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0日
More

    中共獨裁恐懼更多抗議 針對打壓年輕女示威者

    Elan Axelbank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原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2月16日)

    中國強硬的清零政策在去年引發的抗議勉強持續了兩週,但中共高官們還清楚記得抗議的場景,因此恐懼抗議再起。整個事態發展——從40座城市、100所大學的抗議,到混亂地放棄清零政策,再到隨後的疫情大爆發(恐將導致逾百萬人死亡)——暴露了習近平政權正身陷多麼嚴重的危機,而這些也反過來進一步削弱習近平政權。

    當局正進行秋後算帳。被捕者中有數人近年留學海外,包括倫敦大學金匠學院應屆畢業生李思琪、西敏大學的辛賞,以及芝加哥大學的秦梓奕。許多人被指控犯有「尋釁滋事」罪,最高可被判五年徒刑。其他人已獲保釋,但在來年會受到嚴密監視。儘管中共試圖秘密地進行鎮壓,但在北京大學出版社的一名編輯曹芷馨的自拍視像流出後,這些案件更為受到外界關注。在她被捕前幾天,她錄下視像記錄事件,她說她的幾個朋友已經被捕,她知道她將會是下一個被捕。海外中國留學生和海外其他社運人士的群體正充滿著要求釋放被捕者的呼聲。

    中共現在進退兩難,他們越來越不知如何是好。中共慣常的做法,是嚴厲、公開鎮壓異見人士。但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對抗議者鎮壓太狠,則可能觸法進一步動蕩。近年來,國家鎮壓為世界各地的抗議運動火上加油,增強了抗議者的決心,而不是平息抗議,因此各國領袖明白他們必須慎重行事。另一方面,如果他們的反應不夠強硬,他們就有可能釋出抗議和異議是可以容忍的訊號,這對於危機四伏的獨裁政權來說會是致命的。

    中共恐懼正激進化的年輕女性

    中國工人與青年面臨的無數危機而引發的抗議越來越多。面臨如此危險,中共政權迄今為止的解決方案是,悄悄地針對打擊他們認定構成威脅的特定示威者群體。年輕人,尤其是年輕女性,是他們的頭號目標。

    自抗議爆發以來,估計約有100人被拘留。年輕女性尤其成為打壓目標。一些報導提及,警方專門就女權主義和LGBTQ議題對她們進行審問。中共也注意到了國際上年輕女性的激進化浪潮,以及她們在最近的群眾運動和抗爭中發揮了相對更大的領導作用。

    他們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年輕人普遍面臨著中共資本主義專政直接導致的諸多問題,而年輕女性受到的打擊更大。清零政策下的大學生活已經是一場噩夢,大學生畢業後則又面臨青年失業率達17%的經濟現況。隨著只生一胎的計劃生育政策在2016年變為開放二胎,再到2021年開放三胎,再加上政府鼓勵提高生育率的大規模行動,女性就業保障情況變得惡化,這是因為老闆們不想負擔多次產假的成本。這在網上引發了關於是否需要保護女性、對抗工作中的性別歧視的激烈討論——目前中國職場還不存在這種保護措施,而資本家將竭盡全力反對這樣的措施得到落實。

    最近幾週,「人礦」成為網絡新詞,指出大家對於自身過勞處境、被迫購房和消費、被當作人形礦物剝削、被期望生育下一代的憤怒。習近平正在大力宣揚「傳統家庭美德」,而這只是資產階級政府壓迫婦女,並在公共服務極其薄弱的社會中政府進一步減少對兒童和長者照顧承擔的一種說詞。「生育罷工」一詞,是指女性拒絕為資本主義制度創造GDP,而犧牲自己追求福祉的一波浪潮。所有這一切都表明,年輕人(尤其是女性)越來越不滿,這或將觸發更大規模的激進化和政治抗議,而這正是中共政權需要避免的。

    三八婦女節行動: 釋放被捕者!

    在去年底的抗議浪潮中,全球數十個城市、大學校園和中國大使館外都有聲援中國抗議的示威。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參加了在台北、紐約、慕尼黑、西雅圖、都柏林、波士頓等地的抗議。在倫敦,ISA與中國學生一起,在中國大使館外組織了一場近200人的示威,並將終結獨裁、反對資本主義作為最重要的訴求提出。

    我們需要發起更多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抗議者,並號召工人和學生繼續反抗中共的資本主義獨裁統治。鑒於中共政權尤其針對年輕女性,各組織網絡應該將今年三八國際婦女變成為這個議題的「全球行動日」。中國勞工論壇與ISA在中港台的力量,呼籲世界各地的同志們和社會主義女權主義團體在國際婦女節行動中,特別聲援被捕的中國女性抗爭者。

    中共針對去年抗議者的鎮壓行徑,展現的並非其自信和實力。到了2023年,大規模抗議仍在持續。1月初,因裁員及克扣工資的問題,重慶一家新冠核酸檢測試劑廠的2萬名工人爆發抗議。2月8日,武漢數千名退休鋼鐵工人和其他退休人員,抗議武漢市政府將他們每月的醫保費從260元削減到不到100元,與此同時,數以億計的老年人剛感染了新冠病毒。示威者表示,如果政府不進行讓步,他們將在2月15日再次發起抗議。

    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圍繞工資、裁員、工作條件、退休福利的工人鬥爭,以及反對鎮壓和審查、爭取包括婦女權利在內的基本自由的民主鬥爭。反對清零政策的抗議,始於全球最大的iPhone生產基地的工人要求討回被拖欠的工資、反對封城與不安全工作條件的鬥爭。爾後,鬥爭蔓延到多座大城市、多所大學,在這些地方的抗議則首要反對審查制度、要求民主權利。這是自1989年以來,我們首次見到全國範圍的抗議。

    即將到來的更多抗議

    與拜登等西方資產階級政客所言相反,民主與資本主義不相容,也永遠不會相容——其實只需看看拜登所執政的美國就能明白這一點,當地的墮胎權剛剛在全國一半地區被撤銷。實現真正民主的唯一途徑,包括確保婦女能夠自主決定自己身體和命運,是要終結中國與全球的資本主義,並以將人類的需要和福祉置於利潤之上的民主社會主義代之。只有工人階級,而非東方或西方的資本家,才能領導這樣的鬥爭。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可以通過國家的殘酷鎮壓和嚴密審查來試圖延後鬥爭,但他們無法無限期阻擋革命爆發。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