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0日
More

    中國的青年失業率成為了國家機密?

    井口衣 中國勞工論壇

    隨著中國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進入危急階段,中國青年工人和學生正陷入史無前例的嚴重失業威脅和個人焦慮中。六月公佈的青年失業數字創下21.3%的歷史新高。八月十五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宣佈自八月起不再公佈這一數據。自然而然,讓人確信七月份的青年失業數據必然更高。停止公佈這一政治敏感訊息的決定,就如中共專制政權在其無以為繼的新冠清零政策崩潰後,從去年12月起突然停止公佈新冠感染確診個案如出一轍。

    21.3%? 還是46.5%?

    在今年早些時候,北京大學副教授張丹丹研究指,若將1600萬放棄尋找工作和依賴家人者視為失業,青年實際失業率可能達46.5%。張丹丹引用國家統計局3月份的官方數據,全國16至24歲人口約9600萬,其中勞動人口約3200萬人,但當中630萬人失業;6400萬非勞動人口中,4800萬人為在校學生,剩下1600萬人為「躺平」、「啃老」等群體。因此,假如將這1600萬人視為失業的話,青年失業人口將為2230萬人(46.5%)。

    即使如此,中國對於失業的定義和統計標準也極為苛刻。按照官方的定義,只要每週工作一小時以上,或「臨時停工」的人,都會被統計為「就業」。而且只統計城鎮戶口,農村戶口者失業則會被視為「務農」。同時,大學也一起對應屆畢業生的就業情況弄虛作假。

    根據教育部的規定,對於連續兩年低於60%就業率的高等院校專業,將調減招生計劃直至停止招生。因此眾多大專與大學為了生存而迫逼畢業生簽署假就業協議,方可取得畢業證書。根據中國媒體《北京青年報》報導稱,在網上購物平台只需68元,就可以買到一紙假就業協議,幫畢業生和學校矇混過關。眾多畢業生表示,這些事情在校園裡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河南省教育廳的官方文件中,更稱要將未能就業的畢業生「動態清零」。

    「史上最難求職季度」

    對於應屆畢業生而言,本年全國有整整1158萬人大學畢業,人數創下歷史新高。加上中國正深陷歷史性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之中,冷戰形勢的深化亦令中國的產業升級計劃遭受重創,因此就業壓力極大,今年(再一次)被稱為「史上最難求職季度」。諷刺的是,自2020年起,每一年都是「史上最難求職季度」。

    根本原因在於危機中的中國經濟根本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尤其是適合大學畢業生的工作崗位更是緊缺。但即便畢業生願意「低就」,基層工作崗位也不見得好找。信達證劵22年6月發佈過一個研究報告指,要穩住就業,經濟增長的底線大致是4%。但即使根據官方數字,去年的增長僅為3.6%,而實際上,我們往期文章就曾指出更有可能的情況是零增長。這意味著去年本已無法「消化」新成長勞動力,疊加上經濟危機在本年所形成的新失業人口,令青年就業情況雪上加霜。以致部分青年畢業後選擇充當「全職兒女」,通過家務勞動以照顧年老的父母,以此繼續依賴父母維生。雖然我們認同家務勞動也有其勞動價值,理所應當獲得報酬,但顯然在現今的條件下,這不過是青年人無可奈何之下的權宜之計,而非他們的自願選擇。

    本質上,失業是資本主義系統下的必備元素。正是由於失業者作為「產業後備軍」的存在,給予了資本家盡可能壓低勞動者工資的空間。加上中共治下沒有民主權利,任何獨立工會都會迅速被政權鎮壓,令工人之間的內部競爭更為慘烈,而這正是現在在中國青年常常掛在口邊的「內卷」。

    嚴重的青年失業問題同時也正在嚴重地削弱習近平政權的統治威信。網絡上青年訴說失業問題和前途焦慮的討論話題中,充斥著各種對中共政權的不滿和和對習近平的冷嘲熱諷。在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新階段,工人和青年可能會發起爆炸性的抗議活動,這甚至將遠超過去年曇花一現的「白紙抗議」。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將這股力量組織起來,以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替代綱領,將受壓迫的青年和工人階級從失業、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專制統治、以及帝國主義冷戰中拯救出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