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7日
More

    支持台灣外送員抗爭 工會需要迫切組織行動

    西道夫/左仁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全台15萬名外送員的運輸勞動已成為維持台灣社會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他們辛苦付出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反而被壟斷資本變本加厲地剝削。自二月中旬以來,陸續有UberEats外送員在社群發文指出:在農曆新年以前,外送行程2km內至少能賺取40元(新台幣,下同),但近期總里程數超過4km還不一定能拿到40元!也就是能拿到基本費以上的門檻提高,形同變相砍薪。全國外送產業工會在此期間做了民調顯示,高達97%的外送員認為跑單費用被調降!

    「平台經濟」

    最近工人之間正在醞釀罷工的情緒。全國外送產業工會在二月召開記者會,批評外送平台的剝削,要求資方盡速回調外送費用至疫情前水準。參與記者會的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表示,外送員跟平台間關係實際上根本是「假承攬,真雇傭」,現時對外送產業的相關規定僅有《食物外送作業安全指引》對平台來說毫無強制力。工會要求外送產業工人受到專法保障。

    在日益惡劣的薪資水平之下,越來越多的外送工人認知到:資本家和媒體所聲稱「平台經濟」讓勞動者可以「彈性」決定工作時間是不折不扣的謊言!首先,「平台經濟」主要是讓外送平台公司「彈性」地使用勞動力,從而讓資方假借「夥伴關係」的名義規避應擔負外送工人的職災保險以及勞健保、退休金、資遣費等,並利用兼職勞動力和夾單降價等手法來壓低工資水平。再者,趟次獎金理應是可以在薪資水準外,達成目標所給予的獎勵,如今卻變成必須達成趟次目標,拿到獎金才能達到應有的薪資水平!獎金變相成為平台強迫你必須要跑的要件,美其名為獎勵,實際上就是平台無形綁架外送工人的手法。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全力支持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的鬥爭,包括調漲薪資以及專法保障。然而我們必須指出恢復工資至疫情前水平,是遠遠不夠的,因為通膨已令基層工人的生活成本大大上漲。工人應該在八小時工作下獲得生活工資,並且以直接聘用取代承攬制度。

    與此同時,資方也在想方設法降低外送員組織抗爭的意願。在UberEats的消費者頁面可以看到,近期比平時推出更多的外送優惠以試圖提高單量;更在UberDriver外送員介面推出228連假餐期每單5~15元不等的額外趟次獎勵。不過陸續有外送員在社群貼出過去幾周的薪資條分析並推論,即便有單量的提升以及小修小補的獎勵,總體而言還是需要花更長的工時才能達到調降費用前的薪資水準,可見外送員們並沒有忘記他們仍持續被剝削。在社群持續的討論和對工會領導不再寄與厚望的情緒之下,反而更加凝聚外送員的階級意識。

    外送員呼求工會組織強而有力的罷工來迫使資方做出妥協,可惜工會領導至今未有提出任何明確的工業行動。直到228連假前夕,台中區的司機在社群宣稱要自發性發起罷工。工人已不能再等待保守工會領導的拖延,因而繞過工會領導行動起來。可惜的是,工會發表聲明與是次行動切割,而沒有回應工人的不滿情緒。在沒有整個工會的規劃和動員下,自發性的罷工只是具有象徵性意義,沒有對資方造成明顯的打擊。

    能依靠誰?

    這次事件可見,單靠與議員召開記者會並不足夠,現在工會的行動已落後於工人情緒和鬥爭形勢。立法院是被資本家控制的機關,工人階級只能通過集體鬥爭才能向官員和議員施壓,實現自己的訴求。工人的真正力量在於抗議、組織和罷工。現在,工會領導有迫切需要召開會員大會,與民主討論明確的行動計劃,包括如何組織和規劃一場罷工,並且制訂具體的罷工日子,將工人的憤怒情緒化成有力的行動。相反,與希望鬥爭的工人割蓆只會造成工會分化。

    繼去年的台鐵罷工和郵政工人鬥爭以至年底的長榮地勤人員罷工後,外送員工也準備起來鬥爭。在經濟危機下工人階級不會再隱忍資方的打壓,而會更積起組織起來鬥爭。工人在鬥爭將會認識到藍綠白政黨都是他們的敵人,而需要組織起代表工人階級鬥爭的政黨。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