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6日
More

    中國:停貸潮蔓延全國 經濟危機迫在眉睫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6月30日,中國景德鎮恆大瓏庭業主們首先發出一份「強制停貸告知書」並將通知書上載到豆瓣,揭開停貸潮序幕。隨後每天都有幾十個項目的購房者效仿,也有業主上載了停工工地的視頻,詳細說明他們所面臨的困境及採取過的維權行動,獲得民眾廣泛的同情。

    隨著停貸行動的爆發,中共採取打壓手段以圖制止其他業主仿效蔓延。統計停貸項目的網站被封鎖,帖文被刪,相關話題在網上被禁止討論,大量停貸業主的社交媒體帳戶被停用。

    然而,網上抗議受阻並不能解決問題,部分爛尾樓業主走上街頭抗議。7 月 25 日,約50人前往景德鎮市政府前抗議,要求「早日復工,早日還貸」。

    自今年的七月開始,中國各地開始接連爆發多個爛尾住宅發展項目業主集體宣佈「強制停貸」,拒絕繼續嘗還按揭的通知。這一波停貸潮如星火燎原,到八月中,全國已有至少327個樓盤業主發出了「停貸通知書」,涵蓋超過100個城市,超過數以十萬計的業主參與其中,這數字目前仍在持續上升。據澳新銀行估計,集體停貸潮影響銀行資產負債表上約2220億美元的按揭貸款,佔尚未償還的按揭貸款的4%。

    觸發這一波危機的背景自前年開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陷入衰退。今年的上半年,中國百大房地產開發商的銷售額腰斬,下跌了近50%。據克而瑞地產研究中心的數據,2022年首五個月,全國百城商品住宅成交面積同比下降51%,同期全國百強房企連續下降5個月,更從1月的下跌39.7%擴大至5月下跌59.4%。繼恆大後,大批過去被視為「財雄勢大」的房地產開發商資金鏈斷裂,旗下樓盤工程無以為繼,變成一個個「爛尾」樓盤。

    而在中國新房交易市場上,過去預售樓花佔了整體交易量80%以上。絕大部分購房業主一般會在房子建成前就認購並開始按揭還款。房子的「爛尾」使得他們既要繼續月供還款,卻又無法如期入住新房,交房的日子一拖再拖直至遙遙無期,使他們同時不得不付出一筆支出租房暫住。這對於每一個買到爛尾樓的業主來說都是噩夢。

    「爛尾樓」的問題也並非這一年才出現,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的搜索結果顯示,自2018年至2021年,涉及中國新建商品房未能如期交付的違約民事訴訟案件數字上升了超過三倍。據中國官方數字,截至2021年末,24個重點監測城市的爛尾樓項目總建築面積近2500萬平方米,佔2021年商品住宅成交總面積的10%。部分房地產市場交易熾熱的城市(如鄭州),爛尾樓新建面積甚至超過 30%,也就是說在鄭州,近10年興建的新樓盤,每三個樓盤就有一個可能是爛尾。這顯示了在過去經濟環境尚可時,這些業主們尚且可以勉強維持。但經濟危機的到來,加上嚴厲的清零政策的打擊,業主可能面對失業、減薪、或者封城下無法營業和獲得支薪等情況,令他們不得不選擇停止供款。

    這同時也顯示了中國資本主義市場體制下,官僚為了追求在任時的經濟高速堵長「政績」,放任房地產開發商違規行為所埋下的隱患到了現在終於爆發。自「改革開放」資本主義復辟以來,中共引入了香港的「預售房屋制度」,允許房地產開放商在房屋落成前先行在市場上公開預售。理論上,預售所得的金額應存放於銀行的特別監管帳戶,由政府部門把關,以確保資金落實應用在後續的建設工程上,保障工程能順利如期落成。

    然而,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為了縮短資金流轉周期,加速擴張市場份額,往往挪用相關資金,用於認投地方政府發售的土地。而地方政府為了加速經濟增長數字,營造土地購買熱烈的市場氣氛,推動樓市熾熱投機,縱容放任開發商挪用資金的行為,使得整個監管制度形同虛設。

    而這並非是少數開發商的行為,事實上,所有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都有進行著相關的違規操作。只不過在房地產投機市場過熱,房價節節上升,加上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控制下寬鬆的貨幣以及銀行定向放貸政策的支撐下,只要不被刺破,泡沫仍能不斷累積。

    然而就像所有的投機市場一樣,一旦經濟開始陷入衰退,加上習近平意圖收緊對房地產行業的控制,實施去槓桿化政策,使得房地產開發商無法通過擴大貸款去填補被挪用的建築資金以及競投新地產開發項目。於是樓盤爛尾的情況隨即接踵而至。

    在過去二十年,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主要動力來源,根據哈佛大學的統計,房地產行業及其相關的經濟活動佔了中國GDP的29%左右。而房產佔家庭財富的比重為70%。

    對中國大多數城市工人階級家庭而言,購房是所謂的「剛性需求」。為了支付高昂的房價,往往要集合全家之財力方能支付按揭首付──用中國國內的說法,是「掏空了家庭的六個錢包」,並隨後為之而背負上長達三十年的月供嘗還債務。可見,「爛尾樓」的問題對於他們而言在經濟上可謂是毀滅性的打擊。

    因此,當眼見房子不能如期交付,過去熱火朝天施工的工地現時變得空無一人。而發展商的交房日期一拖再拖,這些業主只能選擇以集體停止還款的方式,向銀行、房地產開發商、以及政府施壓。表示除非樓盤恢復施工,否則將拒絕償還貸款。

    在中國,面對樓盤爛尾,理論上業主可向法院要求解除房屋買賣合約從而解除與銀行的抵押借貸關係。在過去一些小型發展商的爛尾項目上,亦曾有過中國法院判決發展商破產而解除銀行借貸關係的案例。然而這一選項在今天而言可謂不切實際,因當下爛尾樓問題牽涉全國大量巨型房地產開發商,包括恆大、新力、綠地、融創、康橋、鑫苑、藍光、正商、美好置業等。這些都是「大到不能倒」的巨型資本企業,假如法院判決解除相關爛尾項目的房地產買賣合同,將立即造成驚人的銀行壞帳,衝擊現時已經風雨飄搖的中國銀行體系。

    對於選擇停貸的業主個人而言,他們亦將面臨巨大的受罰壓力。在中國所謂的社會征信體系下,不僅他們個人,連他們的直系親屬都可能遭遇負面影響,遭遇出行、就業和入學的困難。然而即便如此,對於已深陷財困的業主而言已無足輕重。就像其中一位爛尾樓業主所言「當我們的生存都是問題的時候,當我們感到絕望的時候,征信對於我們來說,也就是一個紙老虎,一個可以隨時丟到垃圾桶的枷鎖,」

    爛尾樓的影響還波及到上游供應鏈以及建築行業。由於發展商現金枯竭被迫停工,承包的建築公司都沒有收到工程款,而工人更是首當其衝的被一直拖欠工資。《財新》報道,數百家為房地產行業提供服務和供應的公司因恒大及其他發展商向外發布了一份停貸停工告知書,因開發商已經好幾個月仍然拖欠款項,稱它們「面臨生存危機」,表明無力支付賬單。

    部份供應商表示,自去年9月恒大陷入危機後,至今一直沒有償還商業承兌匯票,對此恆大也視而不見,沒有任何解決方案。湖北省中小供應商決定假如當局仍未有交代解決方案,就停止償還一切貸款和欠款,揚言「寧做黑戶也不還債」。亦供應商表示,當初動用全數資金甚至舉債購買材料供應恒大各樓盤,結果恒大樓盤紛紛爛尾,血本無歸之餘更導致供應商們負債累累,瀕臨破產,呼籲政府保護他們的利益。

    同時,房地產的蕭條也嚴重波及到重工尤其是鋼鐵產業。2021年中國鋼鐵產量超過10億噸,約占全球一半,全年鋼鐵產量中近40%用於房地產行業。早在房地產危機爆發前,中國的鋼鐵產業早就處於利潤飽和的狀態,據業內人士稱「生產一噸鋼鐵所得的利潤尚且買不到一瓶礦泉水」。房地產低迷,需求不振更令鋼鐵產業雪上加霜。據《彭博》報導,河北敬業集團董事長李趕坡6月在公司會議中警告,中國近三分一的鋼廠會在五年內破產,同時指整個行業都在虧損,目前也看不到轉折點。

    對於這一系列困境,中共自己也沒有一個完整可行的方案去解決,有的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見一步走一步的方式修修補補。中國人民銀行今天8月22日表示,5年期房貸最優惠利率下調15個基點至4.3%,是有紀錄以來最大的降幅,以圖減輕房地產買家的貸款成本。但這卻沒有帶來任何效果。

    鄭州地方政府稱將設立規模100億的地產紓困基金,為陷入困境的開發商提供資金以保障停工的樓盤工程能得以繼續施工。然而這100億的資金具體如何籌集卻隻字未提,因此這個所謂的紓困基金更像是一個空洞的口號。更重要的是,鄭州作為爛尾樓問題的重災區,這100億根本杯水車薪。早前,山東曾有爛尾樓樓盤業主集體維權,成功追回被挪用的十億元樓盤建設資金,然而這筆資金轉眼就被前期拖欠工程款的債權方瓜分一空,令樓盤仍未能復工。可見即便有新資金投入到停工樓盤中,也不見得樓盤就一定可以復工。

    而在全國層面,中共更關注整場危機對金融體系的影響。事實上在最近,銀行系統早已接二連三傳出負面消息,從村鎮銀行爆雷到四大銀行加設提款限制等等,加上爛尾樓和停貸潮可能做成上萬億元人民幣壞帳的隱患,無不令人擔心中國的金融系統是否果真如中共所宣傳的穩定。

    而按現時中央政府口吻,似乎並不打算由政府出面出資解決危機。銀保監會定下基調稱,將透過市場手段來解決爛尾樓。言下之意政府將不打算插手拯救陷入危機的房地產企業與項目。顯然,這態度與幾年前中共應對各種社會危機的取態相違背。過去廿年經濟積累巨額債務,使政府現在行動空間受到限制。

    從這一現像可以看出兩個情況:首先,中央政府確實已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局面。5月25日總理李克強曾向地方政府代表坦言自己手頭上僅剩一筆應對緊急重大天災的特別金,再無餘力逐一協助地方解決問題。最近,網上亦流傳2022上半年中國31個省市和自治區的財政收支數據,內容顯示,所有省市和自治區通通入不敷支,全面陷入赤字。很多地方已面臨資金枯竭,只能縮減公共服務,甚至借債以支付地方公務員工資。

    連過去財政上繳出力最大的廣東、上海、淅江等地都無法取得收支平衡。根據財政部數據,今年上半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約10.5萬億元人民幣,下降10.2%。同時,中央對地方的財政轉移支付預計近9.8萬億元人民幣,補貼規模歷年最大,金額比上年增加約1.5萬億元,增長18%。因此,李克強在8月16日於深圳強調要求四個沿海大省,即廣東、江蘇、浙江及山東,「要完成財政上繳任務」。

    其次,這表示中共已事實上放棄了對房地產企業的管制政策。限制房地產企業借貸的「三道紅線」名存實亡,習近平「住房不炒」的口號淪為一紙空文。各地方政府甚至將「買房」作為公務員的績效指標,要公務員充當樓盤推銷員到處找人買房。據澎湃新聞不完全統計,今年6月以來,至少有十個城市發布「購房團購」相關政策或活動,意圖重新帶動樓市投機炒賣的風潮,以挽救自身的財政和經濟,中央政府對此只能睜一眼閉一眼,默許了他們刺激炒賣的政策。

    對民眾而言,爛尾樓和停貸潮進一步打擊了他們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信心,削弱了他們的消費意欲。加上中國仍採取不可理喻的疫情清零封控政策,內部消費市場也正在萎縮。但另一方面,停貸潮是民眾「躺平」思潮的一次具體化集體行動,顯示了民眾的不滿乃至對中共所謂社會徵信系統的蔑視。這也讓中國更多群眾認識到資本肆意投機,卻令自己深受其害,對中共的信任大打折扣。《社會主義者》認為,中共的資本主義政策根本無法有效解決目前積重難返的困境,唯有組織起工人階級,將房地產業與金融銀行體系全面民主公有化,打倒專制與資本主義體制,建立真正的民主社會主義制度,方能杜絕資本主義的房地產投機和經濟危機,並保證所有人都能享有廉價、合理、優質的公共住房。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