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4日
More

    為不做孔乙己而奮鬥,還是為社會主義而戰鬥?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最近青年在「孔乙己文學」中自嘲為孔乙己,反諷自己得到學歷後卻找不到理想工作,卻又不甘心投身於從事基層勞動。其中金句包括「學歷是我下不來的高台、孔乙己脫不掉的長衫」。魯迅筆下的孔乙己,刻畫迂腐的知識分子,他自恃擁有文化知識,嘴邊掛著「知乎者也」,卻沒有謀生技能,又放不下身段,以至生活潦倒。

    中共不能容忍被嘲諷,連自嘲也不容忍,故再執起家長的鞭子教訓青年。在《脫不掉的長衫?我為什麼不喜歡「孔乙己文學」》中,「共」青團中央宣稱「孔乙己文學」 是自暴自棄自甘墮落,並表示職業無高低貴賤,所以無論找到的工作多麼不合期望,青年都應該主動去接受歷練,否則就是自暴自棄不奮鬥。

    為誰奮鬥?

    長期以來,團中央都表示「大部分青年是不斷奮鬥不躺平的」,而他們的論據是青年的周均工時比城鎮就業人員總均值更高,在2019年16~19歲年齡組的周均工時就達到了48.1小時!

    那麼到底誰會從青年如此辛苦的奮鬥中受益呢?在資本主義下,勞動者被剝削被壓迫,勞動產品為資本家所佔有;在這種情況下,奮鬥的定義就是加倍努力地接受剝削,無論「職業無高低貴賤」還是「奮鬥能帶來成功」都不現實——階級分化的鴻溝使職業間的不平等成為了客觀事實,階級固化使得奮鬥跨越階級變成了彩票大獎般的小概率事件。

    在資本主義中國鼓勵奮鬥,就是要求無產階級安於當牛做馬的命運,讓資產階級更好地享用無產階級的血汗。一句廣為流傳的諷刺「只要我們好好乾,老闆就可以換新車了」,就是對它的形象描述。 中共的批判看似是尊重勞動,實則是在維護既有的剝削秩序。事實是,中國資本主義無能力創造更高階的就業崗位,讓青年發揮所能並獲取合理回報,浪費了創造經濟的勞動潛力。統治者現在更要剝奪更多青年的教育機會,迫使他們投身基層勞動市場。

    「孔乙己文學」反映出青年對奪走他們未來的資本主義的消極抵制,表達的並不是青年不願投身勞動,而是青年不願投身收入不高、既沒有尊嚴又沒有保障的勞動。

    網絡歌曲創作者「鬼山歌」因失業、母親住院耗完積蓄,生活窘迫,創作了了一首《陽光開朗孔乙己》。歌曲訊速被網路屏蔽。其中一句歌詞「你開著蘭博基尼 卻笑我不夠努力」,表達出青年的階級憤怒,而另一句「勞動力倒掉河裡 我也不便宜賣給你」,也反映這場次文化浪潮與躺平思想同出一轍。

    團中央對「孔乙己」的拙劣批判使自己淪為了笑柄,以至於官方不得不通過嚴厲的言論管制來阻止青年的嘲笑。在群眾被不斷噤聲的同時,反動營壘也作出了對「孔乙己文學」的回答。

    青年無能?

    自媒體「遠方青木」宣稱社會永遠只有5%的精英,所以「沒有能力「的大學生自然會在內卷中因為不夠努力和無能而淪落成為廉價勞動力;「人民」大學的聶輝華則宣稱年輕人對資本家的批判惡化了營商環境,所以他們失去了資本家賜予的飯碗、成了孔乙己。他進而推論,因為民企就業人數最多,所以民企才是失業的救星,「保護僱主就是守護工作」。

    但顯然,中國青年就業難不是因為能力不足或者說了太多話。失業現象根植於資本主義,在經濟危機中愈發嚴重,而青年則深受其害。今年二月中國官方,失業率高達18.1%五個青年之中有一個失業,比兩年前高5%。

    將孔乙己的悲劇歸咎於孔乙己個人,而忽略魯迅所批判的「吃人的社會」,就是在掩蓋舊社會的黑暗;同樣,指責青年因為自己的能力、言論而陷入困局就是在否認資產階級反動統治的惡果。資本主義的「磨練」並不能讓青年實現更加全面的發展,青年不可能通過保護僱主或努力奮鬥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自我實現,這些「出路」只會通向更嚴重的內卷和更差的境遇。如果想要實現職業無高低貴賤,工作有尊嚴有保障,就要結束獨裁統治、從資產階級手中奪回生產資料,為了社會主義而戰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