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中共政權向海外輸出網絡控制技術

    林雨 中國勞工論壇

    一直以來,中共採取了一種嚴格的消息封鎖來維護它自身的獨裁統治。除了建立「網絡防火牆」以外,群眾在網上發佈的內容都要接受嚴格的審查,甚至還可能遭到當局的抓捕和拘禁。習近平上台之後,對網絡審查的力度越來越大,習近平創立了「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來專門負責網絡控制,而他自己則擔任這個小組的組長。

    在國際上,中共一直通過輸出資訊監控技術來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這吸引了別的威權主義國家,例如俄國、緬甸和伊朗,它們都希望通過中共輸出的網絡控制技術來壓制公眾輿論,以維持自己的政權。在這些國家爆發的群眾運動基本上都利用互聯網作為宣傳和組織的工具。中國政府的網絡管控不僅僅是一個概念上的影響,而且是技術上的支援。

    防火長城

    2016年的時候,根據《衛報》報道,俄羅斯正在從中國引進防火牆技術來建立控制互聯網的監控系統。同年,普京訪問中國時簽署了在互聯網領域進行合作的文件,其中提到「網絡安全威脅信息共享」和「跨境網絡安全威脅治理」。之後,莫斯科當局通過了《亞羅娃亞法》來控制互聯網,該法律要求電信供應商將用戶信息儲存6個月,元數據(例如時間地點和信息收發者)儲存3年,並要求供應商允許聯邦安全局訪問這些數據。

    而在2021年群眾反對緬甸軍政府的大規模抗議中,緬甸軍政府迅速聯絡了中國,希望他們能夠向軍方提供網絡管控的技術援助。從Twitter和Facebook上發佈的圖片可以看到,政府人員從中國到向緬甸的飛機卸下幾箱貨物,很可能就是中共送出的技術設備。儘管中共官方否認向緬甸軍政府提供了任何設備和專家,但僅僅在幾天後,軍方就關閉了緬甸的互聯網服務,並禁止當地訪問國際社交媒體,並對抗議運動展開暴力鎮壓,至少屠殺了1500人。一名緬甸網絡安全專家匿名稱:「這些設備用於架設防火牆,它們將被送到網絡服務商和Ooredoo、Telenor等電信運營商那裡」。

    另一些國家,例如土耳其,正在尋求中國企業幫助他們搭建網絡社交平台。土耳其Facebook用戶的數量已經超過了法國,這讓土耳其政府擔心群眾會接收到西方媒體的消息,並在社交平台上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埃爾多安稱,YouTube和Twitter是不道德的。除了推動法律進行管制,土耳其政府還在積極尋找中國互聯網企業搭建受國家管控的社交平台,因為這些企業更樂於滿足土耳其政府的需求。根據中國政府自己發佈的文件顯示,中國企業在土耳其最大的運營項目就是互聯網程序。中國也在這些威權國家進行大規模的跨國鎮壓,包括海外異見者和少數民族。一份報告稱,2021年,中共通過將在新疆使用的算法監控系統:綜合聯合作業平台國際化,來迫害其他國家的維吾爾人。他們通過算法和數據庫來評估海外維吾爾人,以確定哪些是異見者。

    一丘之貉

    美國批評中共和這些威權國家的網絡管控是「不民主的」,「侵犯言論自由的」。但美國並不是真心希望維護言論自由,而是利用「人權民主」的旗幟來遮掩真正的經濟和帝國主義目的,在新冷戰中攻擊中國。長期以來,美國帝國主義都將YouTube這樣的網絡平台作為宣傳資本主義價值觀的工具,對反美國或者反資本主義的內容進行限流。而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這些公司審查並刪除了大量反資本主義的內容。這些公司站在資本家的立場上,而不會站在工人階級的立場上。

    我們認為,要實現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民主,必須要反對中共這樣的網絡審查,讓工人階級能夠自由地發表自己的意見和觀點。同時,我們不能信任被富豪不民主控制的互聯網公司和媒體,這些公司媒體從來都不是言論自由的捍衛者。為了自己的利潤,它們往往會和獨裁國家合作。我們主張公有的,不受政府控制的互聯網公司和媒體,並交給工人階級民主管理,通過民主選舉選出領導層,而不是作為資產階級政府和獨裁者維持自己統治的工具,這樣才能使廣大無產階級自由地發表自己的意見。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