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2日
More

    中國:從「人礦」看群眾意識的向前發展

    周毅/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人礦」一詞走紅中國網絡。「人礦」說的是,人們被當作沒有感情的礦產資源,作為消耗品利用,「讀20年書,還30年房貸,養20年醫院」。眾多網民都對於「人礦」一詞發表自己的見解,例如「人礦的一生,分為三個階段——開採,使用,殘渣及廢氣處理」,以及「沙特油,澳洲鐵,中國人」。這個新詞彙無處不展現中國的社會憤怒,「人礦」一詞很快就被全網封殺。

    審查機器失效 群眾自信提高

    從出生開始,「人礦」們很快面對競爭極度激烈的應試教育,爭取被視為「可以使用的礦」而被「開採」出來。新的教育改革制度已經意味著,很多班級上成績不好的學生被勸說放棄中考,準備當「廉價勞動力」,淪為「礦渣」拋棄掉。已經通過高考被篩選出來的「中間階層」「人礦」,也要面對極重的還房貸經濟負擔和超長工時。極少數富裕家庭出身的學生 則完全可以留學海外避開高考,但他們絕對算不得「人礦」,而大多會在日後成為壓榨「人礦」的「礦主」。

    諷刺時弊的網絡詞彙不斷出現。群眾為了規避網路政治審查而產生反抗本能,並且形成了一個潮流。沒有任何審查機器可以應付群眾無限的創意。

    不但在「軟實力」方面,中共輿論機器在「硬實力」上也開始無法控制輿論。過去在五毛和小粉紅的海量洗版,加上審查機器的迅速刪帖,反對聲音在網上往往被壓倒性掩蓋。但去年網民反對聲音之多,以及回應速度之快,使中共輿論機器多次陷入失效,甚至連政權的民族主義宣傳都淪為嘲笑對象。群眾因為看到輿情轉變,開始打破了防火牆下的孤立,讓他們感受到原來自己的意見並不是少數,使他們更有自信在十一月至十二月的抗議中提出言論自由的訴求。

    背後的群眾意識

    「躺平主義」反映出青年消極抵抗資本剝削和家庭壓迫,但還寄望逃避現實而躲在自己的小烏托邦。但「人礦」一詞更表明更殘酷的現實——勞苦大眾實際上沒有出路,只能淪為礦渣和廢氣。然而,這些都只是憤怒、無力感和消極抵抗的代名詞,並沒有體現鬥爭的意志,繼而得到「我們是最後一代」這種末日結論。這不是說這種意識本身不會對統治構成危機,例如罷生孩子、抵制消費主義等都是這種意識下的產物,只是未能上升到清晰挑戰體制,或尋求新的政治出路。

    但這並不意味著,工人階級的意識就只會停留在當下這個水平,也不意味著主張民主權利和階級鬥爭的群眾運動就在現階段不會得到多數支持。去年十二月的抗爭就是例子,開始有群眾提出言論自由甚至中共下台的口號,哪怕具有民主意識的群眾仍是社會的少數,當他們發起的運動將會帶領整個社會意識的發展。

    如果不明白這個群眾意識發展的動態關係,只會作出機械的分析,就會得出「當前大多數青年只想躺平,不想鬥爭;大多數工人不想成為人礦,但不想反抗」這種俗庸、悲觀的結論。這種結論除了被自由派和左翼改良分子拿來貶低群眾運動——例如說去年的全國抗議只是要求清零,而不是一場民主抗爭——之外,甚至連小粉紅也會利用這種藉口來否定去年的抗議。

    群眾運動的進程

    群眾運動往往是先進少數人的意識去塑造和帶領多數人的意識向前走。那些嘲諷政權「挖人礦」、「割韭菜」的較廣泛群眾中,會有部分人看到去年少數人的抗議(估計全國總結約二萬人)而覺醒起來。日後的群眾反抗面對言論打壓和政治檢控時,將會有一個歷史依據去賦予群眾要求基本民主權利(例如言論自由、工會權利甚至中共下台)的信心,而且促進群眾明白到小修小補的改革是不會成事的,而需要一個制度的徹底革命。沒有人說意識會暢通無阻地向前發展,鎮壓和民族主義將會拖累這一進程。但十二月的全國抗議絕對是群眾意識的轉折點,它也與不滿「內卷」、淪為「乾電池」、「耗材」和「人礦」的群眾情緒是相互發展的。

    中共在嚴峻危機下並沒有空間作出舒緩民怨的有效措施,因此群眾憤怒注定積累起來。即使十二月的抗爭暫時消退,不但今年有多場工人反抗爆發,未來群眾運動將更有可能針對中央政府的政策和體制問題。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就是為這股不滿的情緒和鬥爭行動賦予一個對體制變革的可能性,一個社會主義的綱領。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