綠能等。

    充滿浪費的世界

    同一時間,資本主義生產包含了大量的浪費。我們不應小看此事:

    • 世界上有6億9000萬人在2019年陷入飢餓,聯合國食糧署報告說疫情的衝擊將額外增加1億3200萬人的飢餓人口。更慘的是,在疫情期間,餐廳關閉和其他乾擾造成大量的食物浪費。就算在「正常」日子下,就算全世界的食物產量足以滿足所有人,但仍然有最少1/3的食物損失和浪費。造成這樣問題的主要原因不外乎食物被當作牟利商品對待。農企讓食物在田園中腐爛以維持糧食的高價,超市丟棄可食用的食物只因這些東西賣相不好,許多好端端的食物甚至只因其大小或形狀「不適合售賣」而被棄掉。
    • 2020年,將近5690億美元的金錢是花費在廣告上,今年估計將會增加到6120億美元。可以試著加算,有多少資源花費在促銷、公關、「直接營銷」和其他形式的企業自我推廣上面。大多數的錢就如此浪費,在未告知我們的情況下就拿來說服我們盡可能地購買同樣品牌的產品,常常欺騙著我們使我們焦慮和不安,就為了在我們內心中創造假性需求,然後透過消費「解決」。
    • 因為資本主義不是生產我們所需,而是生產利潤,廣告和營銷變得和生產連結起來。包裝產業現在成為全球第三大產業,並且多數包裝並不是用於功能性而是流於推升銷售。包裝成本佔10%至40%總生產成本。
    • 有計劃的汰換代表產品被刻意製造成不耐用,讓消費者不斷替換。這包含了快速時尚的低品質材料,和不可替換電池的電子產品,這些東西在2019年製造了5億噸的電子垃圾。
    • 有許多多餘的產業是工人階級不需要的: 從軍火工業生產的殺人武器,到奢侈品如私人噴射機——這些產業只利於富豪們——特別是那些在疫情期間尋求避免搭乘商用航班機會的客戶。虛擬貨幣也是另一個資本主義投機泡沫,而比特幣現在耗費的能源超過4500萬人口的阿根廷的總消耗量。
    • 企業間的競爭代表著研究和發展進程常常是重覆的。

    如我們所見,堆積如山的浪費是在資本主義底下產生,這些並不是為了消費者的需要而生產,而是為了資本家的利潤。資本主義社會的結構也部分地影響了我們的消費需要,對居住在沒有可靠公眾運輸的人而言,他們「需要」買車,對於低收入的人們他們會「選擇」購買品質低劣的快速時尚產品等。

    為了生產更多用不到的產品或馬上進入掩埋場的東西,或產出越來越多的人為製造的「需求」是資本主義眼中的「增長」,但這並不是人類的進步。民主計劃經濟將可「事半功倍」——重整無用或破壞性的行業,讓重覆研究、過剩生產和有計劃汰換消失,專注於滿足真實需求而不是製造虛假「需求」,並在可持續的基礎上改善農業、運輸和能源生產。在這樣的制度下,整個產業、社區和城市將在完全不同的基礎上進行民主規劃,仲介資本主義的過度生產和浪費,使資源配置更加合理。

    可持續的未來意味著社會主義計劃

    某些人爭論說,單靠轉型至可再生能源,就可以解決我們正在面對的生態問題。這樣的轉型既可能也是必要的,但是我們不可能在資本主義底下完成轉型,只要有利可圖,資本主義就會用盡最後一滴化石燃料。

    但就算我們達成了,我們仍然面對著一系列迫在眉睫的環境災難。事實上資本主義在很多地方已經逾越了星球生態界限,而這些界限是維護一個可供人類文明安全生活在地球的環境極限。

    這包含了物種滅絕、土壤退化和林地減少,這些例子不勝枚舉。它們都源於產業擴張和人類強烈入侵自然棲地,這已經破壞了我們在星球生存的基礎。

    光靠科技發展也不會解決我們和自然之間的永續問題。在資本主義底下,事情只會是恰恰相反: 當科技進步帶來更有效的能源利用方式,但同時帶來的經濟擴張又反而增加了能源消耗。

    就算科技可以更動某些界限,我們得接受一個事實:「不能在一個有限的星球創造無限的增長」。資本主義代表著瘋狂索求並加大破壞資源,從可發展地提取資源,從中獲益並集中給更少數的人手上。

    社會主義計劃可以確保在不劇烈影響環境之下合理的提高我們的生活水平。只要不是基於逐利而是基於需求,我們可以創造無數的社會必要工作、追求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系統。

    社會主義支持大規模的低碳工作和永續基礎建設投資,以及在不減少薪資的情況下引進四天工作制。這不僅可以藉由重新分配工作解決資本主義的常態性失業問題,並且能解放工人參與政治和經濟決策,達到更好的工作,社會生活和休閒平衡。

    在如何維持產品、行業和慣例上,還會有許多複雜問題,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平等團結的社會來民主地決定。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